刚刚更新: 〔都市魔尊〕〔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心尖蜜〕〔长生归来当奶爸唐〕〔一念情深:顾少的〕〔一念情深〕〔余生为期〕〔天下第一师〕〔一念情深:先生轻〕〔盛世娇医〕〔回唐〕〔极品透视神医〕〔长生奶爸〕〔圣手医妃定天下〕〔你在星光深处〕〔多宠着我点〕〔极品透视神医〕〔极品透视神医〕〔一念情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二章 回家
    方琛再次看了看面前的女子,差点咬了舌头,吶吶问道:“妳们俩怎么都没点变化。”

    “没变化又有何用?琛哥哥还不是依然认不清?”黎莹媚人的眉眼间尽是怨怼,又加上了一声轻叹道:“琛哥哥救不救我的儿孙?”

    这方琛这辈子就是败在这女生的撒娇上,天性抗拒不了又能如何?

    一门心思在颜笙身上又如何?别人哭着求了便帮着把事儿办了。

    看这样子,数十年如一日啊!

    “救,都救。”

    方琛喉间明显一滞,怎么全搭上认识的?

    狐疑眸光在殿内几人间流转而有了定论。

    这哪是新后?明明是母后!

    扶着发疼的额际问道:“妳们俩胆儿肥的!居然皇宫内院也敢玩?”

    “我们几个对蛊......”颜笙清楚方琛对蛊虫的执着,赶忙改了字接着说道“虫又不熟悉,也追查不到缘生究竟下法,只能以最土的守株待兔来等着,这样才能避免害了其他人。”

    黎莹也力不从心地无奈苦笑着道:“貌似我的好儿子还救了满宫嫔妃。”

    按着得几个妃嫔入宫皆因黎后有孕,而被以繁衍宗祠为由送入宫中,若非雍德帝笃定未碰触几个嫔妃......

    思及黎瑛身死那日的惨况,也只能说,阴错阳差使得黎瑛死于非命,也阴差阳错地救了满宫妃嫔。

    这让黎莹深深感念儿子专情,否则接二连三发生妃嫔产子殒命,北雍皇家如何安生?

    “师父施术可需择日?”颜娧觉着面前的可怜师父,应是上辈子欠了她们什么了,先叫黎莹颜笙凝虐了半辈子,现下又被她玩了一把。

    兜兜转转几十年又凑一起见面也是不容易!

    “无妨,只需圣上舍得。”方琛拢手定定看着首位的皇帝。

    牺牲生育能力来救一个儿子?皇家内院子嗣为要,谁会舍得?

    “先生若能救么儿一命,朕愿受。”雍德帝想也没想便应了。

    如今黎祈虽有骨醉吊命,照着方琛说法,日后亦然无法传承子嗣,瑛儿泉下有知如何安心?

    啧啧——

    方琛没料到皇帝会如此利落应承,这家子真出了名的情根深重,只可惜,深处皇家内院无法逃脱俗世命运。

    颜娧积极上进地贴近问道:“徒儿能帮忙什么?”

    “妳确定?”方琛面色凝重扭曲,尴尬地问着徒儿道,“徒儿莫不是没听清如何取蛊?”

    颜娧被问得一愣,听闻殿内上下窃笑声不由得捂脸尴尬道:“师父需要什么东西,徒儿去准备。”

    不就想卖个乖,有这么难卖?

    方琛抚着颜娧小脑壳说道:“妳啊!记得为师的胃袋空空便是!”

    对于不敢碰触蛊虫之人如何勉强?况且领着徒儿去看其他男子的子孙袋?

    那个记仇、记恨、又腹黑的徒婿指不定等等提着斩马刀追来了。

    他宁可等等忙碌一刻钟,也不愿被斩马刀追一辈子。

    颜娧扬起可人浅笑回道:“好,师父忙,徒儿马上准备。”

    .......

    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雍德帝面色苍白若死灰,斜卧在承凤殿卧榻上,面青纯白冷汗淋漓的模样,看得出经历过男人皆为之惊惧的疼痛。

    取出蛊毒,疼痛过后他竟是愉悦的!

    在虫蛊嗫咬恍惚间,见到了黎瑛的回眸浅笑。

    二十年来无人与他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如今能救得么儿性命,芳魂已逝二十于载的伊人,愿意回首一望了?

    这份锥心之痛何以勘比她分娩时所受创伤?

    一听方琛喊完成,黎莹内室,见着儿子那虚弱模样,便落坐在床榻旁落着豆大的泪珠。

    方琛啧啧称奇瞧着蛊皿里肥硕蛊母,惊叹蛊母竟能养得有十倍之大。

    原先引出蛊母已是锥心之痛,这蛊母受得情灭蛊吸引,一路撕咬内径缓慢爬出男根时,连他也想为雍德帝喊声疼!

    因麻沸散亦会使蛊母受影响,他全程清醒等待虫蛊爬出,也是个真男人,过程再疼也没吱过声。

    “你的情深如初,不光救了嫔妃一命,也救得自身一命,这肥硕的蛊母便是证明。”

    装置在满回春蛊血蛊皿上蛊母,经过两刻钟依然活耀滚动不愿休眠,真不得不夸夸雍德帝。

    “二十几年元阳不绝,跟人一样,有得吃也就不吵了,这也是为何缘生产子寿命不长之故。”

    方琛看着哭成泪儿人黎莹,浅笑问道:“莹妹妹,儿子救了,孙儿呢?”

    “孙儿是这般救法?”黎莹已经为那兔崽子担心了。

    能耐苦的儿子都成了半死不活,一向怕疼怕吃苦的孙儿能撑的过?

    “相去不远,不若圣上这般疼痛,若仍是元阳之身更容易施救。”

    黎莹噙着眼泪说道:“这个年,小孙儿留在归武山陪老父亲,只有大孙儿回京,”

    “我家劣徒也正在归武山,我带着徒儿前往便是。”方琛回望了床踏上的男人,平静说道:“逝者已矣,孩子你也付出代价救下了,接下来几日好生歇息即可。”

    虽说他无法理解丧妻之痛。

    但心爱之人没于自身疼爱,任何一个至情至义的男人都受不住。

    雍德帝如何不懂懂母亲友人之意?

    疼痛过后他活下了,瑛儿却撒手人寰。

    怎能平复内心的悲怆?

    雍德帝忍下满腔泪意,勾着惨笑道:“多谢先生相救。”

    方琛挥了挥手,负手走出内室缓缓说道:“方外之人不受皇家恩惠,看顾好你的天下百姓,便是答谢。”

    踩着轻松脚步进入正殿,面前景像叫他瞳孔一瑟。

    一袭青灰山水绣面剑袖,束发为冠,鬓发斑驳依然不失轩昂,高挺硕壮的裴巽落坐于颜笙身畔有说有笑。

    胸膛内满是滞闷的方琛,剑指对着裴巽颤抖道:“你来此处做甚?”

    裴巽扬起胜者的浅笑,挑衅语气说道:“我来接阿笙回家。”

    两个男人目光交错着,方琛明显败阵下来,没有张扬的底气啊!

    抱着灰暗心情走到徒儿身边,明媚笑意治愈了他内心伤痛。

    倏地,他灵光一闪,负手倾身对着颜娧说道:

    “小徒儿,我们也回家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