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盛翰鈺时莜萱〕〔萧辰〕〔前妻有毒〕〔医妃逆天:残王绝〕〔至尊龙主〕〔看不见的恋人〕〔激浪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三章 放血
    一听,裴巽气得换他抖着剑指指着方琛,颤抖着问:“你要把我孙女儿带哪去?”

    方琛挑了挑剑眉,扬起舒心浅笑说道:“自然是回我徒儿的家啊!”

    这辈子与颜笙无缘,真孙女儿也好,捡也行,能与她有点牵系都好。

    裴巽吹胡子瞪眼地回望颜笙问道:“妳让娧丫头认他当师父?”

    “你凶我?”颜笙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语气高了半调。

    一听这话,裴巽蔫了,讨好地歉笑道:“没,我就是问。”

    三人纠葛平复了大半辈子,如今一朝挑起?

    “承昀找来的人,我哪知道会是谁?这是进宫方知老友来。”颜笙不失礼的扬起浅笑响应,依然保持适当距离,不敢越雷池一步。

    “师父先用膳吧!都忙活一天了,不着急回家。”颜娧唇线抽了抽,改明儿个得问问这仨纠葛些什么!

    “还是徒儿好,有心了。”方琛没理会晒恩爱的两人,径自落坐在开始享用徒儿准备的晚膳。

    颜娧漾着可人浅笑为师父斟酒,好奇问道:“师父抓着蛊母了?”

    原先说一刻钟,结果过了大半时辰呢!

    “歇息几日即可,没事了。”方琛享用着美酒佳肴,有意无意的又回看裴巽几眼,潇洒自在的接受徒儿服务。

    裴巽那真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故意吃给他看啊!于是搥搥不酸的肩背,佯装疲累说道:“这几天巡城累了,丫头来!帮祖父捏捏!”

    “好!”这两人是打算拿她比拼?

    颜娧嘴角又抽了抽,还是往裴谚边去,粉拳敲击在祖父背上,那叫一个家庭和乐处处温馨啊!

    颜娧默不作声,交换了个眼神给颜笙,两人会心一笑。

    看得方琛食不知味地轻轻嗓子说道:“徒儿,为师酒盏空了。”

    “好!”颜娧屁颠媲颠地回到方琛身边斟酒。

    斟好酒,裴巽又要呼喊孙女儿时,颜笙纤手便按上了裴巽肩际,低眉浅笑里全是冷然地问道:“请问夫君,这力道可否?”

    被抓得疼出冷汗的裴巽一声也不敢吱,只得忧苦参半的凝眉说道:

    “舒服!”

    颜娧为不给裴巽失了脸面,垂首忍俊不禁地低笑,斟着酒的葇荑也笑得颤抖,只得赶紧迎上方琛笑道:“酒都凉了,还需不需要再帮师父温上?”

    “不了,再好的酒也是养了回春,赶紧找个落脚之处,师父好驯驯一下这些蛊虫为要。”

    方琛不非看中口腹**之人,几十年来皆是一瓢饮,一单身,不求一世几人如侬,但求伊人安好。

    颜娧偏头问道:“早上的漕运行可行?”

    “不可,人迹越少越好,免得惊了蛊母。”方琛提醒道,“缘生蛊母在人体内二十于载,想叫牠安分呼喊子蛊并非易事。”

    “师父,如若这蛊虫没取出来,圣上会如何?”这是颜娧最好奇之事。

    方琛如实说道:“能狠心把蛊毒下在人身上也是狠人,若雍德帝荒唐度日,绝活不到不惑之年。”

    原来单珩留给北雍的竟是这大礼!

    想以北雍的皇室不稳,妃嫔凋亡,子嗣凋零,来作为复辟第一步!

    未曾想黎莹教得好,这第一步只陨落了先黎后,其余妃嫔子嗣皆平安健康,难怪会如此积极,不惜派了两名侍从下蛊。

    北雍安稳超乎单珩预期而乱了阵脚?

    他那本破天谕预测之事,在北雍已大多失去准头如何服众?

    颜娧趴伏在案前,眼眸里尽是崇拜之色看着方琛,再认真不过地问道:“师父这样算是与南楚为敌不?”

    “不错。”方琛唇线扬起了名为失落的浅笑,悠悠说道,“妳祖母年少时吃过南楚蛊虫的亏,恰巧为师因缘巧合获得回春蛊,顺利解了蛊毒,成就目前的身躯。”

    唔——说得挺落寞啊!

    解救了佳人只能当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哀愁?

    为此他下了宏愿,南楚皇室敢放出一只虫蛊危害世人,必解!

    古朔城一役亦是如此,当不再是单纯饥食问题,而是虫蛊为祸,必挺身。

    也是因此以承昀底下兵士为试验,各各赤足踩踏土壤训练,然而驯蛊速度比不过士兵患病速度,差点造成战役大败。

    也为此结下了梁子,也不是他鼓吹啊!

    只以养生角度说了声,赤足踩踏土地有助克服水土不服。

    自此营内便有过半军士赤足,整整解了一个月啊!

    所幸蛊虫训育有成,否则可能当下便被军法处置了......

    “师父,今晚睡在画舫可好?”思来想去,入了夜又人少了之处,只有苍蓝江上了。

    “甚好!苍蓝江上正好,江水悠悠,自然,驯蛊正好。”方琛不停地点头,开始体会有个会赚钱的徒弟甚好。

    “丫头,好生帮祖母照看师父。”一整晚颜笙都迟疑着该不该说出口,如今当着裴巽面前说了,也当事对两人的交待。

    对于方琛的温柔,总有种无悔亏欠,如今因颜娧而又拉上了缘份。

    如今都已经快过了天命之年,依然无法克服对虫蛊的恐惧。

    又如何对方琛谈上报答?

    “娧儿清楚。”她回了颜笙一切安心的浅笑。

    这个强迫拜来的师父,亦是真心相待。

    姑且不论前程往事,光是今日为她挡下蛊刃,她感激涕零都不足以形容。

    见师父桌上膳食进的差不多了,她便递上新衣裳,笑语嫣然说道:“师父今天挨了一剑,衣服都脏了,我们换了新的再出宫。”

    “老家伙今天受伤了?”裴巽诧异问。

    颜娧回身重重颔首说道:“为了救丫头受的伤。”

    两人进门吵,倒是没料到竟是裴巽关心。

    颜笙眉眼仅是笑意,半开玩笑地道:“丫头得空记得喝上师父一盅血,日后即便蛊虫缠身了也不需害怕了,不会驯蛊至少也能相安无事。”

    “丫头没回山。”裴巽补述道,“身为师父,好得送个见面礼啊!”

    颜娧听得嘴角抽了抽,这下午受个伤,师父一下子又老了几岁。

    姑且不论这血她喝是不喝,真要再割肉放血喝他一盅

    ------题外话------

    早安~其实随玉码到忘记昨日情人节了,亏得书友提醒....

    码着码着,说要打上祝福~还是忘了

    我乖乖码字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