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桃源记〕〔墨景修秦暮晚全文〕〔穿越时空之抗日特〕〔闪婚蜜爱:七爷的心〕〔秦暮晚墨景修全文〕〔皇后逆天斗苍穹〕〔皇后逆天斗苍穹〕〔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秦暮晚墨景修小说〕〔带着火影系统到异〕〔锋行天下〕〔名门宠婚:慕少撩〕〔传奇操盘手〕〔完美女婿〕〔神秘老公不离婚〕〔时尚大撕〕〔新六界仙尊〕〔小仙有毒〕〔屠神之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四章 欲望
    立夏这时急忙步入正殿,慌张道:“主子!”

    颜笙蹙眉问道:“何事?”

    “那两个侍从似乎快不行了。立夏焦急着。

    “过来。”方琛朝着腰后抹了大把血痕往立夏抹去,顺道拭净手上血渍,抹得众人神色那叫一个精彩,大剌剌地说道:“别浪费我的血啊!怎么?好了,逐个带,你带即可,先带那个戳我一刀子的。”

    “是。”立夏衔命而去。

    虽懂回春血好用,被擦了一身仍是嘴角不停抽蓄。

    颜娧不解问道:“师父这是?”

    “使得了蛊刃,必然不好相与,未免他被脏东西沾了,裴家后山那汪泉水也不是万能。”

    “唔——”颜娧愣了愣。

    “徒儿是个聪慧的。”方琛探入怀中搜出了尾指大小琉璃杯,杯身烟雾朦胧,蛊虫若腾龙穿梭云雾间。

    往杯中倒了些陈酿郁离醉,在心口位置熏引说道:“回春,乖!今日这佳肴美酒可喜欢?日后要有好日子,得多疼疼这个徒儿。”

    倏地,拇指大小的毛虫,睁着萌动大眼,从方琛胸膛探出头与颜娧对上眼,似乎些怨怼呢!

    那哪是蛊虫?分明是可爱版的毛虫!

    对比今日所见蛊虫,这只是她唯一能接受的。

    “师父,牠不喜徒儿?”颜娧为那埋怨的神情不禁笑了。

    “牠不喜为师说话不算话。”方琛察觉徒儿竟能洞悉回春而诧异笑道,“妳这双瞳眸倒是已随了那小王八蛋吶!”

    颜娧尴尬的笑了笑。

    平常人难察觉回春神情,顶多只看到凤蝶幼虫模样。

    回春缩回方琛胸怀,下一瞬出现在方琛握着琉璃杯手上,缓缓啜饮杯中佳酿。

    方琛勾出浅笑道:“牠欢喜了。”

    不是吧!这是货真价实的酒虫?

    待饮尽杯中之物,回春又迅速出现在拿着玉瓶之手,他连忙换手说道:“先把该做的做了,都是你的。”

    颜娧看到回春小嘴嘟囔,不禁忍俊不住笑了笑。

    带着回春的手朝她而来,那可爱萌动模样化了颜娧心中厌恶。

    “不怕,右手来。”

    颜娧回望坐上两位,见两人迫不及待的颔首而听话交出柔荑。

    回春一口咬在纤纤拇指,一阵刺痛后旋即消失。

    那一瞬颜娧察觉四肢百骇与周身大穴,如同遭到猛烈践踏与万针扎刺的痛楚,冷汗瞬间沁湿衣裳。

    顷刻间,回春又从拇指钻出回到方琛手上,那神情宛若吃饱喝足穿暖的万般满足,又看笑了颜娧。

    一只虫能有这么多表情变化,也是醉了啊!

    “怎么?你还舍不得回来啊?怎么?方才不是不情愿?”

    方琛收了这么多个徒儿,回春还是第一回跑进徒儿体内周旋,看看那一幅吃饱餍足的模样,摆明嫌弃他了!

    颜娧冷汗淋漓地望着看似与师父斗嘴的毛虫,连苦笑的力气都没了。

    透过回春返回的讯息,也终于明白为何那小王八蛋会守着徒儿不放。

    徒儿仍是元阴之身,内息有如浩瀚江水沉稳壮阔,有如巍峨高山持重内敛,完全看不出风破心法已几近九层。

    难怪回春迂回几个小周天还不肯回来,瞬间已将今日被磨耗的精力全部回补。

    颜娧虚弱地伏在案前,发现她家师父又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回春了......

    “你这王八!那只臭虫对我家孙女儿做了什么?”裴巽吶吶瞪视着回春至风雅少年的方琛。

    “徒儿太甜人,牠多咬了几口,也多巩固了根柢。”方琛无奈笑道。

    与手上回春对视,心语问道:这是已经替自个儿找好下个老窝了?

    牠竟然讪讪地回笑,心语回道:好吃到舍不得松口。

    方琛:......

    还能有好吃到舍不得松口的?

    难不成徒儿这副看似娇弱的身躯有什么故事?

    啊嘶——

    忽地想起今日承昀说的话,再看看回春还想再咬几口的模样。

    他又想抹脸了......

    因为回春说了,要是他不行了,牠要这个徒儿!

    说得好像是牠能选?也不看看他家徒儿怕虫蛊怕成什么样了!

    这硬脾气也是!

    牠喜欢的便毫不犹豫地爱了。

    倘若当初颜笙不怕牠,而牠能多看颜笙一眼。

    颜笙也不至于喝下裴家泉水,继而成了裴家主母。

    回春没好气地回望了他眼,冷哼了声。

    牠可没惯性贴人冷屁股!

    方琛喉间溢出轻笑,笑得高深莫测说道:“真是便宜了那小王八蛋!”

    “嗯?”颜娧不解回望问道,“便宜了什么?”

    他指着颜娧掌心的隐隐红光,叹息道:“妳今天所受,一旦交换了内息,他也能同享,不是便宜他了?”

    见众人不禁噗哧笑了,方琛没好气怼着裴巽说道:“你令给早了!”

    裴巽被怼的哑口无言,令是他家儿子给出去的,难辞其咎啊!

    还想再说些什么,立夏已带着面色发青的内侍进来。

    男子全身蜷曲地缩在地上不停抽搐。

    “悬命蛊。”方琛苦笑看着徒儿,笑问道,“徒儿今日真要替为师把蛊虫都集满了?”

    这是比暗卫那牙槽置毒还要阴毒的手法,没有在期限内返回规定处所,便开始腹痛如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肠穿肚烂而亡。

    宫廷内部遭蛊虫所扰,多恐怖的事儿?

    裴家的人自有泉水保护,宫内其他人呢?

    “师父能救?”颜娧眼中绽着晶亮的崇拜光芒。

    “目前还没遇上回春所不能。”他望着伏在指上的对着颜娧蠢蠢欲动的蛊虫,看似随时伺机再吃一次的馋样。

    颜娧吶吶问道:“我走一趟南楚都没看过这么多蛊虫,怎么全跑来北雍了,这是怎么了?”

    单珩能耐通天了?亦是又与南楚达成什么协议?

    可怕的人心,北雍释出了**,单珩想藉由蛊虫补足了那**?

    西尧的想法她清楚,北雍呢?南楚呢?

    一口气释出如此之多种蛊虫,想获得什么?

    看着方琛朝了内侍身上也抹了把血,脸色几乎瞬时便被舒缓。

    方琛回首问道:“小徒儿有没有想问的?”

    颜娧摇摇头,淡然说道:“这些喽啰能问出个什么?不需要。”

    啊嘶——

    果断干脆的小徒儿?嗯,他喜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