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春
    内侍一听不被需要,立即翻身求饶颤抖说道:“姑娘饶命!小的全说,小的都说。”

    颜娧瞧着内侍眼里煽动眸光,不自主挪挪位置保持距离。

    方琛也察觉来者不善而抬脚将人一脚踹开了距离,风凉说道:“我徒儿都说没想听,你还想说劳什子?”

    被踹到远处吐血的内侍,缓慢挣扎起身,从怀中取出翡色琉璃珠,作势正要击碎,颜娧震起桌上水酒,风刃一袭便废了该手。

    琉璃珠缓缓滚动到方琛面前,被直接以蛊皿盛起,回春血迅速融化琉璃珠,数只逍魂蛊窜动后缓慢入眠。

    “又是这等脏东西,尔等欺辱北雍无人了?”方琛难掩怒意。

    这趟入宫,收得盆满砵满啊!

    内侍根本没看清如何受伤,慌张的回望一殿人,挺起胸膛说道:“神国复辟迫在眉睫,不容破坏。”

    方琛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示警问道:“见了在下,尔等仍想以蛊虫为祸?”

    内侍忽地惊恐探寻着他所释放的蛊毒,数十年来他不断投掷在承凤殿内的隐育蛊全消失不见了,似乎还少了缘生蛊母的气味。

    干净!承凤殿的气息干净得令人弄蛊人不悦!

    内侍拭着唇际血渍,怀恨问道:“你是何人?”

    数十年布局竟毁于一夕?

    不难察觉这些年宫禁氛围有所改变,似乎做得再多也无法踏近承凤殿核心,仅能借着经过宫墙投掷隐育蛊。

    虽说已收了黎祈为养子,紫藤殿不相信也不愿见着承凤殿再有子嗣。

    这几年隐育蛊播洒效果,亦使得紫藤殿愿意配合神国诸事。

    如今真正见着承凤殿内部,也惊觉似乎有什么没能理解之事错了!

    难道这几年紫藤殿要的效果是假象?

    这些年栩生殿不愿触及承凤殿之事,为他们另辟蹊径寻了紫藤殿。

    栩生殿本就有意闪避?近几年的布署全是一场空?

    “徒儿确定没什么想问的?”方琛含笑再次探问。

    有个不好奇的徒儿也是头疼。

    颜娧无力摆摆手,疲累说道:“请师父作主,徒儿累了......”

    刚被啃咬完一阵哪还有力气讯问?

    瞧着师父意气风发,她累得摊在案上,再发招制止内侍已尽最大能耐。

    方琛笑了笑,对着指上的回春道:“你去吧!”

    只见回春迫不及待地跳离拇指,往内侍身上钻去。

    数十年驯养毒蛊之人,被回春钻了会如何?

    回春饱餐一顿之外,自是日后仅能乖乖当个无根之人,蛊虫全部对他避而远之,这不比杀人还有趣?

    方琛蹲在内侍身侧,欢欣鼓舞地拿起蛊皿,慢慢挑拣从内侍体内钻出的各式蛊虫。

    当所有蛊虫奔逃而出时,又贴心地洒了把血圈禁蛊虫去处,以免吓着在旁颜笙。

    一盏茶后回春钻出内侍体内,还打了个饱嗝的逗趣模样,迤迤然爬回方琛体内。

    内侍眼白上翻躺在地上似乎断了气息,方琛轻浅颔首,吸收回春带回来的信息,回头问道:“徒儿,为何这**蛊要下在妳身上?”

    颜娧被问得一矇,呆呆回望。

    “妳身上已有两道药引这是第三道,貌似有人贪恋徒儿了。”方琛又对地上的内侍洒了几滴血,只见内侍的躯窍缓慢地干扁进而消失仅剩衣物。

    这一幕看得颜娧嘴角抽了抽,看似温和没有脾气的师父,当面杀人後,正慢条斯理捡回蠱蟲。

    “难得琛哥哥生气,究竟何等脏东西?”颜笙感念地上那滩多撒下的鲜血,否则虫蛊往她这钻来,铁定会尖叫奔走。

    数十年不见,他竟会动念伤人?

    “只是把他给我的还了而已。”方琛淡然一笑。

    蚀心蛊为驯化完成放出来便是如此,迅速、确实地什么都吃全吃得精光,何况方才送了他一把。

    颜笙嘴角抽了抽,人家没给吧!明明是捡的!

    “阿笙!他捅了我一刀子,没理由饶他命吧?”方琛说得挺委屈。

    “是啊?那死有余辜。”颜笙窝在裴巽身侧动也不敢动。

    方琛仍是那淡然浅笑,落坐回徒儿身侧,徐徐说道:“**蛊,配合妳身上的药引,即便妳再不愿也会与带着梦寐蛊的男子交合。”

    颜娧:......

    原来单珩在她身上做得这个文章!!

    莫怪能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原来尽是肮脏手段用尽。

    打算将她进献给奕王的步骤?

    若非闫茵跳上船偷脸,岂不是等着中招了!

    看着小徒弟面色辗转了百八回合的不悦,他抚着头颅安慰道:“安心!回春吃光了。”

    话毕,回春又跃出方琛拇指与颜娧相望,那神色似乎邀着功。

    颜娧啼笑皆非地取出绣袋里的小玉瓶递给回春。

    绿毛虫丝毫没点客气地钻入玉瓶不出来了,只得将玉瓶递给师父。

    “徒儿若真想解开这片迷雾,只能亲自走一趟东越,那位不会轻易显露手脚。”

    方琛虽不愿徒儿涉足东越,但被人踩踏不还手亦不是他能忍,只得苦笑语重心长地说道,

    “为师仅能送解除所有蛊虫为难的回春血与你们。”

    这声你们,虽不情愿便宜了小王八蛋,一路前行也仅有他能相互照应。

    他认了!

    “这回春堪比逼供好用吶!”颜娧轻轻点着从玉瓶里抬头的小虫子,闪躲着牠探出的小牙齿。

    内侍喂饱了回春,还能探知消息,不知师父从她探得了什么?

    方琛怎么不知道徒儿意有所指?笑了笑清浅说道:“放心,回春视妳为下一任寄主,什么话不能说,牠聪明着。”

    颜娧:......

    会不会太过份?她师父都还安然地站在面前,小虫子已经开始找下任了?

    这么现实的虫子!

    “为师老了,随时应天命,牠没有错。”方琛读到了颜娧的不悦,淡然笑道,

    “妳师祖也是在七十岁便交代好回春去处,如今过了这年我也刚好七十高寿了,可以了。”

    颜笙没好气地说道:“瞧琛哥哥说得像在交代后事,回春哪能叫你死得容易?”

    年少时几次生死交关都没要了他性命,则可能叫他死得容易?

    见他每次在年老与少年间转挺有意思吶!

    ------题外话------

    晚安~加一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