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步步惊婚:首席求〕〔龙门之主杨潇唐沐〕〔秘密与谎言〕〔官路青云〕〔萧战姜雨柔〕〔江湖枭雄〕〔暗影谍云〕〔徐牧天红叶〕〔天王殿徐逸〕〔手染千军血脚踏万〕〔医路坦途〕〔爆笑穿越:王妃是〕〔天王殿〕〔老婆是武林盟主〕〔江志浩钟佳薇〕〔荣耀战神〕〔星神祭〕〔我在大唐开酒馆〕〔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天经
    当立夏带着第二个人进殿,侍女见着已化为碎末的内侍,颤抖不已跪伏在地。

    “这也能吃?”颜娧嘴角抽了抽,回问方琛。

    “不行!”他苦笑道,“回春喜欢心术不正的弄蛊人,她不是。”

    “唔——”颜娧瞧着回春乐呵乐呵的神情,蹙眉问,“瞧着你也是个挑食的啊。”

    方琛无奈笑道:“牠说最好吃的是妳。”

    颜娧指着地上那摊血沫,干笑问道:“像那样?”

    “牠说要吃一辈子,不是吃一次。”他能感受回春期待的确跃。

    颜娧对着绿毛虫命令道:“你要是没乖乖照顾好我师父,我叫你看得着吃不着。”

    这句话真叫回春静默下来,对于吃货最怕的不吃不着?

    也不知道这绿毛虫怎么回事,吃上瘾了不成?

    谁晓得会不会为了离开宿主而伤害宿主。

    方琛洞悉了徒儿眼里焦虑,安慰说道:“安心,有灵契在,回春只能盼着我早死,不能帮我找死。”

    颜娧:......

    这个师父有意思!被回春咬了几口儿能轻易判断她的思绪?

    猜她的思绪,说得一个个准呢!

    “那她怎么办?”严刑逼供她向来不喜欢。

    何况这一切早已是瓮中捉鳖,谁来办的事儿根本不重要。

    师父也协助解了单珩下的药引,指不定蠢一些还会自个儿找上门来要人。

    “敢把蛊毒放入指甲也是个能人。”方琛点破。

    正常人谁喜欢把玩蛊虫?

    颜娧偏头想了想,直白对着侍女问道:“那妳说不说?”

    “我说,我说。”侍女颤声说道,“娘娘答应保小的与圣上同枕。”

    也是,皇帝有小黎后在畔,看似未免重蹈覆辙而努力雨露均沾。

    辛苦勤公公了!皇帝越来越精神,公公越来越消弥。

    “妳可知那蛊虫何物?”颜笙见侍女颤颤摇头,扶额无奈说道:“你们这群近日被临幸过后的后宫妃嫔,有幸怀胎后,各各等着如同先黎后的下场,现在妳觉着这是不是赏赐?”

    在皇后宫内不敢造次,侍女仅能捂脸轻轻啜泣。

    颜笙再次以掌事宫女口吻说道:“人可以傻,不能蠢,今日没算上弒君也算得上谋害妃嫔,怎么都是死罪。

    妳想想怎么解释,家人命全悬在妳手上,我们等着。”

    既然不是蛊毒,她能帮忙吆喝两声没问题。

    方琛褪了扔沾有血渍的外衣覆在侍女身上,拍拍肩际说道:“说了,保妳一路好走我还行。”

    这侍女挺能捱,与内侍同样蛊毒在她身上,居然能够为这宫廷之礼硬生生忍下。

    侍女一阵舒缓后,眼眶里泛满泪也没敢落下,咬着唇瓣支吾说道:“小人的....父母....兄嫂...全在...贤妃娘娘...手里,小人...不得...不办。

    娘娘说...大皇子...废了,四皇子渐长...是时候...该为...该为...聪慧的四皇子...铺平...前路。”

    颜娧与颜笙交换了眼色,果然是贤妃中招啊!

    李淑妃躲得隐晦更沉得住气,几次宫里有人倒霉,都像无事之人,倒霉遭罪的都不是她。

    除掉了先黎后,她想的并非一门心思往后位钻,如今看来是想效仿黎莹直接抵达太后之位。

    能不能当皇后她根本不在意,她只想一个个搬走儿子的绊脚石。

    “行了。”黎莹从内室缓缓步出,轻轻叹息道,“妳可看清这红墙绿瓦里没有盟友,只有杀戮了?”

    侍女不停颔首半句不敢多言。

    “我救不了妳的父母兄嫂,妳只能赌一把没了利用价值,便会主动被释放。

    我是个没有母家依存的平民皇后,无权无势为妳发话,贤妃要我无后我认了,妳认不认?

    世人看不清我是何人也无妨,与妳,可以叫妳当个明白鬼,妳可认清我是何人了?”

    跟在贤妃身旁也有十数载的侍女,能攀上龙榻机率有多高自身没点数?

    如今打着家人被俘之由想来窃得原谅,有这么容易?

    自身没点心思,能随意撼动?

    宫里老人了怎么可能不认得太后模样?侍女惊颤地跌坐在地。

    难怪贤妃计划能进行得如此顺利,原来是这儿的主子压根儿不可能生!

    一切都是帝后的计谋!

    “太...太....”侍女始终没有喊出完整的话语。

    黎莹将手指至于唇间嘘声说道:“明白了便安心去吧!”

    黎莹轻挥指头,立夏便豪不犹豫地执行命令,扭了侍女粉颈。

    她从未想过如此草菅人命,如今蓄意再伤儿子,又策划谋害好不容易寻回的姊姊,能不讨讨?

    颜娧看着黎莹冷冷绝杀,偏头问道:“咦,不用留着指认?”

    “不了!两人都没回去,够贤妃吓得了,留着他们几个好好斗,瞧淑妃能安静多久。”黎莹来到颜娧身紧紧拥抱,在她耳畔说道,

    “妳为北雍,为我做得够多了,这次连妳也算计,我咽不下气。”

    她在内室桩桩件件都听得清楚,怎能不怒不言?

    颜娧拧了黎莹琼鼻,回望她扔怒意未减眼眸,安慰道:“傻话!不为妳我们能为谁?”

    这话,听得三人齐齐泛出泪光,遇上糟心事儿又何妨?

    重要之人能相与为要啊!

    三人不符合年龄的亲昵,方琛似乎也听出了些端倪而望着泪光闪烁的颜笙,因她给了个轻浅颔首着而愣了愣。

    黎莹虽勉强也不得不勾出笑容说道:“安心做妳想做的事儿,北雍有我们几个还扛得住,狗咬狗一嘴毛,我们不跟狗过不去,只等着互咬。”

    殿内皆不是随意遭贱他人之人,却也不会任人摆弄。

    方琛见立夏正要拉出侍女,摆手示意稍等,淡淡笑问道:“徒儿想不想她们更担心点?”

    颜娧大眼搧搧回望唇边尽是笑意的方琛,吶吶问道:“还能更担心?”

    “反正我看这宫闱里也没什么正牌妃嫔,我们今天收什么礼,还什么礼便是,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方琛负手于后,挑眉询问一室仨女,眼底尽是毫无隐瞒的宠溺,仿佛宠这仨有多么天经地义!

    这师父,连行歹事都礼记说得一套套的!

    ------题外话------

    早安~随玉也个崇尚礼尚往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