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唐〕〔长生归来当奶爸唐〕〔极品透视神医〕〔长生奶爸〕〔圣手医妃定天下〕〔你在星光深处〕〔多宠着我点〕〔极品透视神医〕〔极品透视神医〕〔一念情深〕〔萌妻搞突袭:总裁〕〔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龙王婿萧战〕〔农家傻女〕〔苏年医妃权倾天下〕〔超绝英豪苏阳〕〔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三十七章 地义
    子夜时分。

    贤妃紫藤殿里闹腾不休,**蛊驯蛊半成,如同蚀心蛊般发生变异,不需等来梦寐蛊便有作用。

    立夏安排了几个经武威侯府入宫的宫卫巡经紫藤殿。

    贤妃与几个宫女,面色轻挑红润,赤足跑出殿外,正好人手一人拉入殿内。

    承昀踏入皇宫,正巧见着这一阵肆情霏霏,颠鸾倒凤,吓得他跃上墙垛,急奔走避。

    待所有人木已成舟,在紫藤殿内沉沉睡去,黎莹带着众人前往时,似乎仍沉醉在那一阵疯狂骚动里。

    连夜将武威侯请进宫庭,亲自检视一场紊乱,即便再如何不愿,也知晓计谋失败,还赔上了女儿。

    有个私通宫卫的母后,聪慧如四皇子该身归何处?

    这一夜急白了武威侯所有顶上毛发,当与落座在紫藤殿主位上的皇后对视时,眼神只能伧惶逃窜。

    颜笙站在黎莹身后顺着气脉,即使已焚了香熏,门户大开,仍掩盖不了殿内靡乱气息。

    黎莹扶着发疼额际,呲声问道:“我一听消息便赶来,并未惊动圣上,侯爷打算如何是好?”

    这话说得技巧,故意给武威侯不能选的选择。

    “请皇后娘娘示下。”武威侯头一回与皇后对峙,十分清楚明媚眼眸里的淡然全是假象。

    趁着夜深人静,打算坐实些什么?

    “想必侯爷也清楚,近些年庄氏送了些什么到我殿里,不知侯爷是认或不认?”

    立夏扔了两套侍从衣服到武威侯跟前,腰牌仍系在腰带上,看似人凭空消失般。

    “腰牌上的两人皆是庄氏的贴心人,侯爷可知晓?”黎莹佯装无奈地回望武威侯。

    “娘娘!小女不会这般对待娘娘!请娘娘明察,定是....。”武威侯即便知晓也不能承认。

    “奸人所害是吗?”黎莹从怀中掏出如同**蛊的琉璃珠,勾着淡雅浅笑,轻浅如风的问道,

    “近日我恰巧得了高人指导点,取得了这返退蛊,不知侯爷愿不愿试试?只稍有曾有碰触过蛊虫,该蛊虫功效会全部反噬。

    今日大宴后,在我殿里开了,两个侍从仅剩衣着,连尸骨都没有留下,稍晚紫藤殿也变天了,不知是否有关连?”

    “娘娘切莫相信坊间术士妖言惑众,虫蛊圣上禁止宫内豢养,切不可以身试法!”武威侯惊愕提醒着。

    “可是不试,我心里不是滋味。”黎莹说得极为不悦地问道,“不试试怎脱得嫌疑?难道侯爷害怕反噬?”

    虽知他明摆着做贼心虚,黎莹仍是用心周旋着。

    武威侯瞧着殿内衣衫不整,仍未醒觉的女儿,心里自是信了反噬,但为了家门岂能随意承认?

    看了武威侯心惊的模样,两人交换了神色,颜笙亦是轻浅地道:

    “侯爷怕是没听清娘娘所言,容小的再提醒提醒侯爷。

    不知这等情况,侯爷是想等圣上出面,抑是同娘娘商议?”

    武威侯喉头一滞,仿佛被掐着颈项无法动弹。

    一殿靡靡霏霏能等着皇帝来处理?女儿失了清白于宫卫已是不争事实,还是自家挑选入宫的宫卫,追查下来能逃避得了?

    他该顺着皇后台阶下?

    “看样子,侯爷是想等着圣上处理。”黎莹朝着立夏示意说道,“有请圣驾吧!我处理不了。”

    “是!”立夏正在衔命而去,便被武威侯拦了下来。

    “娘娘且慢。”他紧握着拳头,不知为何会走到这个地步,狠狠咬着牙槽,一次一句地说道,“小女与外孙儿一同自请出宫,返家中带发修行,望请娘娘恩准!”

    武威侯恨恨地叩首伏地,眼眸里尽是无力反驳的愤恨。

    京城内势力再庞大又如何?没了在宫内的女儿与孙儿,有何用处?

    一朝行差踏错,满盘皆输,又能如何?

    好个神国使者!

    亏侯府还感激不尽,好生伺候着,搞得女儿得出宫息事宁人,连带好不容易安插入宫的人,全都得一并带走,这口气让他如何咽下?

    千算万算,不值天一划?

    他们能得神使相助,皇后不能得神人相助?如今想什么皆是枉然!

    颜笙端上了文房四宝的小案到武威侯面前,轻声说道:“侯爷请。”

    黎莹倚着凭几,佯装扶着发疼额际,叹息道:“趁着天没亮,留给侯府一份体面,我还是能做到,侯爷愿意接受便落墨。”

    武威侯握着笔杆险些没将宣纸写透,一腔怒火愈写愈烈,直至交上宣纸亦然愤恨。

    黎莹没有接过落墨,只是挥挥手示意颜笙收下。

    “夜了深!请侯爷尽快清理,立夏会协助侯爷离宫。”黎莹抛下话,便带着笔墨离去。

    武威侯府再不悦又能如何?

    连碰触琉璃珠的勇气都没有,如何确认是否有返退蛊存在?

    驻足在紫藤殿牌匾面前,她轻浅说道:“卸了牌匾吧!宫殿脏不适合了。”

    “是。”立春快速跃上牌楼位置,一记飞掌,匾额应声落地。

    紫藤殿是她未封太后前的处所,积载了许多她与雍德帝幼时回忆。

    姑且如此吧!

    人一辈子总在选择里渡过,拆了匾额忘了过去也是好事。

    快步走回承凤殿,见着的是一殿已睡得东倒西歪的人们。

    殿内已清扫完成,不再残有诡异的蛊虫腥臭,方琛也换好衣物落坐在客席闭目养神。

    看似累极的颜娧睡在承昀怀中,见着两人双掌紧握,也知晓颜娧已沉沉睡去。

    黎莹失笑道:“还说等着我们回来,这是全都睡着等我们回来吶?”

    此话一出,除了颜娧,男人们全都抬眼回望她。

    “丫头累了,让她睡会儿。”裴巽嘘声连连地要求安静。

    也是听承昀提起才知晓,颜娧担忧方琛来不及赶到已数夜未阖眼,又被回春啃蚀了一阵,能不累瘫?

    几乎是承昀一揽,内息一提,立即昏睡过去。

    环抱着满怀馨香,瞧着她安然,也放下了对方琛的忌惮。

    本以为他会刁难颜娧,未曾想已顺利洗脉,日后难为蛊虫所扰。

    毕竟入宫前那阵,还朝他小王八的喊个不停呢!

    难道疼女徒真是天经地义?

    ------题外话------

    早安~昨晚被小猴推撞了下,多了一更,随玉已哭着熬夜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