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四十章 再报
    恋上你看书网,谪芳

    棉被一掀,颜娧起身指着两人愤怒问道:“说!究竟如何叫安定公府大姑娘听不得自身姓名?”

    方琛灭磷火点烛火,一室敞亮映照两人,唇际挂着无奈浅笑。

    小徒儿不是说,没找东西?怎么突然生气了?

    “徒儿怎么了?”方琛抚着徒儿头颅,试图安抚她气氛。

    “他们差点害我被刺死了!”她新仇旧恨同涌心头,气不打一处来的问道,“行啊!掌柜的!术法非常高级,差点儿把我命都玩没了!”

    掌柜与小二,一瞧小姑娘跳出来,箭步上前掳了颜娧,短匕架在粉嫩颈项上。

    长久以来两人都是如此配合,成功后芳霏蛊配合魅术,从没有人醒觉揭发他们。

    “交不交?不交我就杀了她!”

    “请便!”方琛回了请便手势。

    小徒儿有那么容易被挟持?

    见方琛不为所动,掌柜眸光闪动异色施展魅术,自当以为已生效,示意小二放开了箝制。

    颜娧一获得自由,倏地腕转发招,风刃断了掌柜手中短匕,长腿一抬踢得身后小二飞出门外。

    守在外头的伙计没接住小二,跟着折断围栏掉到一楼。

    接着来到一脸不可思义的掌柜身畔,甩手便是几巴掌,天生娇嫩的耍不了狠的软糯嗓音,生气喊道:

    “老—娘—天—生—无—惧—魅—术!”

    掌柜被这一字一巴掌甩晕头,伏趴在方桌上,哀怨回望仍挂着淡然浅笑的方琛。

    难怪叫他们自便,北雍敢毫无避讳穿着男装的野丫头,怎就没想到不容易对付?

    房内被搧得发晕的掌柜在房内哀嚎,摔下楼的小厮们也在惨嚎,几个住客靠近客房正窃窃私语。

    连被回春咬昏头的承昀也面色苍白只手撑起身子,正好见着媳妇搧人巴掌。

    一时无言以对的看着方琛,嘴角抽了抽,眼神无奈询问着:这是保护?

    方琛两手一摊,徒儿身手好过他乃不争事实,没有蛊虫能伤她不就保护了?

    两人眼神厮杀交会几瞬后,媳妇儿已将掌柜踩在脚下逼供了,外头跪了一地从一楼爬上来,不敢妄动的小厮。

    “说不说?究竟如何下的暗示?”

    当初还以为这异世亦有人懂得催眠,未料竟是蛊虫加上魅术!

    人都撞上来了,能不好好问清楚?

    满西尧探听解魅术之法,连承熙都带来候在一旁,结果祸首竟在天子脚下开起龙门客栈?

    能不气?

    “徒儿说,她差点被戳死,怎么回事?”方琛第一次见着小徒儿凶悍,心里头七上八下的慌。

    “小媳妇十一岁那年,被黎承媳妇儿一只金钗戳破了胸膛,还好命保下来了,连我都没查出究竟被下了什么魅术。”

    承昀苦笑得不知所措,还以为媳妇不招黑了,没想到这些二楞子自个儿找上门!

    方琛点点头,偏头看向承昀,云淡风轻地说道:“我解蛊毒,你解魅术,这群人就不需要了。”

    承昀愣了愣,回望方琛不像说假话的冷然,看着没动怒,听过便作罢,仅以最实际的杀心来护短。

    “你当真?”

    “你不敢?”

    承昀频频颔首不作声,这人太习惯杀人不留痕迹了,可以如此泰然自若等杀人?

    “姑娘,妳再打下去,掌柜都没命说了。”有人肉垫而无伤的小二,嘶声连连,半瞇着眼看着掌柜脸肿得看不出人形。

    颜娧停下手,看着已不断挥手求饶的掌柜,再次问道:“说不说?”

    “他不说也无所谓,为师能解。”方琛挪了挪位置,本想离开床铺安慰安慰徒儿,思及还没气消又作罢,又摆正了跏趺坐。

    “小的实在不知如何害的姑娘啊!”掌柜终于等到说话的空档赶忙澄清。

    颜娧拧起掌柜耳朵丢至两个男人跟前,凌厉问道:“你答应了安定公府二夫人何事?”

    掌柜一见承昀看似孱弱贼心又起,正想飞身而去,只见傲娇男人连动都没动,眼中异色闪耀,掌柜颓圮如丧地落坐在地上,一室内外静默得针落可闻。

    承昀嗓音低沉如魅,命令着掌柜说道:“回答问题。”

    掌柜不再挣扎,低迷地回道:“劫下北雍皇帝派往东浀城接应安定公府大姑娘的马车,将人送往北雍国都揽仙月,怎么也寻不著书笺、寻不著书笺,只能...只能...不能说出名字,不能听到名字。”

    客厢外的小厮们看着掌柜跪落在地,纷纷倒抽了口冷气。

    掌柜竟中了魅术?这些人到底何人?

    “二夫人送了芳霏蛊作为谢礼,不得再回南楚,消失不能再出现,义安侯府要我们就近看着,不让大姑娘有机会出现。”

    “差不多了,大致相同,这下有了人证。”颜娧拍拍掌柜脸颊,恢复了娇俏模样落坐回承昀身边。

    掌柜醒神甩头,方才发生了什么?

    看了床上的男子一眼便失去了意识。

    瑟瑟退了好几步,拉开仨距离,惊恐问道:“你们究竟何人?”

    颜娧顺着方琛指了一圈回来身上道:“路人一、二、三。”

    “交出芳霏蛊,我考虑考虑给一条生路。”方琛递手。

    掌柜喉间一紧,这是打劫反被打劫?

    没好气的撇了方琛一眼,承昀挑眉不愿多说话。

    明明没打算留人性命,这是想骗得虫蛊?

    为了蛊虫失了格调也无所谓?

    “客栈里有几个来客,你比谁都清楚,劝你改了门面做正当生意,下回再遇上高手,有没有命留着可就不知道了。”她没好气的回望认不出人的掌柜。

    探得她想知道的,师父既然说能解,心头重担又放下了一部分。

    门外小二不解问道:“安定公府大姑娘都死了几年了,姑娘探这消息又有何用?”

    颜娧回望了躲在门后的小二,“世人总会寻找当初无法解答的疑问,如同你会看着一道料理思念亲人,吃的是个念想而非求温饱。”

    “害妳差点殒命,仇不报了?”方琛对这徒儿真不甚了解。

    那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好似发泄完后,怒火也跟着揭过了。

    “不报了,真死了再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