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炼气五千年方羽〕〔无敌小神医〕〔史上最强练气期方〕〔史上最强炼气期(〕〔无敌小神医〕〔炼气炼了五千年〕〔最强练气师〕〔史上最强炼气期〕〔王者战神〕〔陆先生,爱妻请克〕〔江山谋之锦绣医缘〕〔龙魂丹尊〕〔龙隐宁欣〕〔废土特产供应商〕〔穿越星际:妻荣夫〕〔方羽修炼五千年〕〔唐小柔方羽〕〔史上最强炼气期方〕〔盛世无双:毒医太〕〔闪婚娇妻是哑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扫除
    恋上你看书网,谪芳

    “交出所有芳霏蛊。”方琛再次递手,只见掌柜怀中掏出蛊皿奉上。

    颜娧回身瞄了门外一众,冷冷问道:“你呢?”

    “姑娘!我们没有蛊虫!”小二为首跪了一地人,惊恐说道,“我们就是武莽不懂那些。”

    “武莽能杀光皇帝亲卫?”颜娧又瞟了眼。

    范雪兰当初说了,皇帝亲卫一个也没留下,尸首全遭火焚,若非有内应能这么轻易?

    倏地,小二眼底绽出冷冷寒光,拇指拭去唇际冷笑上的血痕,冷冷笑道:“小姑娘问题真多,有些事儿不是妳该问的。”

    “你们自个儿撞上来,还叫我别问?”颜娧觑了眼小二笑问,“我可没师父那么好脾气。”

    承昀先是唇际抽了抽,接着听到大笑话般,从胸臆间溢出轻笑。

    小媳妇这是没听着好脾气师父要除光整个客栈的人?

    古来稀的方琛说是看淡生死,那是看淡别人的生死啊!

    方琛对徒儿招招手,徒儿乖乖凑上后,问道:“有问题的是小二?”

    颜娧颔首道:“方才引导掌柜进来卧房的声音是小二。”

    “徒儿好耳力。”他眼神赞许,颔首问道,“这是妳放过掌柜的原因?”

    这两口子全非轻易将生死交至他人之手。

    看来他这师父还有待被信任。

    “不是,还有用处呢!”颜娧直白说道,

    “况且贼首尚未可知,怎能轻易惩处?看得掌柜出多了一门擅长而被留用至今,指不定我们的事儿完成,掌柜也不是掌柜了。”

    小二啐了口血沫,狞笑道:“小姑娘知道的真多。”

    “都说了我耐性不足,别夸了,说吧!这次单珩要你作甚?”

    这些个神国余孽现在动不着颜姒,自然追着她跑。

    小二张狂瞠目,愤怒道:“无知小辈,胆敢直呼神使名讳!”

    颜娧笑了笑,无所谓地搔搔头说道:

    “他告诉的我,姓单名珩,否则怎叫?一群人上赶当无名尸的确无知。”

    “大胆!”小二突袭上前,这回没抓着人,方琛揽着徒儿,腾空一瞬,长腿一蹬,小二飞至门外,又回复跏趺坐。

    小二啐了口血沫,命令道:“神国大业在即,小姑娘乖乖同我回东越,神使保证不伤姑娘亲属。”

    颜娧抱膝单手撑着下颌,苦笑问道:“我说你被打晕头了不成?碰都碰不着我,要我同你回东越?”

    单珩这是认为药引都下妥了,可以带回东越献祭了?

    小二大掌一挥,室外十数人短褐破碎,露出里头皮甲革履,蓄势待发。

    颜娧猛然一惊,人数颇多呢!回望方琛歉笑问道:

    “师父啊!能不能交给你了?”

    承昀胸臆间又溢出轻笑,怎会不晓得,媳妇儿不是打不过而是怕麻烦。

    “徒儿这是摊了大事啊!”方琛没有拒绝,眼里尽是宠溺,询问道,“想问的全问完了?”

    徒儿愿意给表现机会了,师父能不上赶把握着?

    “嗯——”颜娧扬起灿笑回道,“邀请我去东越,我不去,就这样。”

    知道单珩下一个目的足够了。

    贤妃这一乱,宫内能安稳一些时日,淑妃指不定正窃喜不是自个儿倒霉。

    看清了每个人想要的,前方目标自然也清楚得多。

    这次换承昀朝着颜娧招招手,又屁颠屁颠的凑上。

    “确定留?”方琛指着仍处于迷茫的掌柜。

    “留。还有用。”颜娧肯定颔首。

    方琛唇际挂着宠溺浅笑不减,又一个飞身,长腿一提,掌柜由下颌被提起丢上了床榻,动也不动地站在方琛身后。

    倾刻间,方琛云袖一振,房内门户大开,如春晖茵草的芬芳缓缓溢散。

    下一瞬云袖再振,不光是房内门户紧闭,而是整个客栈门户都在这一瞬迅速阖上。

    吓得门外所有人不断数目交接,心惊胆战回望被关上的所有门户。

    方琛冷然无波的眼眸,俯视着门外众人,悬着勾魂冷冷浅笑,嗓音魔魅地问着众人道:“痒不痒?”

    “别回!”小二惊恐回望身后众人,以为能救下几人。

    众人陡然挠挠颈项,纷纷此起彼落地回答:“痒。”

    “好。”方琛回道。

    小二没敢回头再看方琛,眼睁睁看着面前换上革履的人们,从双眼开始慢慢成了一视到底的空洞。

    颈项下同时悄悄化为白骨,再下一瞬连齑粉也未见,仅剩革履落地有声。

    万蛊阵?这世上有几人能呼喊得动所有蛊虫?

    神国灭国至今,此阵被察觉有使用过的痕迹,五根手指能算出,最后几次纪录都是奉肇宁帝之命,毫无痕迹抄家灭族。

    为何失踪了数百年的蛊母会在此地?

    还以为神使只是要取回南楚缘生蛊母,

    他惹了什么人物?

    “你可知,我不喜徒儿身上有脏东西?”方琛语调淡然轻浅。

    小二惊恐地背对跪下,“小的知错,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他无情冷然嗓音提醒道:“别求饶,我没打算。”

    “神使要小的取回缘生蛊母,带回姑娘如此而已,高人饶命。”小二不自主挠挠颈间,一块血肉挂勾在指缝内而惊惧着。

    他窗外娥眉新月映入血色虫蛊而成了血月映照。

    这不光是万蛊阵,还有专门对付他的血月蛊。

    “好不好吃?”方琛冷然嗓音飘散在血月里而格外瘆人。

    小二感觉眼间、鼻间留下了两行热血,惊恐回道:“不好吃。”

    “孩子,不能挑食,吃光吧!”方琛挥挥云袖,又有群蛊虫往小二爬去。

    没有回头的小二逐渐萎靡在地,那群蛊虫连血渍也没放过。

    一盏茶后,血月退去,客栈内外清爽恬静,再不见进客栈时的污糟气。

    颜娧不可置信地看着已恢复文弱书生样的师父,宛若方才只是一场梦境。

    原来师父说放心休息,说真的吶!

    瞧瞧一整群来请她作客的侍从一个不留。

    双手捂着小嘴,吶吶问道:“师父大扫除?”

    方琛听得笑了笑,“回春扫的。”

    “果然在你身上啊!”承昀没来由的一句话。

    这话问愣了颜娧,问笑了方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