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搞突袭:总裁〕〔圣手医妃定天下〕〔龙王婿〕〔龙帅萧战〕〔护国虎帅萧战〕〔龙王婿萧战〕〔农家傻女〕〔苏年医妃权倾天下〕〔超绝英豪苏阳〕〔超强王者苏阳〕〔开局和女神离婚〕〔辣妻萌宝娶一送二〕〔盛世红妆倾天下〕〔此去经年花依旧〕〔文明之万界领主〕〔苏桀然〕〔萌宝驾到:总裁爹〕〔江志浩钟佳薇免费〕〔如果不曾遇见你时〕〔黑道学生7:天门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四十三章 歇息
    ,谪芳

    午后斜阳,绿茵春色

    马车在距离数十步路远的洋菊庄子前停下,不好让人候着而交待承昀先送师父回宅子。

    一袭葱绿萱花锦纹夹袄的颜娧,牵着飞烟缓缓步入这个几年培育都只有少成的洋甘菊庄子。

    几年来经过三次轮株,终于有如年轮般匍匐扩展迹象,一望无际,数百亩的绿茵草皮,颜娧清楚今年成收成有望!

    飞烟几次忍不住想啃蚀散发着青苹果香的草皮都被拦下,前头见着有人采踏着绿茵而来,已有人飞奔过来制止。

    “何人践踏我家姑娘的草皮?”谷雨镇喝嗓音由远而近。

    奔袭到面前时,所有的千言万语全吞下肚里,倏地跪地抓着她裙摆痛哭。

    “姑娘啊——”谷雨泪眼相看,感动地道,“妳可回来了,我正愁着妳没回来呢!今年成功了吶......”

    几年来,他们研究着怎么不让甘菊成株,努力的抓着种子距离,试了好些年方有今日百里芳草如茵的景致。

    “姑娘说这甘菊是懒骨头,真的够懒啊!妳看看,没有一株站起来了。”

    大地的苹果不该是这样?徜徉在绿茵青苹果香气里,她拍拍谷雨肩膀,交待道:“这庄子比桑蚕庄子难照应多了,记住每三年全部要重新轮植,才能长碧草如茵,我需要牠们美丽的花朵。”

    “今年一定让姑娘有大把大把的甘菊!”谷雨拍拍胸膛发下豪愿。

    姑娘每年馏出的甘菊纯露熏香根本供不应求,连自身都舍不得用全送进宫里给老夫人与太后。

    妍颜坊除了荷露制成的回颜露,如今又加入了贵气难植的甘菊纯露,生意好得火热。

    “瞧你哭成这样,不是还没回家吧?”颜娧瞧着飞烟已吃秃了一块草皮,赶忙拉着谷雨起身离开。

    谷雨凄苦地回道:“我同清明在这住仨月了,白露不在回家做甚?”

    颜娧啼笑皆非地问道:“我们算算都回来快一个月了,你没回家?白露也没来?”

    这白露顾着玩具玩疯了?这是连夫君都不要了的前奏?

    “我马上回去。”谷雨说风是风,倏地消失在颜娧跟前。

    颜娧失笑摇头,接着往庄上走。

    没踏进庄子,便听见大人吆喝着几个孩子。

    “小心,别到处乱窜!”

    说是这样说,颜娧仍被飞来的孩子扑个满怀。

    小娃儿奶声奶气地说道:“姑娘姊姊,妳终于回来了。”

    颜娧认俊不禁笑了,这是看准了她扑呢!

    “是呢!回来瞧瞧你们长乖了没。”

    “有!”几个小奶娃拉长了尾音,展示着一年来囤积的肉量。

    还有八岁小奶娃掀了衣服叫她看肚子。

    “很好!想同谷雨清明叔叔们勇猛体魄,记得每天都要吃饱饱唷!”颜娧哄着一窝孩子。

    这群娃儿是数年来为归武山丧了命的暗卫、侍从们遗留下来的孩子。

    没有强迫他们习武,而是随了几个母亲的思维自由抉择。

    不愿再成为明卫、暗卫在归武山里都能有口饭吃。

    “姑娘。”清明怀中抱着小奶娃也靠了过来。

    颜娧心里抽了下,又有初生的便没了父亲或母亲的娃儿?

    “这是?”她嘴里含着艰涩。

    她知道上次冒险回山折损了不少人,这是其中一人的孩儿?

    清明见着颜娧眼里的心疼,赶忙解释道:“姑娘放心!这是我的。”

    “早说啊!”颜娧心念一转,欢欣地抱起小娃儿逗着玩。

    她将伤心人都安排在这个庄子里,便是希望这淡雅的青苹果香气,能够疗愈伤痛,这些年看似成效甚好,心里也不愿人口再次翻长。

    “娃儿们!今年有没有好伙食,全靠这片绿茵啰!耐心等牠们开满二十二瓣小白花,全都收给我,知道不?”

    小娃娃儿们确跃不已的好声此起彼落,听得童言童语她亦是十分欢喜。

    在整群娃而与清明的催促下跨上飞烟哒哒而去。

    她清楚人不该有软肋,这儿是她心里永恒的亏欠。

    即便再做什么也无法弥补一条条为她逝去的灵魂。

    回首看着庄上的娃儿,她再次告诉自己必须继续成长。

    方能不愧那些为她牺牲的人们。

    一路踏马巡视庄子确认无恙后,飞烟在她的宅邸停驻,门口小厮便飞奔而来,亲昵喊着:“姑娘终于回来了!”

    嗓门大了些,似乎是喊给屋内人听的。

    颜娧佯装没好气地笑道:“都喊聋我了。”

    整整一年未归,像是她过份了。

    小厮欢天喜地伺候飞烟回马厩前,泪光闪烁地回望说道:“想姑娘了,我们以为姑娘嫁人不回来了。”

    姑娘如此贴心可人,又早早被订了亲,早早被娶走也虽不意外。

    可是......就是舍不得啊!

    颜娧:......

    她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厮哭着离去的背影。

    至于吗?何况真要成婚也不可能整个山头的人都不晓得吶!

    步行到门口,接着迎接她的是蓄满脸络腮胡的莫绍,她没看错!

    那魁武汉子眼眶子里全是泪,绑着护腕的长臂,偷偷抹了把泪哭喊道:“这阵邪风,风刮大蒙眼了,呜——”

    颜娧嘴角抽了抽,这是群人真预设她嫁了?

    她该怎么解释,只是出去玩了一圈——

    不!巡视店铺!

    身后传来马车辘辘,回身一看,承昀与师父才刚到,连忙凑近伺候下车。

    方琛下了马车,眺望了徒儿整体挑高的宅子,嘴角也抽了抽。

    他家徒儿说专长赚钱,看来所言不虚。

    这宅子的起法,没点根柢起不出来就算了!

    还有请得到有能耐的人来起......

    忍下了抹脸冲动,维持着温文尔雅让徒儿揽入宅子里。

    这突如其来的风雅之士,思毫不比承昀逊色而看傻了众人。

    门内一众开始窃窃私语......

    “姑爷斗输了?”

    “姑娘改招赘了?”

    候在一旁的七旬老妇猛然冲上前来,抱着方琛大腿,着急哭道:

    “师父!你终于来接我了,呜呜——”

    众人面面相觑:......

    我是谁?我在哪?什么情况?

    颜娧大度有礼,笑脸盈盈地道:“师妹!快别哭了!师父舟车劳顿需要歇息呢!”

    闫茵:......

    为什么她成师妹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