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陆铭霍雨桐〕〔叶无道和陈雅〕〔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百四十八章 是我
    两人在房内思索许久,该如何处理沾了酸汁,烧不坏也撕不毁的美人图。

    承昀环视船室,对黎承所绘的千江山水图有了些发想,轻敲桌面两下,将看着美人图出神的小猫儿喊回现实。

    颜娧迷惘回望承昀挑眉所示的挂轴。

    这是想......画中画?

    见她未置可否,承昀径自取下挂轴,以裁纸刀轻细地将一丝不苟地将裱褙揭开取下。

    有异能嚣张啊!

    黎承的画作拿到坊间还能卖个几百两银子,就这么被拆卸成了好几部份摊在书案、地板上。

    精确对比后,从她襦裙取下一块纯色玢璘锦作为油纸,

    颜娧吶吶地看着男人动作迅速利落,将裱边浆糊不伤原画地轻轻刮落,加入少许冷水备用。

    她讶异问道:“裱褙你也能行?”

    这男人真挺好用的吶!

    承昀勾起淡然浅笑,泰然说道:“有个能写能画的兄弟,能不学学?”

    想来几年间也拿了黎承不少书画,给他人装裱又不见得喜欢,不是挺难便小学了一手,也未曾想今日能派上用场。

    当他放上半干的酸汁美人图,再覆上玢璘锦与原画后,神奇之事发生了。

    三份物件竟如天然黏合般紧紧黏着在一起,担心美人图有损而再拆开,他怔愣了许久。

    物件分离丝毫无阻力,重迭又如同一物件。

    装裱后准备的浆糊根本没用,拆下的物件在半干酸汁黏合下,如同没有被拆卸般完整。

    承昀不禁赞叹道:“好个日月祈荒锁!”

    连拆卸后的东西如何躲藏都安排妥当,怎能不叫人赞叹?根本是想藏哪藏哪!

    同颜娧所言,有这么多好玩东西的神国,灭国灭得可惜!

    画轴在挂回墙上时,再仔细端看也没察觉曾被动过手脚。

    承昀不确定的再问道:“真留在船上?”

    “留。”她没有半分迟疑地答道,“师父说了,一旦在船上驯蛊,这艘船便成了蛊虫摇篮非请难入,这不正好有了天然保护?”

    这也是方琛舍不得苍蓝江画舫成为摇篮的原因。

    承昀勾起浅笑建议说道:“那么山上爹娘给的也都能安置在此处。”

    “是呢!看似会比内有恶犬好用得多!”她笑着笑着,笑出了哆嗦来。

    那日客栈里的盛景,连血渍都不剩的蚕食法,过后仍直叫她打哆嗦。

    俩人同望挂轴,承昀打趣问道:“妳舍得?”

    自幼这艘船上的时间还多过于住在宅子里呢!

    “舍了才能得。”颜娧勾起淡然浅笑回望。

    这艘船是积载了许多回忆,随着岁月前行留下的痕迹越多取舍越多。

    人,再富裕无法留下所有的念想,求得仅有一个此生无悔。

    如同随着年龄增长,连身边的人也开始渐变,能留下来的有多少?

    向来不试图强求强留,如同心里也再牵念视为亲人的两个妹妹。

    光阴荏苒,总也得有应天命之时,于她能做的,不正是尽所能减少牵念?

    她突如其来的洒脱,可叫承昀不悦了,长指不留情地弹在光洁额际,低沉嗓音里饱含薄怒地问道:“我也能舍?”

    颜娧吃痛凝眉抚着额际,咕哝道:“我又没说舍了你......”

    “还没到时候舍,亦是不舍?”他再认真不过地问,问得颜娧一阵心虚。

    这话问得倒是十分实际,实际得她不知道该么回答。

    她是商人,注定得伤人吶!

    “唔——”颜娧漾着歉笑,是不是该学着怎么哄着他了?

    “收起妳那狼心狗肺的小心思!”

    承昀真被她唇际那抹歉笑给气笑了,这是当真准备看好时机卖了?

    噗呲——

    她终究忍不住地笑出声,不顾他气头上摁是投入了厚实胸膛,再怎么推拒也紧紧拥抱着,直至他不再挣扎回拥了纤腰。

    这副胸膛都依赖了那么多年,她能不能舍得卖?

    “一辈子身边之人总得来来去去,立秋姑姑为我远走,白露也要嫁人了,有日你我的爹娘也走了,黎莹颜笙也都各自有生活得过,只有一个人不会变,你可知是谁?”

    这是她学了这么久,终于学来的土味情话,他可理解?

    黎莹颜笙都怨她少根筋,庆幸有这么一个男人对她不离不弃,陪她远走。

    哪个男人不是豪情雄心,立志四方?

    而她居然能拘了一个至情至诚的男人锁在身边......

    当她把梅园小院的事儿说与两人听,被两人笑得差点头都抬不起来。

    妹妹们一个劲儿觉着他可怜,虽说至今仍不觉着他可怜。

    天生能把事儿多想几个循环,能说得上错?

    妹妹们要她把事儿想简单了,只要绕着他想即可。

    最后,终被黎莹一句话给问出了不同之处,也是她这辈子遗憾之事。

    此生,她未得一心人,终究仅是侥幸赢了宫斗的无权太后。

    北雍帝后同心而去,她尽尽是个有子可依的幸运小三。

    雍德帝至少曾爱过黎后,一生相依无悔,孙儿也开始各自有了归依。

    闺蜜亦是有了裴巽而此生可依,儿孙亦是各自圆满。

    如若人生这辈子的过程,得一样样体验、走过。

    这辈子她与颜笙必然先走一步。

    身边只有一个人不会变,她想要那个人是谁?

    当独身留在北雍,没了立秋,没有白露,夜里她想起的那人是谁?

    不愧是闺蜜啊!用了最简单直白的方式来提醒她。

    心里有着承昀的一席之地,不是因为被强迫、被订亲。

    思及此,她陡然顿了顿。

    今天特地在相丝树上等着她的男人,是不是也是有什么话想说?

    咬着唇瓣思忖许久,迟迟等不到男人的回答,她不敢挪动半分,静静撮着他身后的玉带上的皱痕。

    不否认,承昀被她突来的一席话给问蒙了。

    细细咀嚼了她话里所言之意,纳闷了许久,还不敢回答。

    她会突然懂得不能取舍之意?

    思及离开北雍皇宫时,黎莹颜笙神秘笑容里的嘱咐,是这个意思?

    他会感谢她们一辈子的原因?

    一盆冷水适才浇在头顶,感觉依然冷惨惨,

    他实在不敢抱着太大的希望......

    迟疑了许久,承昀才找回舌头,吶吶试探问道:“是我?”

    ------题外话------

    晚安,三更奉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