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师尊无所不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蛇棺〕〔全职剑修〕〔明克街13号〕〔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他是不是在撩我〕〔轮回世界:傅青海〕〔最强投资系统〕〔全民觉醒:开局召〕〔全球游戏:开局继〕〔晚唐浮生〕〔四合院战神的自我〕〔道友你剧本真好看〕〔悬剑峰上有剑仙〕〔听说我是盗墓贼〕〔诡异:我能模拟命〕〔太初神帝〕〔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星海归来 第二十九章 鬼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泰江,庙后街。

    位于城隍庙后面的这条老街,存在的历史已经很长了。

    早些年间,庙后街商铺林立,汇聚了不少的当铺、旧货行、字画店等等。

    后来逐步成为泰江市的古董文玩一条街。

    跟京城的潘家园类似。

    凌晨四点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岳恒就来到了庙后街。

    他这么早跑过来,是为了趟庙后街的鬼市。

    鬼市的名号传自京城,是一种别具特色的地摊文化。

    老京城人说鬼市,一是指市有鬼,假东西、来路不明和非法的东西多。

    二来鬼市凌晨开市,天刚刚一擦亮就像晨风吹雾一样自然就散了,来无踪去无影,既无人组织亦无人管理。

    像荒地里的野葱,谁也不知道怎么就长在那儿了,怎么就长那么大了。

    一秒记住.42zw.cc

    庙后街的鬼市也大抵如此。

    鬼市可不是每天都有的,岳恒向住在庙后街的老人家打听,才知道准确的时候。

    昏暗的路灯下,大大小小的地摊沿着老街一字排开。

    很多的摊子上都摆着充电小台灯。

    但摊主将灯光调得很暗,只能勉强照亮自己的位子。

    远远看去人影绰绰,仿佛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

    很有那味。

    而像岳恒这样来趟鬼市的人,大多自备手电筒,或者用手机闪光灯来照明。

    别说,这个时候的这里还挺热闹的。

    但没有人大声喧哗吵吵闹闹,大家默契地遵守规则,无论是讨价还价还是商议聊天,都尽量压低音量。

    岳恒是第一次来趟鬼市。

    所以他只看不问,只听不言。

    混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在庙后街里慢悠悠地转了一圈。

    心里大概有点底了。

    岳恒在一个地摊的前面蹲了下来。

    这个摊子上摆着些旧瓷器、铜器,以及玉石摆件之类的玩意。

    摊主是位黑瘦的中年男子。

    他咧开嘴露,出一口焦黄不齐的烟鬼牙:“小伙子,想买点什么啊?”

    鬼市摆摊的个个都是人精。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属于他们的基本职业技能。

    如果是那些常来的顾客,那摊主根本不会开口,让人自选自挑。

    岳恒这么年轻,一看就是好奇心旺盛的菜鸟。

    啥都不懂,只是在快音或者朋友圈里看过鬼市的视频照片。

    然后兴匆匆地跑来凑热闹。

    这样的菜鸟虽然兜里的钱往往很少。

    可也容易忽悠啊。

    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职业精神,黑瘦男子的态度还是很热情的。

    岳恒扫了一圈,指着旁边的一只青花罐子问道:“这个怎么卖的?”

    “您真识货,家学渊源吧?”

    黑瘦男子笑得眼睛眯成了缝:“元青花缠枝牡丹纹罐,景德镇窑出来的,整条庙后街您再找不到第二只,真正的好东西啊!”

    “当然价格也是很贵的。”

    岳恒好奇:“多少?”

    黑瘦男子比了个手势:“一口价,八十万。”

    岳恒摇头:“买不起。”

    黑瘦男子皱眉:“那你给个价。”

    岳恒沉吟了一下:“八十?”

    黑瘦男子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眼珠子差点瞪出眼眶外:“八十?你开什么玩笑,我这可是元青花,花缠枝牡丹纹罐!”

    “好吧。”

    岳恒起身准备走人。

    “等等。”

    黑瘦男子探手拎起他那只元青花缠枝牡丹纹罐,递给岳恒:“成交!”

    握草!

    岳恒懵懵地接了过来。

    黑瘦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亮出了收款码:“扫吧。”

    鬼市的规矩——还价无悔。

    岳恒懵懵扫码支付了80元。

    黑瘦男子笑呵呵地收起牌子——血赚68大洋!

    岳恒醒过神来,无语地瞅了瞅手里的罐子。

    算了,拿回去养条小金鱼吧。

    他摇摇头,又走到隔壁的摊位前。

    隔壁摊主是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见到岳恒也是笑呵呵:“喜欢什么随便看。”

    岳恒蹲了下来,将青花罐子放在脚边。

    他左右看看,指着一件暗黄色的镇纸问道:“这件东西怎么卖?”

    老头摊主笑眯眯:“小伙子您可真会选,我这件是镇摊之宝,明代田黄石龙虎镇纸,你看这色泽、这雕工,还有这包浆…”

    “破损得有点厉害啊。”

    岳恒打断了对方的滔滔之言。

    这件镇纸残缺了一块,上面的龙尾不见踪影。

    老头面不改色:“残损才说明它是真正的老物件,不是那个,那个啥来着?”

    “对了,那个现代工业的残次品!”

    岳恒想了想:“我能上手吗?”

    “当然能啊。”

    岳恒拿过镇纸把玩了一下。

    沉甸甸的很有份量。

    他放回原处,问道:“多少钱?”

    老头笑道:“我看您是行家,您给个价吧。”

    岳恒:“八十。”

    老头差点没当场喷出老血来。

    合着您是抡大锤的啊,八十、八十、八十…

    就知道八十!

    他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不可能的,完全不可能!”

    这件镇纸虽然根本不是田黄石料。

    也的确属于残损品。

    但明代风格的雕工和包浆都不假。

    是真的老物件。

    只不过没有多少收藏价值,高了人家不要,低了又感觉亏。

    砸在老头手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岳恒撇撇嘴:“我看就值八十,要不你说个价。”

    老头咬咬牙:“一口价,五千!”

    天地良心,这个开价他真没觉得自己黑。

    “成交。”

    岳恒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扫码支付了5000元。

    然后抓过龙虎镇纸塞入口袋。

    干脆利落地走人。

    走的时候,岳恒没有忘记带走那只元青花缠枝牡丹纹罐。

    啥情况?

    老头完全懵了。

    他扭头看向旁边的黑瘦男子。

    后者同样懵:“秦大爷,您是不是打眼了?”

    “不可能啊!”

    老头叫屈:“这件东西我请好几个人看过,最多也就值这个价啊。”

    两人面面相觑。

    他们想不出岳恒为什么如此痛快的,跟抢宝一样把东西给抱走了。

    想来想去,最后猜测可能是岳恒自以为捡到大漏。

    所以才如此猴急。

    十几岁的孩子毛都没长齐,很正常的。

    而岳恒买下龙虎镇纸之后,没有继续在鬼市淘宝。

    他怕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

    ---------

    第一更送上,求票票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秦云萧淑妃〕〔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奇怪的先生们〕〔她真的不好哄〕〔猎谍〕〔无尽债务〕〔无限辉煌图卷〕〔柯南之夏威夷教练〕〔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顶级财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