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视频通古今:开局〕〔苟富(闲人日常指〕〔玄门第一仙〕〔林辰〕〔诸天从洛洛历险记〕〔骑砍帝国文明群星〕〔厉少宠妻入骨陆晚〕〔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我什么时候无敌了〕〔从我是余欢水开始〕〔民间诡闻实录之阴〕〔猎魔人在霍格沃茨〕〔漫游在影视世界〕〔修仙:从心动大律〕〔游戏:加入群聊的〕〔全能千金又野又飒〕〔星际种田:指挥官〕〔等我有钱以后〕〔复活帝国〕〔神级医婿林炎柳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从星海归来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同的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满腹疑团,但许婧初没有摘下挂在脖子上的螭龙玉佩。

    这是岳恒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而许婧初也有礼物送给岳恒。

    一条在地摊上购买的,带有平安扣的黑色手绳。

    价值五块钱。

    岳恒欣然戴在了自己手上。

    对于两人来说,代表彼此心意的礼物,价值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如果换成岳恒送许婧初一条廉价的手链。

    她同样也会很开心。

    下午空闲的时光里,两人玩遍了城隍庙景区。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岳恒载着许婧初回到了泰江一中门口。

    首发

    只见空荡荡的街道边,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许婧初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我先回去了。”

    声音里带着一丝心虚。

    岳恒点点头:“嗯。”

    许婧初从电摩后座跳了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劳斯莱斯旁边。

    她冲岳恒挥了挥手,然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结果刚刚坐上后座椅,许婧初的身体立刻变得僵硬。

    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妈妈。”

    少女低头轻声说了一句,不敢去看坐在旁边的女子。

    对方的容貌跟许婧初有六七分相似,尤其脸型跟鼻子简直一模一样。

    她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成熟美丽气质出众,只是一对丹凤眼透着几分凌厉,显出精明强悍的味道。

    这位女子正是许婧初的妈妈池清婉!

    许婧初做梦都没有想到,日理万机的老妈会亲自跑来学校接她。

    下午跟岳恒跑出去玩的事情,显然全部暴露了!

    池清婉没有理睬自己的乖女儿,她透过车窗玻璃目送着岳恒骑车离开。

    然后幽幽地问道:“婧婧,你记得答应过妈妈什么吗?”

    许婧初本来心虚得不行。

    听到这句话反而倔起了脾气:“我跟同学出去玩都不行吗?”

    池清婉凝视着她:“你敢说没有跟这个男孩子谈恋爱?”

    她并非那种顽固封建的家长。

    毕竟也曾年轻过。

    但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真的合适在一起吗?

    池清婉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陷入爱情的陷阱之中。

    她还未成年。

    许婧初扬起了下巴:“没有!”

    少女很清楚。

    自己向爸爸撒娇能得到所有,跟妈妈装可怜一无所有。

    “嗯,我相信你。”

    池清婉没有跟女儿辩驳,目光落在了她的脖颈上:“你脖子上戴着什么?”

    “没什么。”

    许婧初高涨的气势瞬间跌落,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试图将螭龙玉佩藏得更深。

    “是那个男孩子送给你的吧?”

    池清婉眼眸里闪过一抹笑意:“能不能让我看看?”

    许婧初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摘下玉佩递给了自己的老妈。

    池清婉接过看了一眼:“咦?”

    池清婉出身书香门第,她的父母都是泰江的名流,家世很是不凡。

    许婧初的外公是古董字画的藏家。

    而外婆独爱玉石翡翠。

    因此在这些方面,池清婉可谓家学渊源,在父母的熏陶下炼就了高明的眼力。

    她一眼看出这件螭龙玉佩属于汉代古物。

    玉质之佳十分罕有,两点鸽血沁色点龙睛更是让人拍案叫绝。

    把玩着玉佩,池清婉居然产生了将其没收的想法!

    “妈妈。”

    许婧初敏锐地觉察到了老妈的不良企图:“你看完了没有?”

    池清婉恋恋不舍地将玉佩还给女儿。

    心情颇为复杂:“他倒是舍得下本钱啊。”

    这件玉佩如果拿去拍卖,拍出八位数是没有问题的。

    池清婉想不到一位十几岁骑电动车的少年,竟然送给许婧初如此珍贵的礼物。

    她本能地产生了警惕。

    “妈妈!”

    这句带着质疑意味的话让许婧初很是不悦,握着玉佩将头扭向另一边。

    她不想跟自己的妈妈吵架,也不想听后者说岳恒的坏话。

    岳恒究竟是真心诚意,还是别有用心。

    许婧初自己能够判断。

    哪怕最后证明她看错了,也不会后悔!

    “妈妈错了。”

    池清婉立刻搂住了女儿的肩膀,柔声说道:“不该怀疑你的朋友。”

    许婧初叹了口气,靠入母亲的怀里:“妈妈,我爱你。”

    池清婉:“呃。”

    她觉得自己心里的算计,全都被女儿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竟是无言了。

    然后这位大总裁很想立刻打电话给许云天。

    跟他狠狠吵上一架!

    而就在母女两人斗智斗勇的时候。

    千里之外的京城,萧城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萧氏集团总部大楼。

    恍恍惚惚的他没有注意到,总裁办公室外面女秘书的眼神。

    自顾自地推门而入。

    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萧城身心俱疲,刚刚从私人心理医生那里过来。

    尽管做了心理疏导。

    可是在萧大少的脑海之中,那噩梦般的画面依然挥之不去!

    然而萧城万万没有想到。

    当他正想着在自己感觉最安全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目呲欲裂!

    “萧泰泽!”

    只见被萧城视为私人空间的总裁室里,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坐在了大班椅上,吊儿郎当地将双腿翘在价值百万的红木办公桌上。

    他珍藏那瓶90年罗曼尼·康帝干红被打开了,最喜欢的哈瓦那雪茄被对方叼在嘴里吞云吐雾,桌面上乱七八糟地摆着酒杯、烟灰缸、酒精灯、车钥匙…

    萧城差点当场脑溢血!

    这名闯入萧城私人地盘的年轻男子,正是他的堂弟萧泰泽。

    家族里臭名昭彰的纨绔子弟!

    萧城完全想不出。

    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货色,怎么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

    当真是想死啊!

    “城哥回来了啊。”

    平常畏萧城如虎的萧泰泽笑眯眯地放下了双腿,捏着雪茄冲他晃了晃:“你的雪茄不错,酒也很好,女秘书更漂亮。”

    “不愧为家族楷模,玩得多有档次,为你点个赞!”

    萧城听得面目狰狞:“今天我不想跟你计较,赶紧给我滚蛋!”

    “让我滚蛋?”

    萧泰泽的神情变得古怪:“我说城哥,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萧城毕竟不是普通人。

    见到萧泰泽的态度很不对劲,他立刻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萧泰泽抓起一只遥控器,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想给你看点好东西。”

    他的话音刚落,悬挂在墙壁上的百吋显示屏立刻点亮。

    三清观玄元真人的照片,赫然出现在上面!

    萧城的脸色瞬间变了。

    “城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的身份来历。”

    萧泰泽欣赏了片刻,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很精彩的。”

    玄元真人,本名张志亮,今年四十岁,出身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

    他的人生经历堪称丰富,上大学期间在网吧里整整混了三年,天天玩一款叫做反恐精英的游戏,痴迷到连续熬夜也照样精神十足。

    后来混不下去了,也没拿到毕业证书,就在社会上游荡。

    干过各种工作但都不长久。

    最后又在传销团伙里混了两年,上升到主管级别的时候被抓。

    刑满释放之后,他居然跑去太姥山当了道士。

    半年多前,自号“玄元真人”的张志亮来到京城。

    然后声名鹊起!

    说完玄元真人的来历,萧泰泽按动手里的遥控器,播放了一段监控视频。

    正是萧城跟玄元真人在静室里会面的场景!

    重温这一幕,萧城的双手都在发抖。

    “城哥,你知道吗?”

    萧泰泽抽了口雪茄说道:“玄元真人是孙家捧出来的,人想拿这位来下网呢。”

    “你倒可好,居然把他家的渔网给扯破了!”

    萧城握紧了拳头:“他死跟我没有关系!”

    “孙家可不这么想的。”

    萧泰泽冷笑道:“如果不是老爷子出面,你现在已经被抓进去了。”

    萧城的心里顿时一片冰凉。

    孙家的实力比萧家更强,这个锅十有八九是他背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就算我完了,这个位子也轮不到你来坐!”

    “城哥~”

    萧泰泽拉了个长音,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轻蔑:“睁大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吧,时代已经变了,就算你没得罪孙家,你也得让位。”

    萧城低吼道:“凭什么?”

    下一刻,萧城哑口无言。

    只见萧泰泽伸出右掌,一颗燃烧着烈焰的火球在他掌心上方浮现。

    “就凭这个!”

    萧城张了张嘴巴,感觉自己的咽喉无比干涩:“你,你觉醒了?”

    他跟家族里的不少子弟都曾有同样的机会。

    但他并非幸运儿。

    萧城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幸运儿竟然是自己最为鄙视的萧泰泽!

    此时他完全明白过来。

    为什么是萧泰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因为对方跟他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超能力者!!

    萧泰泽又按了下遥控器,显示器上的画面定格在萧城精神崩溃的那一刻。

    他尿湿的裤裆格外明显!

    “你找玄元真人是想找到害死萧真的人?”

    萧泰泽握掌熄灭了火球,笑嘻嘻地说道:“如果真有这个人存在,那我一定给他发块一吨重的大奖章,表扬他干得好。”

    这位被人称为萧家之耻的年轻男子,笑得无比开心。

    然而他的眼眸里深处。

    却隐藏着刻骨的怨毒和愤恨:“你跟萧真都该死啊!”

    ------------

    第二更送上,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她真的不好哄〕〔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六女仆〕〔我顿悟了混沌体〕〔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