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爸比从天降 第867章 不要求他
    第二天,杨季就带着含有毒素的针管来给墨启敖注射了。

    穆柠溪立刻出声反对:“大师兄,不是说好了么?观察三天,七天后才能再次注射,你为什么要违背原则?”

    哪有这么频繁的实验次数?大师兄这是在揠苗助长。

    杨季在研究所待了三十年了,许久没有出门的他不太会骗人。

    他拿着针管的手有点抖,含糊其辞的说:“实验方案是我的定的,我说该注射了就得注射。”

    “那你也不能违背实验原则啊!”

    眼看着杨季没有解释就要给墨启敖注射,穆柠溪直接抬手打掉了他的针管。

    看到自己辛辛苦苦调整的浓度样品被打碎,杨季非常愤怒的吼道:“你!我是你师兄!你的命都是我救的!”

    听到这话之后,穆柠溪对大师兄的尊重忽然降了等级。

    她看着愤怒之下的杨季,不卑不亢的说:“大师兄,就算你要做实验,也得考虑一下我们的身体状况啊。你就不怕这么频繁的注射,会出事儿么?”

    “出事儿又怎么样?这里是亨利研究所,你们都得听我的!”杨季愤怒的样子跟走火入魔了一般。

    穆柠溪忽然想到,大师兄如今已经四十多岁了。

    这个年龄段的人,身体各个机能应该都开始减退了,所以他应该是很渴望青春吧……

    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疯狂的执着于这项实验。

    穆柠溪挡在墨启敖面前,寸步不让的说:“大师兄,请你回去吧!休息时间没到,你没权利注射。”

    “你搞清楚,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们已经不是总裁和总裁夫人了,而是签署了契约的试验品!”杨季生气的踩了一脚地上的针管,扬长而去。

    被穆柠溪保护在身后的墨启敖挑了下眉梢,他的小妻子在关键时候还是向着他的!

    “疯子。”穆柠溪将门锁上,转而去找打扫房间的工具。

    当她拿着清扫工具出来的时候,发现墨启敖的反应颇为平静。

    “你想什么呢?”穆柠溪满心歉意的问。

    墨启敖平静接过她手上的工具,淡淡的说:“所以,是他们不守信用的。”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啊!

    “嗯。”穆柠溪点了点头,无论墨启敖做什么她都会站在他那一边,因为留在这里他们真的性命堪忧。

    “如果你不想违约那还有一个办法。”墨启敖缓慢的说:“你离开,我留下。”

    “什么?”穆柠溪不敢确定的看着他。

    “你留下血样离开,你的身体状况和正常人无异,无论你是不是不死之身十年之内都很难被人发现,十年后,你再回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丢下你离开呢?”穆柠溪非常郑重的说:“我一天都不会离开你的!”

    十年,照这个样子实验下去,墨启敖会被坑死。

    纠结了一会儿,穆柠溪说:“让厉路起诉吧,我们一起离开。”

    “下定决心了?”

    “是!”穆柠溪坚定的回答。

    “好!”

    墨启敖淡然一笑,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两人把简单的小房间打扫了一遍,然后开始做饭。

    住进这里之后,他就不再是什么大总裁了,而她,也不是穆医生。

    他们只是一对共患难的实验夫妻,每天做着最简单的事情,做饭吃饭,看剧打游戏。

    当然,这个时候,下围棋也是他们共同打发时间的游戏。

    可能是上次穆柠溪表现的太凶了,杨季连着三天都没有来打扰他们,直到第四天,他才又来找墨启敖。

    看着杨季手里的针管,穆柠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握着墨启敖的大手,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大师兄,你这次注射的是什么成分啊?”

    杨季连头都没抬,冷生生的说道:“和你无关!”

    显然,大师兄还在记恨着上次她阻止实验的事情。

    杨季将淡黄色的液体注射完毕之后,墨启敖的血管忽然青了一片,肌肉部位起了很多小疙瘩……

    穆柠溪捂着嘴说:“这是过敏了吧?大师兄,你到底弄了什么?”

    “没什么!”杨季立刻抽了墨启敖的血样,放回了试管架。

    穆柠溪抓住杨季的胳膊,恼怒质问:“大师兄,你是不是故意的?”

    杨季冷漠的朝穆柠溪看了一眼,不以为然的说:“他过敏了就好好休息好好观察,不可以吃饭也不可以吃药!”

    说完,杨季就离开了房间。

    靠!

    要不是因为这是她师兄,穆柠溪真的要骂人了。

    过敏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她不知道杨季弄了什么进去,万一墨启敖反应严重,那是会很危急的。

    穆柠溪抱着墨启敖,自责无比的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等厉路那边有了消息,我们就离开。”

    墨启敖坐在小沙发上,额头上都是冷汗,整个人好像忽然没了力气一样,很不舒服。

    “我扶着你去床上躺一会儿。”

    说是扶,穆柠溪其实是把他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在了自己身上。

    把墨启敖扶上床之后,穆柠溪给他盖上了被子,钻到被窝里用力抱着他。

    墨启敖闭着眼睛,原本淡朱色的唇,此刻却是苍色白的。

    “疼么?”穆柠溪摸一下他的额头,发现他发了低烧。

    墨启敖没有回答她,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

    怎么办?

    这是注射药物之后的过敏反应,因为药性不明确,所以她也不敢贸然用药。

    墨启敖身体一向都是很好的,现在因为她被折磨成这样,她恨不得咬死自己。

    “启敖,你一定要挺住!我去找大师兄,我要他告诉我刚才那管药的成分。”

    穆柠溪刚松开他,胳膊就被他抓住了,“不,不要去,不要找他!”

    尽管墨启敖神志都已经不清楚了,但还是阻止了穆柠溪去求人。

    穆柠溪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如刀割,“我就去问问他。”

    “不要求他,我没事儿。”墨启敖给了她一个勉强的笑容。

    穆柠溪怎么也无法相信,那个体能一向强大的男人会忽然虚弱成了这个样子。

    可即便是如此,他依然在为自己的尊严考虑。

    墨启敖,你为什么待我这样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