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叶萌萌是哪部〕〔无限血核〕〔邪王追妻:王妃很〕〔穿到男频爽文里艰〕〔开局就是一只废仙〕〔超级豪婿〕〔锦绣田园:农门媳〕〔强势婚爱:豪门老〕〔重生狂妃:太子殿〕〔先锋〕〔掌权人〕〔官场先锋〕〔位面之狩猎万界〕〔众神世界〕〔鬼医废材妃〕〔九星之主〕〔镇守府求生指北〕〔鬼眼医妃:王的盛〕〔重生之创业人生〕〔都市之绝代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十七章:脑补,脑补……
    白衣长剑,仙人入画。

    慕飞卿轻摇折扇,脸色平淡,慢慢的走向太湖岸边杨柳树下背刀而立的季三川。

    两人相距其实只有不过五六丈,但是慕飞卿却走得很慢很慢,他表面上风轻云淡,内心已经慌得一批,脑海里千回百转,正在不断地思索着解决办法。

    于是,他放慢了脚步,

    慢到了极致!

    远远的,季三川眼睛微眯,死死的注视着慕飞卿,眼中也有一丝疑惑。

    他旁边一个同门师弟突然嗤笑一声,说道:“看来这慕飞卿不过浪得虚名罢了,除了长得人模人样的,哪有一点功夫傍身的样子!”

    “不错不错,大师兄,你看慕飞卿,脚步虚浮,明显下盘不稳,这宗师之名,恐怕就是一个笑话!”

    季三川没有说话,可心里却也充满了疑惑,他在西夏的时候就对公子飞卿之名如雷贯耳,而且,在来唐国之前,他也记得师门前辈一在叮嘱,若能败慕飞卿,那必定能够狠狠挫败唐国的傲气。

    可长辈也在叮嘱,若事不可为就要量力而行。

    他记得长辈那郑重的表情。

    他不相信闻名天下的公子飞卿会没有武功,而且,他也知道,就在不久前公子飞卿不会武功的传闻也在唐国闹得沸沸扬扬,结果,还是以公子飞卿一剑惊天下而终止。

    可是,为什么一定有武功的痕迹都看不出来,难道真是假的?

    不,不可能是假的,

    假的怎么可能欺骗得了偌大的唐国,更何况还是唐国武林圣地琅琊阁的三榜榜首。

    突然,季三川瞪大了眼睛,

    他想到了自己面对师门长辈的时候也是如此,根本看不出长辈的任何武功痕迹!

    脑海中两个宗师字眼浮现出来,

    对,宗师,

    他想起师门长辈说过,当成为宗师就会返璞归真,和普通人一般无二!

    “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过短短几丈,他居然还要走这么久,这是害怕了吧!”

    季三川耳边继续回荡着几个师弟的嘲讽,他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低沉着声音怒道:“闭嘴!”

    众师弟面面相觑,不敢再说话。

    看着越来越近的慕飞卿,季三川脑袋乱了,缓缓拔出了刀,突然他又愣住了,

    不对不对,不正常,

    他为什么走这么慢,

    三榜榜首慕飞卿,不可能是害怕,这么做,必然有其他原因,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他望向慕飞卿,眼神一凝,

    宗师,绝对是宗师,

    这份宗师气度,一般人不可能伪装出来。

    季三川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

    对,宗师气度,

    作为一位宗师,有些无上的傲气,不屑于率先动手,他这是在给自己蓄力的时间,

    这,这就是宗师的自信吗?

    不对,不对,

    我根本不可能是一位宗师的对手,他为什么如此?

    看着慢慢走过来的慕飞卿,手中轻轻摇动着一柄洁白如雪的羽扇,心境平和自然,气度雅量高致。

    伴随着羽扇摇动,岸边柳枝千丝万缕,也随之不断摇摆,那就是一位学贯百家,融会贯通,已经开宗立派的一代宗师。

    可太奇怪了,这不正常,

    季三川额头已经冒汗了!

    自己挑衅一位脾气并不好的宗师,正常情况,这位宗师应该毫不客气,可现在慕飞卿却平平淡淡,如同散步一般来了!

    如果现在慕飞卿是如同传闻中那般召唤千万飞剑,携带着无上伟力而来,季三川不会有任何犹豫,拔剑就充了上去。

    可现在,太不正常了。

    两丈了,越来越近了,

    季三川浑身都冒出了汗水!

    突然,他脑袋里怔的一下,清醒了过来,

    这是一位宗师,自己如何能揣摩,

    宗师不可辱,这是正常的,可一位达到了返璞归真境界的宗师,怎么可能是自己能够揣摩的?

    自己的这些师弟虽然境界不高,但见识不凡,他们都在非议慕飞卿,那这人潮中非议的人怎可计量,但是,慕飞卿丝毫不在意,一点手段都没有展露出来。

    这样的一位宗师如此行事,必有高深莫测之举!

    季三川浑身僵硬着,想要拔剑,却根本动不了,看着越来越近的慕飞卿,他鼓起勇气看向慕飞卿的眼睛,

    这?好熟悉的眼神,

    这不是师父平日里看自己的眼神,

    对了对了,是这样的,

    返璞归真,慕飞卿与师父同为无上宗师,

    这是境界,与年龄完全无关,自己在他们眼中就如同小孩子一样,从头到尾,慕飞卿就没有把自己看做对手,不论自己怎么挑衅,都只是看小孩子一般,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他现在没有直接出手,反而如沐春风般慢慢走来,自然不可能是不会轻功,不可能是害怕自己,恰恰相反,

    他是在点拨自己,

    给自己机会!

    一定是这样,慕飞卿是唐人,自己一路挑战打脸唐国,慕飞卿不得不出手,可如同他之前所说,不想以大欺小,所以,他是在给自己机会,

    他并不愿意出手,即便是对方可以很轻易就打败自己,却不愿意出手,这是宗师的气度,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自己机会。

    对,一定是这样的,

    他是一位宗师,出手了,就是以大欺小,这对于一位宗师来说,终归是影响不好的。

    对,他要就说过,不愿以大欺小,

    可若是我不识趣,他就随手斩之,

    他,要对我下手了!

    杀意,那是杀意,

    已经这么久了,

    他已经不耐烦了吗?

    慕飞卿突然开口:“你的剑呢?你不是剑法最强吗?”

    “哐当”

    季三川浑身一颤,刀掉落在了地上。

    他在问我的剑,是在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一次让我出手的机会,否则,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他要杀我!

    突然,慕飞卿停了下来,

    季三川亡魂大冒,大喊道:“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

    他急忙躬身道:“公子飞卿不愧为天下第一人,季三川不自量力,妄图挑战您,实在是没自知之明。”

    “在您面前,我连拔剑的资格都没有,今日,感谢您让我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感谢您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机会,多谢您手下留情!”

    慕飞卿:“……”

    我难道又干嘛了吗?

    你都脑补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