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恋恋不风情〕〔在星卡游戏里做灵〕〔林十二夏悠悠〕〔天命神卦林十二〕〔撩人蜜宠:腹黑总〕〔柳萱岳风〕〔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天神殿萧天策〕〔云桑夜靖寒〕〔龙门战神〕〔龙门战神陆凡〕〔林辛言宗景灏〕〔林辛言〕〔林梓言宗景灏的故〕〔林梓言宗景灏目录〕〔女主林辛言男主宗〕〔夏知星薄夜宸〕〔小骷髅要长肉〕〔我本狂婿〕〔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五十九章:火力全开
    铁长老:“……”

    你给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又没有挑战你?

    我说过我能与你打成平手吗?

    虽然我是宗师?但我并不认为我能够打得过你啊!

    “装神弄鬼!”

    铁长老大喝一声,大刀在手。

    电石花火之间,铁长老的身影消失,大刀划破虚空,在空中留下一道清晰可见的切痕。

    这一刀非常快,一个受伤的宗师,就如同瘦死的骆驼依旧比马大,这一刀,依旧是在场所有人都不可能做到的。

    然而,慕飞卿却做到了后发制人,一剑划破长空,空间仿佛水面一般一层层的刺破。

    “轰——”

    刀罡剑罡同时破碎,慕飞卿和铁长老两道身影同时仿佛流星一般划过天际,瞬息间掠过几十丈之外。

    “嗯?”

    铁长老心里闪过一丝,紧接着就是一抹惊喜,大喊道:“一起出手,他不行了,他已经发不出最强的剑了!”

    他刚刚是硬着头皮与慕飞卿一战的,结果让他很开心,他可以肯定慕飞卿绝对中了毒,为了杀秦长老肯定已经爆发出了所有力量,否则,也不会和他对打的时候都只是旗鼓相当。

    听到铁长老的话,所有人刺客都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向着慕飞卿涌了过去。

    慕飞卿心中闪过一抹苦涩,

    这个技能是很牛逼,可是限制太大了,他选择发动技能的对象是铁长老,就相当于拥有了一个时辰的铁长老的力量。

    他最多能够做到的是与铁长老旗鼓相当的打一个时辰,可现在,铁长老这边加上邙山的人,先天高手都不下五位,更何况还有数十号后天高手,形式一目了然。

    眼看着被包围住了,慕飞卿也没办法步步撤退,右脚脚尖在地面上生根立定,重重一拧,踏碎石板,左脚向前猛然跨出,在脚底板触及地面之前,拓拔菩萨身前整条大道就轰然炸开,满地灰尘瞬间腾空,一片迷茫。

    慕飞卿趁机快速冲出,伸手一探,吸起地上一把大刀,一手舞剑一手挥刀砍向人群,顿时黑压压的杀手如大风吹拂麦田,万千麦穗不堪重负,纷纷向同一个方向倾倒。

    电石火花之间,就杀出一条血路,直扑铁长老。

    一股雄浑罡风遍布方圆十丈,掀起无数碎石,疾扑铁长老。

    铁长老知道慕飞卿做出这么大动静是为了防止被围杀,但他不需要如此,所以他穿风而过。

    “你已经中了毒,我看你能撑多久!”

    一步一掠后,铁长老身上那件完好无损的袍子开始出现丝丝裂缝,两鬓白发更是絮乱飞扬,连一侧脸颊都被扑面的罡气瞬间割裂出一条条细微血槽。

    慕飞卿仿若疯魔一般,一手长剑一手朴刀,疯狂朝着铁长老劈下。

    过程之中,慕飞卿还要不断的防备周围的人偷袭。

    这一战,直接将这座小村子打得粉碎,一片片土墙四分五裂,屋顶瓦片四处飞扬。

    一炷香之后,

    慕飞卿终于变得狼狈了,

    一袭白衣再不负那偏偏公子的出尘,浑身上下破烂不堪,头上的玉冠也不知道飞到了何处,一头青丝乱舞,浑身上下都带着鲜血,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敌人的还是他的。

    再一次四面八方的敌人包围过来,慕飞卿完全不顾体内还有没有元气,握着两把破烂不堪的大刀斩了出去,撕裂成两半,顿时人仰马翻,被割开的阵线不分敌我,面面相觑,仿佛水里的一个漩涡被砸破了一般。

    慕飞卿丢掉手里的两把破刀,他的剑早就已经七零八碎,手里的兵器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

    再一次捡起两把朴刀,他猛然转身,双膝弯曲,两把朴刀在他身前弯出一个半圆弧度,尘埃落定后,朴刀始终保持那个诡谲弧度,没有恢复平直。

    猛然冲出,久久不肯散去的浑厚气劲,随之在那个半圆中滚走凝聚,加上他自身的气机灌注,再一次冲入敌圈,翻来覆去来了一个三进三出。

    直接让敌人的战斗形态给冲破了,一时间居然诡异的形成了一种对峙局面。

    若不是慕飞卿身上的鲜血仿佛下雨天时屋檐的雨滴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都会让人感觉进入了时间静止了。

    沉默了半晌,铁长老拖刀冲出,卷起漫天灰尘,那种如日中天的散乱光芒在刀身上爆发,如水凝冰,犹如实质。

    铁长老的刀法很有讲究,速度犹如闪电,却在靠近慕飞卿时突然后退,速度更快了几分,一进一退又一近,刀出,如青龙取水刺向慕飞卿的胸膛。

    这一刀来得太快,慕飞卿的元气经过疯狂消耗,已经所剩不多,他丢掉两把朴刀,双手合十,卡住了铁长老的大刀,仅半寸,仅仅差半寸就刺进去了,那半寸之间,大放光明,那些刺客和慕氏护卫们都被这抹璀璨照耀得双眼刺痛,闭上眼睛后仍是泪流不止。

    铁长老咬着牙,拼命灌输着元气,浑身上下全是破绽,这时候,随便来一个先天武者,都能够取了铁长老的命,但是,战场没有如果。

    随着他的元气越来越磅礴,半寸的距离逐渐缩小,慢慢的就已经贴近了慕飞卿的衣服,然后刺破,有进肉的疼痛!

    铁长老眼神越发坚定,越发用力,越是这紧要关头,越是不能松懈!

    然而,就在这时候,

    他心脏突然一紧,有一种致命感袭来,

    慕飞卿又笑了,

    虽然蓬头垢面,脸上尽是鲜血,微微一笑,嘴角也有血迹流出,牙齿也都红了,但依然掩盖不了那绝美的容颜,那无与伦比的俊美,

    那是凡人不应该拥有的气度,

    “不陪你玩了!”

    慕飞卿突然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一瞬间,铁长老危机突现,

    几十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放弃,应该一鼓作气直接杀了慕飞卿,但是,那属于宗师的天地感悟却让他恐惧,

    那是死亡的预感,

    那是死亡来临前的征兆,

    这个时候,若是不退,

    他可能……不,是肯定会死!

    铁长老突然直接松手放了手里的刀,疯狂的后退,退,也如来时那般,十分迅速。

    两个呼吸,刚退了十丈,

    蓦然,天地风起,他眼中慕飞卿的身影瞬间变得云雾飘渺起来,仿佛是人,仿佛不存在,千变万化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这时,天空的明月分外朦胧,慕飞卿就仿佛一轮明月一般,那是与大道融合,天地即我,我即天地!

    “无上宗师!”

    “怎么会,你的功力怎么会恢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