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你一人回眸〕〔女神的合租神棍〕〔万古第一仙宗〕〔都市古仙医〕〔这个天下我做主〕〔无敌邪神柳无邪〕〔柳无邪徐凌雪〕〔太荒吞天诀柳无邪〕〔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最牛姑爷萧权秦舒〕〔他来自虚空〕〔大宋清欢〕〔系统之农妇翻身〕〔替补甜妃〕〔天地生吾有意无〕〔绝地求生之全能战〕〔魔眼小神医〕〔我和你的奇幻生活〕〔回到明朝爱上我〕〔诸天大造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七十七章:到嘴的名望值飞了,然后又来了
    “慕兄,慕兄!”

    这天清早,慕飞卿还没醒,院外就响起了李青雀的大呼小叫。

    慕飞卿简简单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出了门,一打开门就看到院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正是李青雀,而另外一个人,让慕飞卿有些诧异,居然是大内总管——缺悦!

    “悦公公怎么有空大驾光临?”慕飞卿走过去拱手询问道。

    这位悦公公身份不简单,乃是当今圣上身边的红人,来过慕氏好几次,每一次上门都是来替那位陛下讨要字画。

    唐皇是出了名的喜欢收集墨宝,自从慕飞卿在唐国文坛崭露头角之后,每逢他当文抄公写下几首名传天下的文章,这位唐皇必定派这位悦公公来取几幅墨宝。

    悦公公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太监,皮肤白得有些病态,看到慕飞卿,微微一笑,莫名的有些清冷,道:“慕家主,咱家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又要来麻烦慕家主了!”

    慕飞卿微微一惊,

    大哥的动作这么快,才这么几天就炒作起来了?

    唉,都怪自己过分优秀,

    即便是在这个封闭的时代背景之下,依旧抵挡不住自己的光芒。

    不过,作为一个有涵养的高富帅,必要的低调技能还是得掌控,慕飞卿很矫情道:“悦公公有事尽管吩咐!”

    悦公公有些不太好意思道:“咱家是来求一副唐骨贴的!”

    慕飞卿微微一愣,道:“唐骨贴?什么玩意儿,新出来的狗皮膏药吗?”

    悦公公:“……”

    李青雀急忙说道:“什么狗皮膏药,就是那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你别说你不知道!”

    慕飞卿……

    “谁起的名字,这么没文化?”

    李青雀嘴角一抽,弱弱道:“我父皇起的,他说这是那几句话充分展现了唐国的骨气……”

    “好名字!”

    慕飞卿义正言辞道:“这个名字乍听之下没什么涵养,但仔细一品,其实不然,唐骨两字,通俗易懂,单论境界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陛下的文学涵养,果然不同凡响,堪称当世一绝!”

    李青雀:“……”

    悦公公:“……”

    “慕兄,有点假了!”

    “不,这是在下真心实意,发自肺腑的对陛下由衷的钦佩!”

    “慕兄,真的假了!”

    “请不要侮辱我对陛下的崇敬之情,咱们陛下宏韬伟略,随便起个名字,也是旷古绝今,不行不行,我现在心潮澎湃,必须好好写一副,赠与陛下,以告慰这难得的知己难得!”

    李青雀:“慕兄,你真够不要脸的……”

    慕飞卿微微一伸手:“拿笔来!”

    这一瞬间,他已经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名望值朝他涌了过来,万万没想到这么一句话居然能够被唐皇亲自赋名。

    慕飞卿现在都有着难掩内心的激动,

    我错怪大哥了,

    他是真的明白了我,

    比我想象中做的好了很多倍,

    亲兄弟,血脉相连,心有灵犀一点通!

    “慕兄,是……”

    慕飞卿挥手打断道:“不用谈钱!”

    “不是,慕兄……”

    “不用客气,全当我对陛下的敬仰!”

    “慕兄,你听我说……”

    “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我觉得你不明白。”

    “我明白!”

    “……”

    悦公公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说道:“慕家主,咱家出京时,陛下专门嘱咐了,要的是本人所写!”

    “我就是本人……”慕飞卿突然愣住了,立马查看了一下卡片进度条,居然……没有一丝进展!

    这不符合常理,

    除非……

    “悦公公,你的意思是?”

    悦公公说道:“陛下的意思是,这句话是慕冲慕公子说的,由他写出来,送往边关,对士气鼓舞作用更大……”

    慕飞卿:“……”

    至于悦公公后面说了什么,他已经没有听了,

    他只知道一点,

    到嘴的名望值——飞了!

    “慕家主,慕家主……”

    看着慕飞卿悲伤的神色,悦公公很疑惑道:“慕家主您这是?”

    “没什么?”慕飞卿感叹道:“悦公公,你的武功是不是很高啊?”

    “慕家主何出此言?”

    “因为,要想练就绝世武功,就要忍受常人难忍受的痛……”

    悦公公:“……”

    李青雀:“……”

    慕飞卿:“我现在就很痛,痛心啊!”

    …………

    中午,慕之过就带着一副“唐骨贴”狗皮膏药的真迹送给了李青雀和悦公公,两人在慕飞卿忧伤的眼神中狼狈为奸笑呵呵的离开了。

    慕飞卿坐在椅子上,

    他感觉生无可恋,

    好大一波名望值啊,进度条起码能涨百分之二十啊!

    就这么走了!

    关键是,旁边的大哥还乐呵呵的说道:“三弟,怎么样,大哥做的不错吧,你那天说你不愿意借着爱国这种情怀博名声,我就立马明白了你的意思。”

    第一把刀狠狠地插进了心窝。

    “我当时就猜到,以你的无双之谋,不可能没有计划,当时就想起了你那次给的第三个剧本,叫什么娱乐圈纪检委那个,我就明白了,你是要利用这个机会给咱们慕氏捧一个新秀!”

    第二把刀插进了心窝。

    “于是,我就按照你的计划,通过一些手段,把唐骨贴转嫁给了慕冲那小子,你那天在姑苏城给这小子造势,我就知道,这小子就是你选的人,我也相信你不会看错人!”

    第三把刀插进了心窝。

    慕飞卿:“我想死……”

    “这一切都是在三弟你的计划中……咦,三弟,你怎么吐血了?”

    慕飞卿:“……”

    造孽啊!矫情啊!来啊,伤害啊!

    …………

    有着姑苏第一景的慕府,一夜之间,在慕飞卿眼里变成了灰白色,一切一切都那么凋零,都那么的悲伤,整个世界都仿佛充满了恶意。

    他静静地坐在小湖边,

    灰白的墙,灰白的树,灰白的阳光,

    还有灰白的进度条……

    “嗯?”

    慕飞卿突然诧异的看着识海里的卡片进度条,居然上涨了百分之二十!

    “卧槽,我做了什么?”

    慕飞卿一脸懵逼的站了起来。

    他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

    自从上次名望被抢,他就伤心了,一直在府里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事都没做啊!

    就在这时候,护卫统领陈通急匆匆跑了进来,拱手道:“家主,不好了,出大事了!”

    “出什么事了?”

    “慕冲少爷出事了,现在江南应天府给拿下了!”

    慕飞卿疑惑道:“应天府?应天府在金陵?怎么会抓慕冲?”

    应天府,是江南道总府衙门,直属朝廷六部,统管整个江南道,位于金陵城中,距离姑苏千里。

    虽然说如今慕氏在捧慕冲,给他的人设是高级喷子,看谁不爽就往死里喷,得罪人是肯定的,但也不至于让应天府派人来抓。

    陈通说道:“这……慕冲少爷受风满楼之邀,去金陵做了一次访谈……”

    “咦,这小子最近这么火的吗?风满楼都邀请他了?”慕飞卿有些诧异。

    风满楼乃是当世第一风媒,一般邀请的人都是江湖名宿,一般的武林新秀就算是倒贴钱,风满楼都不会邀请。

    陈通点了点头说道:“这段时间,因为唐骨贴的流传,慕冲少爷的名声那是广为流传,连蔡汐大儒都亲口称赞慕冲少爷,世人送了一个外号,就叫唐骨!”

    慕飞卿很吃味,

    这明明该是我的!

    “然后呢,慕冲怎么被抓的?既然受风满楼邀请,一点小事儿,风满楼会替他摆平的吧?”

    陈通说道:“慕冲少爷在金陵的时候,碰到了金陵刺史刘焉,此人是大学士杨志群的弟子,自然容忍不了慕冲少爷骂杨志群,两人一碰面就争吵了起来,慕冲少爷一气之下,逮着刘焉揍了一顿,然后就被应天府给拿下了!”

    慕飞卿微微皱眉,说道:“怎么这么冲动,不管他,让这小子吃点亏,关他给十天半月的,咱们都是文明人,怎么能够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

    陈通继续说道:“本来是有护卫拦着的,但是刘焉越说越过分,说家主你就是个废物,什么都不懂的乡野村夫,妄谈国事……”

    “打得好!这种人就该打,往死里打,冒烟的打!”

    陈通:“……”

    “家主,您认真的?”

    慕飞卿义正言辞道:“不是他骂不骂我的事儿,而是这人真的该打,慕冲做得不错,我支持他!”

    陈通:“……”

    “刘焉被慕冲少爷冒烟的打了一顿,被刘焉以袭击朝廷官员的罪名给拿下了,据说是要判个三五年的!”

    慕飞卿点了点头,道:“他只是被抓了,没吃亏吧?”

    “没有。”陈通说道:“慕冲少爷非常硬气,在被抓的时候,大喊了一声“家兄慕飞卿”,然后甩开捕快的枷锁,大摇大摆的进了顺天府,公堂上又大吼“家兄慕飞卿”,愣是让一众顺天府官员给拦住刘焉,没让他动手!”

    慕飞卿:“mmp……”

    我总算明白我这名望值怎么来的了!

    …………

    慕飞卿总算是明白了那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然唐骨贴的名望他丢了,

    却得到了一波长期生意,

    现在他去外面随便逛一圈,都会听到别人吐槽:“你以为你哥是慕飞卿啊!”

    “你有什么了不起啊,你以为你哥是慕飞卿啊!”

    “你……,你以为你哥……”

    慕飞卿总是听得满头黑线,

    不由得想起那一句“我爸是某某……”

    这还真是一笔不小的收获,唐骨贴最多只能带来一时的名望,可这一句家兄慕飞卿……绝对会成为一句千古流芳的口头禅,

    毕竟当年那一句“我爸是某某”,可是十多年都依然流传在人们口语之间。

    “家兄慕飞卿!”

    听着真蛋疼,

    但这莫名来得一股自豪感是怎么回事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