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狂婿秦飞杨若〕〔回忆热血传奇〕〔黑雾之下〕〔半生道〕〔当世界拥有异能之〕〔艾泽拉斯新帝国〕〔锦戎〕〔罗碧姜竹〕〔斗罗大陆之圣帝龙〕〔漫漫仙路奇葩多〕〔我在王者荣耀捡彩〕〔万世之侠〕〔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日月风华〕〔空间农女:将军赖〕〔玄门遗孤〕〔农园医锦〕〔神魔劫之鬼医太逆〕〔海贼之炎帝降临〕〔悠闲桃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八十二章:简直无解的技能
    山坳口月色与阴影之间,仿佛有一面无形的镜子,当雪亮短剑自张白羊身旁鞘中飞出,化为流光而去之时,当即卷起漫天飞舞的落叶中,一瞬间,那低沉嗡鸣在眨眼不及的时间段内变成风雷般的咆哮。

    短剑瞬间放大,仿佛卷起涛涛波浪,碧海汹涌,浪涛击天!

    昆仑圣地的御物术,乃是天下天下最顶尖的武技,这门武技有蓬勃伟力,却少有人能够修炼成功,因为只是一个入门条件就难倒了九成九的人。

    本命物!

    蕴养一个本命物,不但需要花费很大功夫寻找,还要耗费无穷无尽的精力去培养,但纵然前期投资巨大,成功率也是百里难一。

    而这个本命物,一旦成功,就是一辈子不能换,若是有缘分得到了一样强大的本命物那就真是天道眷顾,可如果蕴养成功的是一个废物,那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过,修行昆仑御物术的人,都会将本命物作为底牌,极少动用,所以,即便是有些人成名多年,依旧没人知道他的本命物是什么。

    就比如这张白羊,当年被昆仑驱逐之后,在江湖上也闯下了不小名头,可没人知道他的本命物是什么,

    直到这一刻,

    他要与慕飞卿速战速决,所有出手就是最强底牌,

    本命物自然也暴露出来,一把短剑!

    可是,短剑也是剑啊,

    慕飞卿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浪费了,浪费了,

    又浪费了一个技能!

    …………

    “神兵八凶剑!”

    躲在远处的霍景桓突然站起来大吼:“慕兄小心,这是八凶剑!”

    就在一瞬间而已,那柄短剑突然炸裂开,一道剑阵浮现,直接笼罩了这座山坳,笼罩了虚空,共有八柄飞剑飞出,都只有巴掌长,通体晶莹剔透,绽放腾腾杀气。

    霍景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他没想到张白羊的本命物居然会是昆仑神兵,

    莫说八凶剑成了本命物,即便张白羊只是单纯以八凶剑对敌,手持八凶剑就足够比拟一般的无上宗师了,更何况如今是以御物术的形式出来!

    他虽然长期在边关,对中原形式不是很清楚,但也听过慕飞卿是无上宗师的事情,本来他还认为两人应该是有一战之力的,可现在这一刻,他只希望慕飞卿能够逃生。

    他着实不愿意为了救他,连累了慕飞卿的性命!

    慕飞卿依旧负手而立,不过刹那之间,八凶剑迅速劈斩过来,快逾闪电,八柄飞剑切过山石树木,那坚硬的山石跟豆腐似的,当即就被分割成了很多块。

    八凶剑剑阵,

    这是张白羊的底牌,当这一剑出去,他基本已经预料到了慕飞卿的结局。

    然而,他的表情却瞬间凝固了!

    “怎么可能!”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慕飞卿宛若游龙,居然在剑阵中漫步游走,没有任何章法,可偏偏总能够不偏不倚的躲过八凶剑的攻击,毫发无损!

    “难怪世人都说公子飞卿有天榜战力!”

    张白羊感叹了一句,双手合十,瞬间恰了一个剑诀。

    同一时间,除了被慕飞卿挡住的一把飞剑之外,其他七柄飞剑先后劈来,剑光竟然如惊涛般,掀起一片骇浪,一浪比一浪高,十分可怕。

    这组剑阵了不得,第一剑发出后,第二剑来袭,剑光强盛了一截,接着第三剑劈来,剑光再次拔高了一大截。以此类推,一剑比一剑威力大,那是真正的一重又一重剑浪,光芒璀璨,迫人心魂。

    它们的力量在叠加,不断的增强,当第八剑劈来时,宛若一片剑海降临,恐怖惊天!

    “我不信你还能躲得过……卧槽!”

    张白羊话没说完就爆了一句粗口。

    你他娘作弊了吧!

    这还能躲开!

    不仅仅张白羊懵了,

    其他的慕氏护卫们以及霍景桓都懵了,

    他们突然有种怀疑,慕飞卿是不是在故意逗张白羊,

    因为,之前慕飞卿表现出来的就是堪堪躲过,可现在,依旧还是堪堪躲过!

    仿佛慕飞卿能够计算到这根本没有规律的飞剑痕迹,总是在最后一刻不偏不倚的避开飞剑。

    …………

    谁都想不到,其实此刻的慕飞卿就仿佛一个傀儡一般,身体虽然在动,其实脑海里的思绪已经漂浮起来了。

    他现在的身体,完全处于托管状态,

    丝毫不用担心,

    反正不管张白羊爆发出多强的力量,在这一个时辰的技能时间里,张白羊都不可能打败他,两人会形成一个诡异的旗鼓相当的局面。

    他只是在感慨,还好当时有霍景桓提醒了一句,没有贸然使用空城计技能,否则现在起码是重伤了。

    张白羊这一手御物术真的太恐怖了一些,若是能够掌控,越阶而战都是小意思,直接跨境界而战都不是不可能!

    “咦,怎么收手了!”

    就在慕飞卿暗自计算的时候,张白羊突然探手将八凶剑给收了回去,八把飞剑在夜空中盘旋飞舞,雪亮如光明。

    张白羊看着慕飞卿,说道:“公子飞卿果然名不虚传,是老朽小瞧天下人了,飞卿公子可要准备好了,老朽还有一式……”

    慕飞卿眉头一挑,急忙道:“是不是接下你这一式你就认输不打了,咱们都是文明人对吧,说话算话!”

    张白羊:“……”

    “老朽的意思是,我再出一招,也该飞卿公子您出手了,虽然咱们是敌人,但我也很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剑神一笑!”

    话音未落,天空中八凶剑嗡鸣,突然再一次分裂,无穷无尽,一朵朵剑花,仿佛水花一朵又一朵,天地间被剑幕笼罩,晶莹无比,仿佛大雨滂沱。

    光幕耀眼一朵巨大的莲花绽放,既是防御也是进攻,花瓣张开时,有一股新生之力,崩开长空,铺天盖地般如洪流滔天。

    “跑!”

    陈通吓的脸色苍白,抗住霍景桓就往远处跑,

    一时间,原本已经躲得很远的慕氏护卫们全都策马狂奔,

    一场剑雨将落下,

    恐怕这座山都要塌一半。

    慕飞卿毫无征兆的笑了,

    那一瞬间,让皎洁的明月失色,

    腰间一直未动过的剑,骤然发光,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探出。

    “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