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你一人回眸〕〔女神的合租神棍〕〔万古第一仙宗〕〔都市古仙医〕〔这个天下我做主〕〔无敌邪神柳无邪〕〔柳无邪徐凌雪〕〔太荒吞天诀柳无邪〕〔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最牛姑爷萧权秦舒〕〔他来自虚空〕〔大宋清欢〕〔系统之农妇翻身〕〔替补甜妃〕〔天地生吾有意无〕〔绝地求生之全能战〕〔魔眼小神医〕〔我和你的奇幻生活〕〔回到明朝爱上我〕〔诸天大造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一百八十章:迎新娘
    . ,最快更新开挂无敌世家子最新章节!

    苍天云遏低,枯黄的长草伏在地面上,被清风拍打的瑟瑟发抖。

    慕飞卿缓缓走在小道之上,道路夹杂在田垄之间,又瘦又长,不远还有几株枯黄的老木立在两旁。

    前面那泥田里,有老农牵着一头大水牛缓缓离开,随意在田埂上杂草丛里擦了擦腿上的泥巴,穿起一双草鞋,打开腰间的竹筒,有一股浓厚的酒香飘散出来。

    慕飞卿脚不沾地,慢慢跟在后面,那老农并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倒是那头大水牛时不时的扭头打喷嚏,冲着慕飞卿“哞哞”的叫唤着。

    夕阳无限,小村子里已经有炊烟袅袅升起。

    “哔哔~~滴滴~~”

    一阵喧闹的声音响起,惊得少年抬起了眉头。

    牵牛老农走到一颗大榕树便停了下来,牵着牛让到一旁,那大榕树起码有五六个成年男子的怀抱那么大,郁郁葱葱。

    慕飞卿也跟着让到了榕树旁,只见越过一个小土包,一行人从田地中开出来。

    “哔哔!”

    喇叭唢呐的声音肆意的响着,刺耳的韵律声让地上的草木都抖了几分。

    原来是村人娶亲,放着唢呐,鸣着笛。

    两行人中间抬着藤木制成的抬椅,一身大红色的新娘子正紧紧的抓着抬椅把手,身子随着抬椅晃来晃去。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应是怕误了时辰,娶亲的人脚步如飞,赶紧往村子里面跑。

    而就在那迎亲对于后面,一个少年紧紧的跟着,腿脚有些不太灵便,一瘸一拐的,却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靠近,也不落下,目光失踪盯着那抬椅上的新娘。

    少年的眼睛通红着,没有任何血色,整个人说不尽的憔悴模样。

    那一幕落入眼帘,

    慕飞卿突然想起一句小调——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那该是何等悲哀心死,才能在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如此心碎。

    “唉!”

    带到那迎亲队伍远去,那跟在后面的少年也离去,牵牛的老农才重新牵起水牛,叹了口气,嘀咕道:“造物弄人啊,孩子!”

    慕飞卿有些疑惑,走过去,问道:“老丈,这少年为何如此?”

    那老农这才注意到旁边居然还站着一个人,不过,因为慕飞卿那一份融于自然的气质,倒不像以往那些普通百姓见到慕飞卿时的战战兢兢。

    这老农倒是一副面对普通后生仔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道:“那后生仔是那新娘子的弟弟。”

    慕飞卿问道:“纵然是姐弟感情好,姐姐出嫁,弟弟也不必如此哀伤啊?”

    老农叹道:“这个后生仔命苦啊,姐姐爹娘被卖给村里刘老爷家,给他家那病死的小少爷当冥妻,小弟不干,却拗不过爹娘,想带着姐姐逃走,却被家里兄长父母打断了腿,喏,你看到了,好好一个后生仔,下半生就成了瘸子!”

    慕飞卿心头一颤,道:“这……有违我大唐律法啊!”

    老农看了眼慕飞卿,说道:“你这后生仔读过几年书吧,把脑子读坏了,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更何况,那是父母的决定……”

    老农一边说着,一边牵着牛摇头远去,还嘀咕着:“落到这样的爹娘,是投胎的错啊……”

    慕飞卿站在榕树下,

    他对唐律可以说倒背如流,有绝对规定不允许买卖子女,更何况还是卖做冥妻,就相当于直接送女儿去死,去做陪葬。

    只是……

    听那老农的话,这种事情也算是司空见惯了。

    慕飞卿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己所处的环境,让自己的双眼被蒙蔽了太多太多,

    说是这些村名愚昧无知吗?

    只能说,这就是时代!

    …………

    村里一座大院,喧闹非常。

    喇叭唢呐一起吹响,闷声的炮仗也被点燃,院子里的气氛瞬间就热烈到了极点。

    一个穿着新衣的老妇人从院墙后转了出来,她泛着喜色走到新娘身边,并肩站着。

    只是,这时候,该有的新郎却没有出现,一低头,老妇人怀中赫然抱着一只大公鸡。

    公鸡系着红绳,红冠红羽,它双脚被人牢牢抓着,转着头,黑眼珠子倒映着院中宾客。

    “请新郎新娘拜堂。”

    抹着白粉红腮的媒婆尖声叫着。

    全院的气氛再度达到一个高潮。

    一个少年趴在院墙上看到这一幕摔了下来,听着里面的喊礼声,他靠在墙角,失声痛哭了起来,浑然没有注意到断的那一条腿绑着的夹板已经脱落,鲜血四溢。

    慕飞卿在小巷口,静静地看着那少年嚎啕大哭,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只是微微有些感叹。

    良久良久,那少年已经哭到声嘶力竭,垂然的坐在墙角,瘫软无力。

    慕飞卿缓缓走了过去,坐在那少年旁边,取出一块丝巾,递给那少年,说道:“现实就是如此,很多时候都让你无力,你没办法反抗,你也没办法挣扎,只能够默默承受!”

    少年接过没有接过慕飞卿手里的丝巾,只是看了慕飞卿一眼,缓缓说道:“我不想默默承受,我恨,这天下只有姐姐把我当人看,她也是世上唯一一个对我好的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那么好的人却要遭受如此命运,我恨,我恨我为什么不能保护她!”

    慕飞卿轻叹道:“你还恨你的父母,你还恨你的兄长,你还恨买你姐姐的这一家人……你,想杀了他们!”

    “你是要劝我放下仇恨吗?”

    “不不不,”慕飞卿摇头道:“我这人,最反感那种不明白别人痛苦,只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去劝别人的那种人,真的很恶心!”

    “我无法做到感同身受,所以,我不会劝你放下仇恨,但是……你报完了仇,还跑到我的地盘去搞鬼,就是打我的脸了,打了我的脸,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不死不休!”

    那少年无奈一笑,道:“还是被你看破了。”

    就在那一瞬间,周围环境变了,

    没有什么袅袅炊烟,也没有什么迎娶新娘,有的只是一座破败不堪的无人居住的村庄,断壁残垣,蛛网密布。

    慕飞卿站起来,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给我看的这个故事是真的,你也是因此含恨而死,只是,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成为妖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