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狂婿秦飞杨若〕〔回忆热血传奇〕〔黑雾之下〕〔半生道〕〔当世界拥有异能之〕〔艾泽拉斯新帝国〕〔锦戎〕〔罗碧姜竹〕〔斗罗大陆之圣帝龙〕〔漫漫仙路奇葩多〕〔我在王者荣耀捡彩〕〔万世之侠〕〔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日月风华〕〔空间农女:将军赖〕〔玄门遗孤〕〔农园医锦〕〔神魔劫之鬼医太逆〕〔海贼之炎帝降临〕〔悠闲桃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三百一十九章:修行第一个词,身份
    . ,最快更新开挂无敌世家子最新章节!

    鼻涕虫懵了,他没想到这仙女姑娘会突然变脸,那种天然身份落差而导致的悲哀让他脸色涨红,一个字不敢说,紧紧的靠着慕飞卿,双手紧紧的抓住衣角,极尽卑微。

    “仙子请住手,”慕飞卿眼见那少女修士就要动手,急忙大声道:“仙子请原谅我这小兄弟没见过世面,第一次见到仙子风采,多有失礼之处,还望见谅!”

    “哼!”少女冷哼,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只见巷弄之中,那少女好像一步就跨到了鼻涕虫身前,她那只晶莹如羊脂美玉的纤手,迅猛拍向草鞋少年的天灵盖上。

    在那一瞬间,慕飞卿一把提住鼻涕虫的肩膀,用力一拉,将鼻涕虫提起来,在离地半尺,错开那少女一掌,两人的身体撞到一起,靠到老青牛身上。

    但是,那少女也不知道是没料到慕飞卿二人能够躲开,还是一时不查,居然在落地之时,脚下一滑,直接栽倒在地,恰巧,那地上有一摊牛粪,还热腾腾冒着气!

    少女整张脸直接扑倒牛粪里,溅死一摊粪渣。

    “艹!”

    慕飞卿脸色大变,抬头往远处望了一眼,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抓起还在迷茫中鼻涕虫,将那百十斤的鼻涕虫扔到牛背上,他翻身上背,狠狠一拍牛屁股,老青牛受惊,撒开蹄子就跑,就在那一瞬间,一股黏糊糊的牛粪又喷了出来。

    不偏不倚,刚好喷在爬起来的那少女脸上,粪上加粪!

    “mmp……”

    慕飞卿哀怨的爆了一句粗口。

    身后传来了少女气急败坏到几乎疯狂的声音:“狗杂种,我要杀了你们,啊!!”

    索性青牛跑得快,慕飞卿也知道在这太古里,不论外界多么强大的修士,到了此地,也不过就是体魄比普通人强一点,至于特殊的就不提,这少女明显不是武道修行者。

    青牛仿佛脱缰野马狂奔,飞快消失在消失在巷子里,在回头时,已经看不到那少女的身影了,慕飞卿这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修士终究是修士,即便在这镇子里没有了修为,但也有很多防不胜防的手段,他虽然不怵,但终归是个麻烦事儿,而现在的他,的确不适合强行使用一些手段。

    虽然在他眼中,那少女弹指可灭,可为了这么一个人打破自己的计划,属实不划算,

    只是,恐怕这是死仇了。

    这些修行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中人,纵然到了这镇里没有了修为,一个个那种心高气傲,天然的优越感却不可能减少,被两个市井少年整得这般狼狈,不结下死仇才怪,毕竟,这是粪上加粪啊!

    一想到死仇,正在快速奔逃的慕飞卿就不由自主的抬起了头,望向私塾方向,轻声道:“齐先生,你这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给啊,这梁子,解不开了!”

    他看得很清楚,这一次又是被人算计了,这场冲突从一开始就被算计好了,每一步都是定好的,怪不了鼻涕虫,也怪不了他!

    老青牛跑得非常快,仿佛狂风吹来,鼻涕虫那一串长龙鼻涕在风中极尽豪迈,他趴在牛背上,胆汁都快要被抖出来,才勉强翻了个身,喊道:“老大,怎么办啊?我们得罪了仙人!”

    慕飞卿低头看了鼻涕虫一眼,说道:“你小子怕个屁啊,她是修士,你他娘的现在不也拜入仙门了吗?跟着你那个师父,怕个鸟!”

    鼻涕虫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对对对,找师父,找师父,师父说过,天一门是苍溪州大门派,不怕事儿……只是,这苍溪州又是哪儿?”

    “离恨天七十二道州,苍溪州位居其北,乃是七十二道州修行门派最多的几个州,能够在那里立足,天一门实力肯定不弱,保得住你!”慕飞卿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鼻涕虫擦了擦鼻子,疑惑道:“诶,老大,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说书先生说的。”

    “我怎么没听过?”

    “哪来那么多废话!”

    …………

    曲家宅院里,曲漓江终于在林序之和其父曲员外的开导下,很艰难的接受了一个新的世界观,将他多年的执念破了个一干二净。

    自己这个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居然是个不存在于世间任何地方的神秘地域,这个世界是那么大,大到他无法想象。

    这个地方叫离情天,没有王朝,没有官府,没有律法,出了这个镇,外面就是个杀人放火没人管的世界,这个镇子不在特定的环境下,根本不可能出得去,也进不来。

    外面的普通人,都是最底端,最没有发言权的人,这种人,连当奴仆都不一定有资格,只能依托于修行门派之下,世世代代为修行仙门的附属,要想出人头地有人权,只能靠修行。

    这个世界多残忍啊!

    曲漓江脸色苍白的蹲在角落,双眼无神,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也好卑微,渺小,失落,无助,他突然又想去找慕飞卿吵一架了,就算被整得灰头土脸,他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的冲击。

    侍女婴宁也蹲在角落,伸出手静静地抱着曲漓江,一句话也不说,紧紧的抱着曲漓江。

    良久,曲漓江才缓缓站起来,看向婴宁。

    婴宁甜甜一笑,道:“少爷,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跟你一起。”

    曲漓江眼中闪过一丝光泽,然后扭头跑进屋里,看到正在喝茶的道人林序之,跪倒外地,说道:“仙长,我要跟你去修行!”

    林序之放下茶杯,将曲漓江扶了起来,说道:“你我没有师徒缘分,你跟我回山门,你的师父在烟霞山。”

    曲员外以为是林序之在生曲漓江的气,急道:“道长,犬子无知,您……”

    林序之微微一笑,摆手道:“居士不要误会,是令郎之大气运与天赋,不是贫道所能承受的,他的师父,贫道当不起,他的师徒缘分,在我烟霞山,却不在我,而在我烟霞山掌门!”

    …………

    来到鼻涕虫的家里,慕飞卿终于见到了那位天一门的仙师,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黑色钵盂,穿着一件黑色长衣,却又盘着一个道士发鬓,非僧非道。

    老人自称天一门长老吴三生。

    当鼻涕虫将刚刚在梨花巷的遭遇讲给吴三生听后,吴三生只是很随意的挥了挥手,道了一句无妨。

    然后,吴三生又打量了慕飞卿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你与修行无缘,没有灵根,无法觉醒,气运也薄弱,终其一生,也只是碌碌无为的普通人。”

    “师父,有没有其他办法啊,老大,老大他那么聪明。”鼻涕虫急道。

    吴三生摇头道:“若是没有泼天机缘,修行无望。”

    鼻涕虫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求道:“师父,您这么神通广大,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的,要是,要是老大不去,我也不去了,没有老大,我……”

    “住口!”

    鼻涕虫的母亲戚大婶吓得一巴掌拍在鼻涕虫脑袋上,恶狠狠吼道:“你懂什么,你闭嘴!”

    鼻涕虫委屈的看着自己母亲,没敢继续闹腾。

    戚大婶搓着手看着慕飞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飞卿啊,你看这……有些事情没办法强求,就是命……”

    “戚大婶,”慕飞卿微微一笑,说道:“无妨,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叫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鼻涕虫能入仙门,这是他的机缘。”

    说着,慕飞卿拍了拍鼻涕虫,说道:“去了天一门,好好修行,加油,我还有些事情要做,你走的时候,我可能不能来送你了,你自己好好保重!”

    “老大……”

    看到慕飞卿转身,鼻涕虫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拉着慕飞卿的袖子,哭道:“老大,你不罩着我,要是我以后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怎么办,你说过的,要一辈子罩着我的!”

    戚大婶偷偷看了一眼吴三生,狠狠一巴掌拍在鼻涕虫屁股上,骂道:“你这混小子,没出息,你要这样,以后丢了仙师的脸怎么办?”

    “无妨。”吴三生摆了摆手,道:“小孩子,这样也正常,等以后进了修行界,一切都好了。”

    慕飞卿好一阵子劝说,才终于劝得鼻涕虫把他松开了,然后逃一般的跑了出去,翻身道牛背上,快速向着镇子中央而去。

    鼻涕虫站在门口,不住的抽泣着,胖乎乎的脸蛋乌漆墨黑的,鼻涕甩了一脸,吴三生缓缓走到他身后,低声道:“你要明白,当你踏入修行界那一刻,你和那个少年就已经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他是这个世界最底层的凡人,而你,将来会成为他看都看不到的人物。”

    鼻涕虫抽泣着,不服气道:“才不是,他是我老大,他说了一辈子罩着我,有他在,才没人敢欺负我!”

    戚大婶生怕鼻涕虫惹怒吴三生,气呼呼说道:“你个臭小子,你懂什么,那慕飞卿有什么,什么都没有,你跟着他有什么出息,现在仙师收你为徒,你就好好跟着仙师修行,慕飞卿就是个下等人……”

    “不是!”

    鼻涕虫突然朝着自己母亲发出了一声咆哮,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对母亲说话:“你胡说,老大是仙人下凡,他比谁都厉害,我从小没有爹,要不是他,我都被人欺负死了,你不清楚吗?”

    戚大婶顿时脸色涨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