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翟浩卢思影〕〔开局成了二世祖〕〔特种兵之神级提取〕〔我不好哄的〕〔乔箐燕衿〕〔末世胖妹逆袭记〕〔贝乐顾柏衍〕〔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剑尊叶玄〕〔团宠龙女萌萌哒〕〔豪门女婿〕〔陈华杨紫曦〕〔九鼎集团〕〔女神的上门狂婿〕〔废婿归来陈华〕〔韶华缘梦录〕〔我的渡灵师大人〕〔林木〕〔闪婚总裁契约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挂无敌世家子 第三百二十一章:修行第三个词,杀
    . ,最快更新开挂无敌世家子最新章节!

    阳光下,一缕缕淡淡的金黄落下,太古镇的田园风光更加美丽,这是最为原始淳朴的味道,在镇子中央,很空旷的一块杂草地中,有一棵大树,枝繁叶茂,不论春夏秋冬都生机盎然,不过却没有人认识这是什么树,树冠极大,青叶繁茂,就如同一柄大伞,遮住了阳光,落下阴凉一阵一阵,树枝上挂了很多平安符,都是镇里人祈祷树神庇佑所挂的,红红绿绿的,别有一番风味。

    慕飞卿骑着牛到了树前,缓缓下来,从背上取下那把朴刀,仰望着这棵大树,轻声嘀咕道:“多有得罪了,让你帮我保管了十多年东西,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给我,但我不能不取,纵然是付出代价,我也要……”

    有清风吹来,老树传来一阵飒飒的声音,那茂密得几乎密不透风的树叶中居然飘下来一张牛皮纸,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慕飞卿脚下。

    慕飞卿举着朴刀,挠了挠鼻尖,砸吧了一下嘴边,说道:“我都起范了,你好歹跟我坚持一下呀,这么草率的么?”

    摇曳的树叶突然静止了两息,然后就疯狂摇动起来,数不尽的树叶疯狂飘舞,看上去就像是一把把细小的飞剑,不断的盘旋着,酝酿着一个大招。

    “开个玩笑,告辞!”

    慕飞卿吞了吞口水,捡起牛皮纸,撒开脚丫子就溜,正在吃草的老青牛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当慕飞卿狼狈逃窜时,那老树又一次恢复了平静模样,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偶尔会掉落几片树叶。

    慕飞卿跑到一条小巷时,将牛皮纸翻开,只见上面写着一段文字,但这些文字充满了一种古朴沧桑,大气磅礴,只看一眼,就能够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但是,这些字,慕飞卿一个都不认识。

    他又往下看,在结尾处,终于出现了一句他能够看得懂的文字:嘿嘿,看不懂是不是,高深莫测有木有,告诉你,我自己都不认识,我随便画的!

    慕飞卿嘴角一抽,差点没忍住把牛皮纸给撕了。

    就在这时候,牛皮纸上的空白之处,居然缓缓的浮现出一行字迹,那一瞬间,慕飞卿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被拉入了另一个世界,俯视着山川湖海云深处。

    那些字,一个一个的出现,牛皮纸仿佛在演化,仿佛岁月在剥落一般:

    “道冲,渊兮,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慕飞卿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摄入了那个大道五十,遁去其一,天衍四九,一个法则混乱却又充满了规矩的世界,但是,他不知道这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他一直在等,十六年前,他就在等如今这个时机,只有这段时间,太古打开之时,天命才会有一丝松懈之时,那时候,才是他离开这里的时机。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躲避在这里,就是为了躲开天命的视线,从他醒来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普通人的身份,因为过了太久太久了,久到他根本猜不到如今是谁掌天命!

    也是因为沉睡太久了,很多事情他也记不得了,只知道在时机到来时,他就得离开太古,离开之前,要来这里取东西,这东西会指引他去往人间界。

    但是,他现在真的看不懂。

    …………

    “慕飞卿!”

    就在慕飞卿一脸茫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十分熟悉的声音,正是他多年的死对头曲漓江。

    慕飞卿收起牛皮纸放进怀里,转过头瞥了曲漓江一眼,说道:“我今天没心情跟你闹,我有事情要做。”

    曲漓江大踏步绕过老青牛,一把抓住慕飞卿的手,将他拉到墙角,一改往日见面的嘲讽,非常严肃的说道:“慕飞卿,你听我,时间不多了,我长话短说,这个世界很大,我们这里没有国家……”

    慕飞卿一脸懵逼的看着曲漓江,说道:“我知道世界很大,这里是修行界,也称离情天,没有国度,只有修行,我知道啊!”

    “卧槽,你怎么知道?”曲漓江张嘴破口道。

    慕飞卿点了点头,道:“你不也知道吗?”

    曲漓江嘴角狠狠一抽,他现在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不过他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算了,你知道就好,你现在别回去了,快点走,离开太古,躲得越远越好,你得罪了修行者,她要杀你!”

    一边说着,曲漓江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塞到慕飞卿手里,说道:“这是我这些年存的钱,不是很多,但你省着点用,能走多远走多远,不然你会死的,我没有吓你,那人是烟霞山的修士!”

    慕飞卿看着手里的钱袋子,微微一笑,说道:“不对劲啊,你小子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天天找我茬嘛,现在有人要杀我,你不应该开心吗?”

    “开心你麻痹,”曲漓江直接爆粗口,沉声道:“慕飞卿,你给老子记着,好好藏着,等过些年,老子成为修士了,我就来找你!”

    “找我干嘛?”慕飞卿问道。

    曲漓江用臂肘子,压住慕飞卿,声音有些沙哑,说道:“老子成修士了,你说干嘛,当然是把你抓到我的洞天福地去,老子要天天揍你,把这些年的账全部算清楚了!”

    “哟,你这是要哭了!”慕飞卿笑吟吟的说道。

    曲漓江突然抓住慕飞卿的衣领,用力一推,然后转过身,吼道:“哭你妹,你快点给老子走,老子看到你就烦!”

    慕飞卿笑了笑,翻身骑上青牛,说道:“那我走了,有缘再见!”

    “滚滚滚!”曲漓江背对着吼道。

    身后传来一阵子牛蹄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曲漓江突然转过身,眼睛朦胧,泪水滚了下来,大吼道:“慕飞卿,你给老子好好活着,可别被别人欺负了,老子告诉你,你狗日的只能被我欺负,你给老子好好活着,你就算要死,也只能死在老子手里……”

    …………

    慕飞卿骑着老青牛,快速的穿行在各个巷道之中,手里拿着曲漓江给的那一袋银子,嗤笑道:“这小子倒是不愧天命之子,有主角命,还没进山门就先给自己招惹了一个敌人。”

    慢慢的,老青牛进到一个狭窄的小巷子里慢慢的停了下来,慕飞卿将钱袋子塞进口袋里,缓缓从牛背上下来,反手将朴刀抽了出来。

    刀尖杵在青石板上,慕飞卿拍了拍老青牛,那老青牛很通人性的退到了一旁,慕飞卿环顾了四周一圈,朗声道:“阁下还是出来吧,在这么跟着,也不是个道理呀!”

    话音刚落,巷子伸出一个转角里,曾瑶拖着一把长剑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慕飞卿,有些诧异道:“没想到居然会被你这个贱种给发现了!”

    慕飞卿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仙子毕竟是修士,纵然现在没有了修为,我不是我能够发现的。”

    曾瑶有些疑惑道:“你诈我?”

    “倒也不是,”慕飞卿说道:“曲漓江那傻小子找到我时,我就猜到你肯定在暗处,只是不想沾了那小子大气运的因果,你才没出现吧!”

    “你知道的还挺多。”曾瑶说道:“你居然还敢一个人出来?”

    慕飞卿笑吟吟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因为我而给那死泥鳅招惹了一个敌人,那多不好意思。”

    “哼,”曾瑶冷声道:“那小子阻我报仇,这个梁子我记下了,但你看不到了。”

    慕飞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有些不明白,阁下来太古,想来是为了寻机缘,那你应该知道,这里乃是圣人道场,因果加持,你杀我,就不怕沾染因果?”

    “哼,不杀你,我念头不通达,大道都断了,还谈什么因果?”曾瑶沉声道。

    慕飞卿点了点头,道:“缘来如此,那我最后问一个问题,你没去找鼻涕虫麻烦吧?”

    曾瑶眉头紧蹙,道:“都要死了,还这么多话,就当是让你死个明白,那小子运气好,有天一门的人护着,不过你可就没她运气好了,安心去死吧!”

    长剑探出,空中突然发出一声嗡鸣,曾瑶手中的剑,蕴含着强大的力量飞射了过来,无尽的肃杀,不断的搅乱着空气一阵阵波动。

    终究是修士,即便是修为被压制了,也不是凡人能比的,那一剑,所蕴含的力量,十分强大。

    慕飞卿点了点头,轻声道:“鼻涕虫没事就好,那你可以去死了!”

    眼看着那柄飞剑转瞬即至,慕飞卿突然抬起头,轻轻开口吐出一个字:“镇!”

    就在那一刻,空间仿佛定格在空中,岁月仿佛静止,唯有那一圈一圈的元气波动证明着时间依旧在流逝,那把飞剑,在距离慕飞卿额头半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曾瑶大惊失措,“怎么会?”

    “呲”

    一把朴刀突然飞出,在空中甩出一道弧线,直接穿过曾瑶的喉咙,剑尖所指,空气红于血!

    细薄刀刃直接洞穿过曾瑶的喉咙,带着曾瑶整个身体倒飞出去,插进墙上,她在死的那一刻,眼神里依然保持着不可置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