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三章
    巨石落到地面。它本应是伫立于一段长长台阶之上,可今日,此处只剩铺盖落叶的土壤。

    极煞剑“要报仇吗?”

    镜映容摇摇头。

    “不。”

    “为什么你不生气”

    “不生气。”

    极煞剑顿了一顿,有点不甘心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到对方山门。”

    镜映容缓步前行,口中道“你想杀人。”

    “我快生锈了。”剑不满地说道。

    镜映容“磨一磨。”

    剑“……”

    镜映容忽然站定。

    她看向脚下,足尖有一片破碎的金属,半插在泥土里,似乎是某种人造器物的一部分。

    金属碎片表面黯淡无光,沾满土屑,脏兮兮的,让人生不起捡拾的。

    剑“什么东西”

    镜映容“钟。”

    “钟”

    “弟子房的晨钟。”

    “弟子房”极煞剑想到了什么,“李成空住过的地方”

    李成空是空极道尊的本名。

    镜映容“嗯,住了十年。”

    “这你都知道”

    “知道。他在第三年炼制了我。”

    “那时候他什么修为”

    “筑基前期。”

    “筑基前期……当时你什么品阶”

    “下品凡器。”

    “下品凡器!”

    剑身中传来剧烈的情绪波动,“下品凡器能生出器灵!”

    镜映容道“不能。”

    “那你……”

    “我能照彻他的见闻经历,所以记得灵识未开之时的事。”

    极煞剑发出轻啧声。

    镜映容“他七岁拜入丹华宗,离开时,修为是筑基大圆满。”

    “他对丹华宗没有怀念。”

    剑“他过得不好”

    镜映容“他常常不开心。”

    对话间,她来到了当年丹华宗的主峰大殿的位置。

    和别处没有太大不同,除了露出地表的建筑和器物的碎片更多一些。

    令人意外的是,这里还有其他人。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蹲在一块儿,埋头挖刨着泥土。他们身着相似的制式衣衫,发冠腰带鞋履也是相同的成套搭配。

    极煞剑“他们在干什么”

    镜映容“不知道。”

    极煞剑“去问问。”

    镜映容便走上前去。那两名男子背对着她,丝毫没有察觉她的接近。

    “你们,在做什么”镜映容问道。

    两人吓了一跳,怪叫着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拔出腰间的佩剑,高个子的那个还不小心把剑掉在了地上。

    “来者何人!”矮个儿男子大声喝问,颇有色厉内荏的架势。

    待他看清镜映容的脸,登时像丢了魂般两眼发直。

    高个儿男子捡起佩剑,他看向镜映容,舌头不由地打结“嘿、嘿!荒山野岭的,姑娘你怎么,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矮个儿男子回过神来,满脸堆笑,道“姑娘你也来挖宝啊?这儿很危险的,你不如跟了我们,我们哥俩保护你。”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镜映容“挖宝,是什么?”

    高个儿男子“就是找些物件儿回去卖,别看丹华宗覆灭几百年了,仔细找找还是能找好东西的……你不是来做这个的”

    镜映容摇摇头,又道“没有好东西。”

    “怎么没有,你看这个!”高个儿男子忘乎所以,直接把自己和同伴找到的东西拿出来给镜映容看。

    镜映容扫了一眼,没有说话。

    极煞剑“他在讲笑话”

    镜映容的反应出乎高个儿男子的意料,他讪讪地收回东西,神情很是羞恼。

    矮个儿男子不耐烦了,他一把朝镜映容抓去,“我们哥俩儿乃是战王门精英弟子,你若跟了我俩,保管你登临仙门青春永驻……”

    他抓住了一只手臂,但那不是想象中的柔夷玉臂,而是一只皮肤粗糙黑黄、骨节粗大的手。

    矮个儿男子视线向上移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眼蒜鼻的肥胖脸庞,模样分外熟悉。

    那是他自己的脸。

    高个儿男子目瞪口呆。

    他看见凭空出现了一个与矮个儿男子一模一样的人,不仅身材长相完全相同,就连身上的服饰乃至服饰的皱褶磨损,都不差分毫。

    后出现的矮个儿男子被原来的矮个儿男子一把抓住,他看向对象,发出怒吼“畜生,竟敢冒充你爷爷!”

    真正的矮个儿男子呆若木鸡,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另一个自己”。不等他想明白,对方竟然反过来指责他才是假货,甚至举起佩剑气势汹汹地向自己杀来。

    两个人打作一团,一下子就让人分不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高个儿男子在边上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都不知道该帮哪一个。

    他抓耳挠腮,然后猛地转头,看向镜映容。

    高个儿男子这才发现,对方脸上始终没有表情,眼睛黑寂寂的,视线焦点不知落在何处。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前辈饶命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求前辈宽宏大量,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高个儿男子扑通一声跪下,不住磕头求饶。

    镜映容看向对方,在神识里与极煞剑交谈“你要杀吗?”

    极煞剑“没兴趣。”

    “哦。”

    “这里没意思,走吧。”

    “去哪里?”

    “找个人多的地方。”

    “好。”

    高个儿男子磕青了额头,半晌没听见对方发话。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眼前哪还有对方的身影。

    两个矮个儿男子俱已是伤痕累累,其中一个开始朝高个儿男子求助“师弟快帮我!”

    另一个一边出招一边道“别听他的,他才是冒牌货!快来助我杀了他!”

    高个儿男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问道“我们昨晚喝的什么酒”

    “青勾子!”两人异口同声地喊。

    高个儿男子傻眼了。

    到最后两人都精疲力尽,倒在地上血流如注,又同时奄奄一息地道“师弟救我。”

    高个儿男子手里扣了两枚药丸,道“师兄啊,我实在分不清哪个是你,只好将你们一起救了。”

    他先后将药丸递给两人。先服下药丸的矮个儿男子陡然暴起,将手中佩剑刺进了另一个自己的胸口。

    另一个矮个儿男子怒目圆睁,徒劳挣扎了几下,彻底断气。

    “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冒牌货,还敢跟爷爷叫板!”

    活下来的矮个儿男子拔出带血的剑,痛快地大笑,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里分明没有受到攻击,胸口却凭空出现了一个血洞,血汩汩地流出来,染红了他胸前衣衫。

    “为……什么……”

    矮个儿男子无力地倒下,正好倒在前一具尸体旁边。

    高个儿男子惊恐地发现,两人胸口的致命伤竟是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啊啊!——”

    高个儿男子抱头尖叫,连滚带爬地仓皇逃窜。

    只剩下两具宛如镜像的尸体,死不瞑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