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三十六章
    翌日上午,东城门外。

    “不必再送。”

    镜映容说道。她对面的秦心瑶眼眶通红,一旁的秦鸿志也是情绪低落。

    秦心瑶低低地应了一声,许是不想被听出哭腔,很小声地问“你要去什么地方啊?”

    镜映容看了看远方,轻声道“太初观。”

    秦心瑶懵懵地点了下头,又问“那你还会回来吗?”

    镜映容“我不知道。”

    秦心瑶低下头不说话了。她手指揪着衣角,肩膀微微颤抖着。

    镜映容视线扫过她腰间的紫铃铛。

    “我在铃铛里炼入了元神印记,你用灵力触发,我就会赶来。”

    闻言,秦心瑶先是身躯一震,然后再也忍耐不住,张开双臂抱住镜映容,把脸埋入她怀里,放声大哭。

    镜映容轻轻拍她的背。

    过了许久,秦心瑶情绪平复下来。她一边抽噎,一边打着哭嗝儿。

    镜映容道“你看,我在笑。”

    秦心瑶泪眼朦胧地瞅她。

    镜映容双唇扯起一道生硬又微妙的弧度,宛如戴了面具般说不出的怪异。

    “噗。”

    秦心瑶破涕为笑,“不是这样笑的。”

    她伸手揉揉镜映容的唇角,镜映容垂眸看她,双唇弧度柔和了许多。

    “这样笑才对,”秦心瑶两眼浸润水光,弯成月牙形状,“要多笑啊。”

    “好。”

    秦心瑶擦了把眼泪,噙着笑,道“你走吧。”

    “嗯。”

    镜映容最后摸了摸她的头发,退后两步,转身行去。

    秦心瑶望着那道不断淡去的背影,笑容褪下,眼泪又涌了出来。

    “姐姐……”

    秦鸿志一把将她揽入怀,低声安慰着。

    ……

    镜映容将修为表现成筑基期,御使着云罗,以筑基期的速度行进。

    没多久,前方道路上出现了一道人影。

    镜映容脸上不见意外之色,她在距离人影还有丈远的地方停下来。

    是秦家老祖。

    秦家老祖一看镜映容,也不多言,俯身深深一拜

    “前辈照拂秦家多年,晚辈感激非常,无以为报。”

    镜映容“没有照拂。”

    秦家老祖“前辈虽不是有意关照,但前辈身在秦家,对秦家便已是一种照拂。”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更何况前辈不吝指点秦心瑶,让她成为秦家一代英秀。秦家受前辈恩惠太多。”

    镜映容“她也帮了我,是互利互惠。”

    秦家老祖眼里闪过一抹讶色。

    他略一思索,道“无论如何,前辈对秦家有恩是真。晚辈有一物想送给前辈,虽然抵不了前辈大恩,但也算是聊表心意。”

    秦家老祖正要把精心准备的贵重之物拿出来,却听镜映容道“不用了。”

    她一步踏出,出现在秦家老祖后方,云罗再起,倏尔远去。

    秦家老祖愣在原地。

    镜映容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他无声一叹,再次躬身一拜。

    ……

    镜映容从鹤连州行到与其相邻的潇合郡。

    天空中突然出现一片阴影。阴影由小变大,显现出模样,是一艘巨大的飞舟。

    飞舟前端有个人探下身躯,以灵力传音说道“道友,你去何处”

    镜映容“太初观。”

    那人道“那太远了。我最多只到长欢府。去长欢府要一块中品灵石,还有几个位置,你坐不住”

    镜映容“坐。”

    飞舟又下降一截,边缘垂下一条灵力所构的流水阶梯,但听水声潺潺,叮咚悦耳。

    镜映容踏上阶梯,阶梯自动收起,将她带到了飞舟之上。

    飞舟上人不少,镜映容的到来吸引了众多目光。先前说话那人,也就是这艘飞舟的主人,在看到镜映容后也是一愣。

    镜映容递过去一枚中品灵石,然后找了一处空位坐下。

    飞舟逐渐上升,外面罩着厚厚一层灵力护罩,护罩上玄奥阵纹时隐时现。

    镜映容旁边坐着几个年轻男女,他们看起来彼此熟识。在镜映容坐下后,几人挤眉弄眼,最后其他人默契地把目光对准了其中一名男子。

    被推选出来的男子长了一副讨喜面孔,他靠过来,但又礼貌地保持了一定距离,问镜映容道“道友,你也是要参加太初观的收徒大会啊?”

    镜映容摇头“不是。”

    男子“那你是去看热闹的”

    镜映容歪了下头,似在思索。

    而后,她说道“故地重游。”

    “你以前去过太初观啊?”男子眼睛一亮,他的几个同伴也被吸引,纷纷凑近。

    镜映容“去过。”

    “那你能不能跟我们讲讲”另一人说道,“就讲讲太初观的规矩啊、小道消息什么的。”

    “是啊是啊,不瞒你说,我们都是要去参加收徒大会的,可惜离得太远,消息不足,现在都有点抓瞎。”

    “我听说太初观招收弟子的标准与世间大多宗门不同,要繁琐严格得多,到底有什么标准啊?”

    几个年轻人你一言我一语,叽叽喳喳的,很快把气氛炒热。他们似乎完全不在意镜映容淡漠的神态,因为太吵还引来了飞舟上其他修士的注意。

    突然间,一道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你们吵死了!”

    说话之人是坐于后方的一名男子,他的容貌堪称俊美,却因一双狭长斜飞的三白眼而显得煞气逼人。

    男子满脸的烦躁之意,配上他凶煞凌厉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见血。他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在飞舟上除了飞舟主人之外,可算明面上的最高。

    与他同龄的那几个年轻男女登时噤声,缩脑袋的缩脑袋,吐舌头的吐舌头,然而他们并未表现出多少反感畏惧之类的神色。

    倒是飞舟上的其他修士,看向男子的目光多有不善,却无人敢直撄其锋。

    镜映容看了一眼男子,男子恶狠狠地回瞪,接着哼了一声,移开了视线。

    飞舟上鸦雀无声,镜映容望着外面的茫茫青冥。

    陡然,飞舟一个急停,许多人惊讶发问,飞舟主人却未理会众人,而是一脸凝重地看着前方。

    前方虚空中,如同一层幕布被揭开,缓缓出现了一艘黑色飞舟。

    黑色飞舟体型小巧,前端站着两人,修为俱是金丹初期。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