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偏偏是巨星〕〔超级无敌大胖子〕〔武神血脉〕〔一直觉醒一直爽〕〔老婆快对我负责〕〔重返2006年〕〔从流量到影帝〕〔出名太快怎么办〕〔荒野之活着就变强〕〔九阴大帝〕〔我!掌控全球〕〔全界异能〕〔我看书成神了〕〔无限童年系统〕〔都市大进化时代〕〔仙二代全程无敌〕〔偏执秦爷他黑化了〕〔悠悠笛声沁沐阳〕〔西北望长安〕〔绝顶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七十一章
    镜映容的确早已知道来人是蓝初翠。

    蓝初翠在洞府外面没有发现阵法,所以她直接上前敲门,而后门便开了。

    看见蓝初翠进来,前厅里的人反应各不相同。巫曜宸、唐知乐和赵锦煦俱是不咸不淡地跟她打了声招呼,尹雪泽看也不看她,舒苹徽则大喇喇地翻了个白眼,从鼻子里发出轻哼。

    蓝初翠没有看见镜映容的身影,她也不问,款款走来落座。

    蓝初翠视线在厅中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尹雪泽身上。

    她含笑道:“尹师弟有修罗之号,冷心烈性,竟然也会与镜师妹交好,着实让我意外。”

    尹雪泽此时正盯着桌上的一碟糕点。他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蓝初翠一眼,复又低下头,似乎那碟红白双色糕点有某种吸引他的地方。

    赵锦煦憋着笑,伸手拿了一块,从中间将糕点掰成两半,将白色的那一半递给尹雪泽,红色的一半则自己吃了。

    尹雪泽微皱的眉头舒展开了,拿着糕点小口小口地吃着,一点渣都没掉。

    被对方完全忽视的蓝初翠笑容染上寒意,但神色变换之后,到底是忌惮占了上风,她选择调转目标。

    蓝初翠看向咽下糕点正在擦嘴的赵锦煦,眼波流转,道:“赵师弟,你不口渴么”

    赵锦煦动作一顿,冲蓝初翠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舒苹徽嗤笑一声,起身道:“我去叫容容。”

    于是便有了方才那一幕。

    镜映容和霍修茂从厅后走出。镜映容提着茶壶,将众人的杯子满上,然后翻手取出一只新杯子放在蓝初翠面前。

    蓝初翠盯着杯中氤氲的茶水,瞳孔微缩。

    舒苹徽喝了口茶,状似漫不经心地道:“有这种好茶喝,怎么会口渴呢。”

    蓝初翠敛了敛眸,再看向镜映容时,眼底只剩深邃。

    她说道:“聊备薄礼,以贺镜师妹新居落成之喜。”

    蓝初翠捧出一只精美锦盒,镜映容道了声谢,接过后正要收起,蓝初翠又道:“镜师妹现在就打开看看吧。”

    镜映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打开锦盒,黑底银丝的绒面上躺着一支粉白蜜璃缀花簪。这支发簪不仅样式简洁高贵,更是一件上品灵器。

    蓝初翠紧紧注视着镜映容的脸庞,然而,她没有看到对方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视线上移,镜映容云鬓间的发簪发钗步摇等饰品,最高也不过下品灵器。

    蓝初翠收回视线,粲然一笑,道:“我观镜师妹衣饰时常更换,可见其数繁多。然多不如精,这支发簪是我精心挑选,应当十分适合师妹。”

    镜映容有很多衣物鞋靴和配饰,都是她在秦家时,秦心瑶给她置办的。秦心瑶的一大爱好就是打扮镜映容,经常拉着镜映容逛街买衣饰。

    秦心瑶很清楚,以镜映容的修为,衣饰的品级没有太大意义,所以她在给镜映容挑选衣饰时,总是以美观为主。离别前,她特地叮嘱镜映容勤换衣饰——所谓雨露均沾,镜映容一直有照办。

    极煞剑:“她在嘲讽你”

    镜映容:“有一点。”

    与此同时,镜映容视线从发簪上掠过,不解地问道:“多不如精……这个,精”

    蓝初翠表情一僵。

    极煞剑对极界笔和极焰珠说道:“你们说她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极界笔强忍笑意,故作正经地分析道:“要说故意么,她是诚心发问;要说不是故意么,她还真挺会气人的。所以嘛——你猜咯”

    极焰珠则说道:“哪有故意不故意的,她的本性你还不清楚吗没什么好纠结的啦。”

    失态仅是一瞬,蓝初翠很快恢复了优雅,道:“想不到镜师妹眼界如此之高。但我有一问——若是此物算不得精品,那镜师妹发间佩戴之物,又算什么”

    镜映容当即答道:“算心意。”

    蓝初翠嘴唇微张,一时语塞。

    镜映容将锦盒关了,收进戒指。

    场中气氛略嫌沉寂。

    霍修茂适时地出声道:“镜师妹,这份八珍糕,你是在天球城的浅藤斋买的么”

    镜映容:“嗯。”

    霍修茂淡笑道:“我与他家掌柜相熟,你下次再去买,告知一声,会给你算便宜些。”

    镜映容:“好,谢谢。”

    蓝初翠这才注意到霍修茂这张陌生面孔。

    在看到对方代表亲传弟子的令牌时,她神色微微一变,目光飞快地划过霍修茂带笑的面容,又是一转,眼中随即映出镜映容处之泰然的姿态。

    她垂下眼帘,暗自咬了咬牙。

    赵锦煦说道:“对了,镜师姐,你洞府外面那棵树是哪儿来的啊”

    镜映容:“我种的。”

    众人一愣。

    唐知乐:“长那么快”

    镜映容:“嗯。”

    唐知乐:“那不是普通的树种吧”

    镜映容:“嗯。”

    巫曜宸看着镜映容,勾唇笑道:“虽然不普通,但那棵树看起来却无特殊之处。想来,镜师姐是不愿它太过惹人瞩目了”

    镜映容:“嗯。”

    巫曜宸点头道:“既如此,我等就不多问了。”

    舒苹徽眉梢轻挑:“虽然不喜欢你替我们做主,不过看在意见一致的份上,我也就同意了。”

    唐知乐摸摸鼻子,识趣地不吭声。

    赵锦煦摊了摊手,道:“我只是随口一问,因为我记得那儿之前没有树,是片平地……我只关心,镜师姐你找到给你布置阵法的人了吗”

    镜映容:“不用找。”

    赵锦煦:“诶”

    镜映容:“不用布阵。”

    赵锦煦:“啊”

    尹雪泽屈指敲了赵锦煦脑袋一下,赵锦煦郁闷地摸着头,委屈巴巴地看着尹雪泽,倒也不在意镜映容的回答了。

    洞府之外。

    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扎根在土壤中,露出地表的树根如苍龙虬结,树干笔直粗壮,树冠丰浓阔大,有如碧云一朵,洒下一片荫凉。

    除了格外繁盛以外,这株大树并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霍修茂随身携带的小盒里,小乌龟伸出脑袋晃了晃,自言自语地道:“大手笔……琼琚飞地,往后有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