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心尖蜜宠:帝国总〕〔旺夫小哑妻〕〔不死仙帝〕〔美男天师联盟〕〔都市灵剑仙〕〔林天〕〔浮生如梦你如糖〕〔林天秦若菲〕〔氪金医生〕〔重生之修真首富〕〔吞天帝尊〕〔重生之凡人传〕〔都市王牌高手归来〕〔大国良匠〕〔开局一把逆天剑〕〔我的重生不一样啊〕〔影视世界当首富〕〔我真没想入赘〕〔影帝,入戏太深〕〔我什么都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一十九章
    .. ,最快更新独逸最新章节!

    镜映容到了血池,那些凶险莫测的阵法机关对她如若无物。

    血池不大,极深。池里盛满深红色的粘稠液体,散发出一股类似肉类腐烂后的恶臭。

    极焰珠“这里面有孩子吗?”

    镜映容“嗯,很多。”

    极界笔“都活着?”

    镜映容“有些活着,有些死了。”

    顿了下,她补充道“底部都是尸骨。”

    极界笔“什么线索都没有,你要怎么找?”

    镜映容“找不到,就罢了。”

    极煞剑“反正你也只是顺手。”

    “嗯。”

    镜映容放出庞大神识在血池中搜寻起来。

    她蓦地神色一动。

    池中浮上来一团事物,是个半透明的茧子一样的东西,生长着深红色的纹路,内部隐隐约约有个人形。

    那东西飞到镜映容面前,中间裂开一条缝,分成两半摊开,里面蜷缩着一个幼童。

    幼童看体型只有两三岁左右,身上衣衫鞋袜完好,躯体却已经开始腐坏了,眼眶和大张的嘴中溢满血色泡沫,数不清的红色蛆虫在糜烂的血肉里钻来钻去。

    镜映容对目中所见没有表现出任何嫌恶或者愤怒之类的反应,就像看到一汪水、一片云那般平淡无感。

    她的视线落在孩子颈项间,一条红绳垂着,红绳上的坠子浸泡在尸水中。

    那坠子是一颗大而圆润的鲛珠,它原本应该是明亮的银白,眼下却已变成了浑浊的暗黄。

    珠子表面刻着一个“汪”字。

    镜映容微微皱了下眉。

    极界笔“能确定是这个孩子么?”

    镜映容“很有可能。”

    她仔细瞧了瞧孩子的面容,尽管已经腐坏,但能依稀辨认出他的长相。

    记住长相后,镜映容将孩子的尸身放进一个玉冻石打造的大匣子里。

    她正要离开,一道身影却在此时闯了进来。

    身披黑袍的傀祖在看到镜映容后大吃一惊。他本是来取走处理成功的幼童,以作为将来东山再起的储备资源,却不料这个地方竟有人能在他未察觉的情况下进入。

    做好防备的同时,傀祖暴喝道“你是谁?来干什么?!”

    镜映容“太初观外门弟子,来找人。”

    她还想把令牌给对方看,然而傀祖却是怒极反笑,道“耍我?欺人太甚!真当本座怕了你们?!”

    他张开双臂,黑袍无风自起,猎猎鼓荡。一旁的血池中,粘稠池水剧烈翻涌起来,而后如龙卷般旋扭着升空,在空中变成一个巨大的深红球体。

    球体表面镶嵌着一个个茧子,乍一看去,很像一颗长了密密麻麻眼睛的恐怖肉瘤。

    镜映容默默地看着,在识海中问“我错话了吗?”

    极界笔“他以为你是来找他的吧。”

    镜映容“哦”了一声,对傀祖道“我不是来找你的。”

    她轻描淡写的话语令傀祖愈发震怒,他大吼道“开!”

    灵力暴动引发的狂风吹起了黑袍的兜帽,显露在镜映容眼前的是一张极为怪异的脸。

    脸上五官巧而紧凑,白嫩的皮肤满是皱纹,松松垮垮,眉毛是老人的寿白眉,头发却乌黑细软,扎着一个朝天揪。

    这是一张似幼童又似老人的脸。

    肉瘤裂开,从中钻出一个“怪物”。

    那是由无数尸骨烂肉组成的一具高达数丈的“人傀”,或者,尸傀。

    尸傀头大身,面目全非,落到地上,将地面踩出两个深坑。

    它张开血洞似的大口,发出孩童般的哭叫

    “呜哇哇哇哇哇——”

    傀祖一指镜映容,尸傀转动身躯,轰隆隆地奔跑。

    镜映容正要动手,极煞剑出声道“我来。”

    极焰珠“你杀那个,我烧这个。”

    极界笔“你俩还抢?”

    极煞剑“我要生锈了!”

    极焰珠“脏脏的,烧了干净。”

    极煞剑“我杀完你再烧。”

    极焰珠“凭什么呀!”

    极煞剑“凭我年纪比你大!”

    极焰珠“世人还大要让呢!”

    极界笔“你们两个还吵,镜子都出手了。”

    极煞剑和极焰珠“喂!”

    傀祖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眼前一花,自己就和镜映容交换了位置。

    尸傀用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身躯。

    “废物!你搞错人了!”

    傀祖叫骂着,意图控制尸傀松开自己,然后他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和尸傀的连结断开了。

    尸傀将傀祖提到头顶上方,它仰起头,嘴部朝两边裂开,将傀祖往嘴里塞去。

    就在这时,一道剑气洞穿而过。

    傀祖和尸傀同时静止。

    瞬息后,他们变成了一堆没有任何气息存在的沙子,散落一地。

    极煞剑仍呆在镜映容背上,未曾出鞘。而剑鞘表面,诡异地淌过了一抹红光。

    极焰珠轻轻一哼。

    大火熊熊燃起。

    镜映容知道,火焰会把所有东西烧得干干净净,任何痕迹都不会留下。

    除了那些茧子。

    她没有管茧子里或生或死的幼童们。阵法禁制被烧毁后,太初观很快就会发现这个地方。至于宗门会如何处理这些幼童,她不关心。

    镜映容回到之前傀神教修士和太初观弟子发生战斗的地方。

    她有意瞬移到较远处,再慢慢飞过去。

    她忽然停住了。

    看样子,战斗已经结束,地上乱七八糟地躺着傀神教修士的尸体。太初观弟子则集中地站在一起,前方站着两名长老,正神情激动地训斥着什么。

    余闲站在最前头,蔫头耷脑地挨着骂,一句没敢反驳。吕姓弟子在边上大气不敢喘,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

    余闲身后,霍修茂巫曜宸尹雪泽舒苹徽四个人站成一排,都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

    “好好一个大活人不见了,你还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首席大弟子怎么当的?!还有你们几个,啊?满嘴胡话,居然还敢欺瞒我等,简直是胆大包天!”

    其中一名长老气得手指头都在抖,另一名长老叹口气,道“师弟,先别骂了,赶紧找到那名弟子才是正事。”

    “气死我了!唉!师姐得在理,我们先去……”

    话语戛然而止,长老目光直勾勾地瞪着走过来的镜映容。

    镜映容“……我回来了。”<></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夫子剑〕〔八零女医神〕〔史上最强炼气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