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二十章
    时间倒退回之前。

    巫曜宸没有判断错,化神修士太过强大,吕姓弟子对其的最后一击也只是重伤对方,没能要得了对方的命。

    好在这时另一组弟子解决完对手,整组一起过来支援,令吕姓弟子大大地松了口气。

    舒苹徽就在这一组。她见化神修士败局已定,索性跑到巫曜宸这边来,问道:“容容呢?她不是和你俩一组吗?怎么没看见她?”

    巫曜宸:“这个么……”

    他对上舒苹徽不解的目光,飞快地别开眼,迟疑道:“大概是,追敌去了吧。”

    “追敌?”

    舒苹徽脸上写满狐疑之色,她看向尹雪泽,尹雪泽眼睛看着其它地方,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此时余闲终于斩杀了那名返虚修士,可以帮助众弟子清扫敌人,不过也正在这时,两名长老赶到了。

    余闲把白眼翻上了天:“您二位再来慢点,就完全用不着动手了。”

    两名长老嘴角抽抽,到底是理亏,所以没能什么,把怒气全部发泄到了仅存的傀神教修士身上。

    处理完敌人,接着开始察看一众弟子的情况。这种大战,难免有死伤,但是由于余闲在分组上的明智选择,得以把伤亡降到了最低。

    只是,当看到那些已死弟子的尸体,余闲的眼眸还是暗淡了些许。

    把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清点完毕后,两位长老就发现少了一人。

    余闲也是一头雾水,问吕姓弟子:“镜师妹人呢?”

    吕姓弟子委屈又郁闷地道:“我哪知道啊,我自己都差点没命了,哪还顾得上她。”

    霍修茂和巫、尹、舒三人站在一块儿。两名长老走过去问道:“你们组里的那个镜映容哪儿去了?”

    “追敌。”

    “追敌。”

    “追敌。”

    “追敌。”

    四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霍修茂没想到另外三人跟自己不谋而合,意外之余暗自庆幸。

    到这一刻为止,舒苹徽信了巫曜宸的话。

    巫曜宸不着痕迹地挑下眉,隐隐松了口气。

    长老又问:“往哪边去的?”

    “那边。”

    “那边。”

    “那边。”

    “不知道。”

    回答“不知道”的舒苹徽傻眼地看着分别指着不同方向的三人。

    她:“你们……”

    三人:“……”

    两位长老:“……”

    余闲“啪”地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儿。

    于是就有了镜映容见到的那一幕。

    长老回过神,沉下脸,怒冲冲道:“你干什么去了?!”

    镜映容:“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

    镜映容瞄了霍修茂一眼。

    霍修茂像是站得累了,一只脚轻踏几下地面。

    极煞剑:“他什么意思?”

    镜映容:“地,敌。”

    极煞剑:“……”

    镜映容对长老道:“我找……傀神教的人。”

    极焰珠:“嗯,的确是先找上那个什么教的人再去找孩子的,这样不算犯规。”

    极界笔则忍俊不禁地道:“你啊,总是在这种时候显得尤为圆滑。”

    长老眉头紧拧,问道:“你一个人自作主张去的?”

    镜映容:“嗯。”

    长老深吸一口气,吼道:“胡闹!在这种地方,擅自脱离队伍乱跑,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是不是觉得敌人的命比你自己的命还重要?!带你们来锻炼,不是让你们来送死的!”

    镜映容安静听训。

    极焰珠道:“这个长老很负责嘛。”

    极界笔:“有这样的人在,对宗门,对下一代弟子,是好事。”

    极煞剑:“他骂这么多句你都不生气,我当初你珍珠首饰做得差你为什么会生气?我只了一句而已。”

    镜映容:“……”

    极界笔:“煞,你真的,少两句吧。”

    余闲挠挠后脑勺,出声道:“诶——你别骂她了,骂我骂我,是我没看顾好师弟师妹,责任我都担了,回去我就领罚。”

    “当然要罚!不光是你,还有你们几个,还有你!”长老指指霍修茂他们四个,又指向镜映容,“回去后通通给我听候处置!”

    余闲:“他们就不用了吧……”

    “闭嘴!轮不到你讨价还价!”

    余闲把嘴巴闭上了,蔫蔫地垂下脑袋。

    较冷静的那位长老拽了拽气上头的长老,附耳低声道:“你消消气,到底还是我们不仔细,漏了傀神教的高层,让他们对弟子发难,才变成这样。余闲也不容易,霍修茂资历尚浅,那几个弟子又是这一届才入门的新人,不用对他们太过苛刻。”

    “这些人都是本门的未来,不苛刻点怎么能行?尤其余闲这个刺儿头,难得逮到她理亏的时候,平时尾巴都要翘上天了,这次得趁机好好敲打敲打。”

    长老完,怒气平复大半,又对一众弟子道:“令你们遭遇强敌,是我等的过错,回去后我等一样要受罚。你们力抗强敌,有功,亦会有奖。奖是奖罚是罚,不冲突,不相抵。”

    听到这话,场中紧张的气氛顿时消弭,许多弟子紧绷的脸庞松懈下来,露出笑意。

    余闲嘿嘿笑道:“那我是不是也……”

    “奖和罚都少不了你的!还有,不是让你闭嘴吗,谁准你话了?”

    余闲:“……”

    旁边的空间忽然波动起来,从中走出数位长老。

    看到他们,那两位长老均是一愣。

    “师姐,傀祖找到了?”

    为首的长老摇头。她看了看一众弟子,对两位长老沉声道:“先把弟子们送回去,你们两个再跟我来。”

    对方的神态和语气令两位长老感受到了某种不寻常。他俩对视一眼,当着众弟子的面没有多问。

    接着一众弟子被送回太岳神山的山顶广场,并且得到了自由活动的许可。

    长老一走,舒苹徽扑上来抱住镜映容胳膊,道:“容容,你到底是去……”

    她问到一半,蓦然发觉霍修茂他们几个看天的看天看地的看地,居然没有一个跟她一样想要询问镜映容的。

    舒苹徽怔了怔,眼里闪过思索之色,未出口的话语在舌尖打了个转,变成了:“去哪儿买的这身衣服?真好看。”

    镜映容:“在鹤连州买的。”

    “噢噢。”

    余闲走过来勾住镜映容的脖子——因为身高差距她不得不踮起脚,语重心长地道:“镜师妹,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好歹先跟我一声啊。”

    镜映容:“好。”

    余闲:“方便我提前准备辞糊弄长老,不然一下子就被拆穿了,撒谎这个东西,也是要讲技巧的。”

    镜映容:“……嗯。”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