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三十六章
    面对长老的提问,镜映容思索片刻,道:“我存在的时间很长。”

    她这怪异别扭的法令三位长老面面相觑。

    中间那位长老沉吟道:“镜映容……我好像有点印象。”

    这时执事将写着镜映容相关资料的玉简送来,长老看过后,面露恍然之色。

    “是你啊,你在筑基期停留太久,怪不得灵力比寻常金丹更为精纯。唔,年岁是大了些,不过厚积薄发,未来不乏机会。”

    着,他将玉简给另外两位长老看了。那两人显然也想起了镜映容“为了突破境界延长寿元才拜入太初观”的传闻,便也理解了。

    “这一项你通过了。”

    长老一边将令牌还给镜映容,一边打趣道:“不过啊,你这话够新奇的,存在的时间长?不就是活得久了一点吗,怎么,担心被人老啊?哈哈。”

    镜映容看着潮灵晶中逐渐消退的红色,浅浅地笑了笑,没有话。

    执事来到近前,将她引去进行第二项考核。

    “你自选的三项考核分别是神识、肉身和实战,你想先考哪个?”执事问道。

    镜映容随口道:“肉身。”

    执事:“好,且随我来。”

    正在进行肉身考核的不止一人,不过都是在分隔开的独立的房间中进行,每个房间均配有两位长老和一位执事。

    执事将镜映容带到一处房间中,向两位长老略作明,再将玉简交给待在此处的另一位执事,旋即离开。

    “镜映容,你站到阵中去。”

    长老之一指着房间中的大阵道。

    镜映容依言去到了大阵中央站好。

    另一位长老则取出了两根体积略有差距的红棕色木头,放手中左右掂量,最后无奈地向同伴求助。

    “金丹前期是用哪根来着?”

    “你左手那根。我你怎么搞的,这都能忘,让弟子看笑话。”

    “诶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念叨。”

    那位长老左手一扬,红棕色木头飞到镜映容面前悬浮着。

    “待会儿大阵启动后,你需要在半个时辰内将这根红凌木断为四份或者更多,每份的大与形状无限制。在做成之前,必须完全躲开阵法内的攻击,但凡挨上一记,就视为考核失败。如果时间到后没能将红凌木分成四份,也算失败。”

    长老道。

    另一人补充道:“过程中不得使用灵力,也不得利用法宝符箓等外物,只许凭借肉身力量。我清楚了吗?”

    镜映容:“嗯。”

    “好,你准备准备,大阵十息后开启。”

    镜映容将红凌木拿到手中,打量片刻。

    极界笔:“比以前多了一个步骤。红凌木此物,以质地密实、坚硬厚沉著称。按你手里这根的年份和大,普通金丹前期修士想不依靠灵力将其破坏,应是不易。”

    镜映容:“嗯。”

    极界笔轻笑:“所以你待会儿要不要装得吃力点?”

    镜映容想了想,道:“我试试。”

    极煞剑:“我觉得……”

    镜映容:“什么?”

    极煞剑:“算了没事,按你自己的想法做吧。”

    镜映容应了一声。

    两位长老双双将灵力打入阵中,大阵启动。

    随着阵纹亮起,无形压力降临。若是换人在此,必会感觉自身仿如深陷泥潭,挤压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连脏腑骨骼都收到压迫。

    然而此刻在阵中的是镜映容。

    她站在那儿,连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红凌木。

    阵法上方忽然凝出一根根尖利的石锥,石锥呼啸着落下,发出破空的锐响。

    镜映容移动步子躲开石锥。

    移动三步后,她双手握在红凌木两端;又移动两步,她“啪”地折断了红凌木;再移动三步,折第二次;然后过了四步,折第三次。

    现在,红凌木变为了四截。

    阵法关闭,两位长老和一位执事呆若木鸡。

    才过去数息时间而已。

    极煞剑:“我就知道。”

    镜映容:“装得不像?”

    极煞剑:“……你尽力了。”

    镜映容:“哦。”

    极界笔似是一点也不意外,发出一连串笑声,道:“再接再厉,再接再厉。”

    “嗯。”

    那厢,两位长老四目相对。

    “那真的是考核用的红凌木?你确定没拿错?”

    “怎么可能拿错!比起这个,她的身法速度是不是太快了?刚刚你看清了么?”

    “……没有。不过如果碰到石锥,或者动用灵力,阵法会有反应。所以应该没有问题。”

    “那她这……纯体修?”

    “不会吧,我看她还得考神识。如果修体还能兼顾神识,那称得上不可多得的人才了。”

    两位长老商讨了一会儿,其中一人渐渐没了耐性。

    “那到底该如何?让她重新考一次,还是就算通过了?”

    另一人道:“唔……算通过吧,咱俩也好早点交差。我还急着去抢夺天阁新上的丹药呢。”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

    于是镜映容“顺利”地通过了肉身的考核。

    她被执事带领着,去往神识考核的场地,途中迎面遇上了舒苹徽。

    舒苹徽刚考完神识,神采飞扬的。她看到镜映容,使劲挥挥手。

    “容容!”

    镜映容投去疑问的眼神。

    舒苹徽:“考核简单着呢,我跟你——”

    “咳咳。”

    走在她前面的执事不轻不重地咳嗽两声。

    舒苹徽顿时噤声,只能调皮地冲镜映容挤挤眼睛。

    镜映容微微一笑。

    神识考核的房间里,也是两位长老一位执事的配置。

    房间中央的桌子上,放着一只三尺见方的匣子。据长老所言,这只大匣子里还套了数层匣子。每层匣子对神识皆有阻挡作用,越往内阻挡之力越强。匣子与匣子之间,放置有不同的物品。

    镜映容要做的,就是将神识往匣子内部渗透,尽量多地获知其中放置的物品。

    但是长老并未告诉镜映容,要获知到第几层匣子内的物品,才能算过关。

    极焰珠:“这跟以前不一样啊,以前是会先通过要求的呀。”

    极界笔:“是啊,金丹前期,需要第几层来着?你们谁记得?”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