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个二楼灵力纵横,法术对撞产生的余波往四面八方轰去。

    酒楼的地面和墙壁同时亮起无数阵纹,防御阵法尽数启动,但那些桌椅碗碟和挂饰摆设就全都遭了殃。

    镜映容看了两人一眼便收回目光,一道灵幕从地面升起,将她和她所坐的这一块地方罩住。

    砰!

    男修被女修的鞭状法宝抽得撞上光幕,光幕纹丝不动,他则头也不回,反手就是一记爆炎诀甩向对方。

    镜映容对外面激烈的战况置之不理,继续和三灵探讨内门门规。

    “缓冲期仍是三个月,三个月后开始做宗门任务。”

    极界笔:“还是强制的么?”

    镜映容:“可以用贡献点抵消。我想试试做任务。”

    极煞剑:“随你。什么时候能出外务?”

    “从进入内门算起,满两年时间后。”

    极焰珠:“啊,少了一年诶。”

    极煞剑:“你怎么算的?不是少了三年?”

    极焰珠:“原本是三年啊,算错的是你吧。”

    极煞剑:“明明是五年,我记得当初制定规矩的时候,李成空和他们吵过这一条,李成空嫌太长,他们嫌太短。”

    极焰珠:“可我的记忆里一直是三年诶。”

    极界笔:“我也记得是三年……镜子,你。”

    镜映容:“最初是五年,后来改成三年。”

    极煞剑:“嗯?什么时候改的?我怎么不知道?”

    镜映容:“你重铸修复本体的时候。”

    极煞剑还没回答,极界笔和极焰珠就一同表示了惊讶。

    “重铸修复?你居然受过这么严重的折损?”

    “是谁做的呀?人修还是妖兽?”

    极煞剑:“关你们”

    “是我做的。”镜映容利落地打断极煞剑的话。

    极煞剑:“喂!”

    极界笔和极焰珠同时:“啊?”

    镜映容:“它向我挑战,我打断了它的剑。”

    极煞剑:“……”

    极焰珠:“哇!”

    极界笔:“哇煞,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极煞剑哼了一声,果断转了话题:“那两个辈要打到什么时候?”

    那两名内门弟子的战斗仍未结束,二楼除了墙壁屋顶和地面在阵法的保护下仍旧完好无损以外,其它事物几乎全被破坏。

    本来在二楼吃饭的弟子,在两人刚一交手的时候,修为低的就迅速溜下楼,修为高的则如镜映容那般使用术法护住自己的座位和饭菜,继续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已然是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态度。

    极界笔轻笑:“一言不合就动手,这内门的常,倒是半点没变。”

    极煞剑:“不能死人这条能不能改改?”

    极界笔:“你死心吧,据这一条是他们七个一致决定的死令,无论从前以后我看都没人敢动。”

    极煞剑:“啧。”

    极界笔又道:“三年缩减成两年,大概是跟邪修和妖兽的反扑有关。起来,若是李成空的死讯传出……”

    它忽然缄口,极煞剑和极焰珠也陷入沉默。

    只有镜映容淡淡道:“要做的事会变多。”

    她默默地吃着菜,神色没有为此出现丝毫变化。

    这时候,旁边的战斗终于以男修的落败而告终。

    不知谁喊了声“好”,带头鼓起掌,其他客人便也跟着鼓掌。

    烈掌声中,女修手执链鞭,居高临下地俯视躺倒在地的男修,怒气冲冲地道:“我看男人你要管,我看女人你也要管,你烦不烦?啊?以后别来找我,我对你没兴趣了,找我一次我揍你一次!”

    男修捂着伤口缓缓坐起,他没什么,却朝镜映容这边瞪了一眼。

    镜映容:“……”

    极界笔:“得,还是因你而起。”

    镜映容:“我是无辜的。”

    楼梯上响起脚步声,酒楼掌柜和店伙计,还有一位披绣有“巡”字纹样外袍的内门弟子一起出现。

    掌柜对店伙计示意了一下,店伙计便捧着一本册子念起来:

    “损失柏桔木四方桌八张、伊花藤椅三十七把、文旦茶壶九只、瓷碟四十盏……加上阵法损耗,共计一千三百二十四点贡献点。”

    掌柜接着道:“二位,谁付?”

    女修不容反驳地道:“对半。”

    完就在巡逻弟子的注视下将赔偿数额的一半给了掌柜。

    女修下楼时,所有人都听到她余怒未消的话语:“什么谈,还没修炼有意思!余师姐骗人!”

    众人:“……”

    巡逻弟子将视线转向了男修。

    男修将另一半贡献点付了,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一瘸一拐地下了楼。

    掌柜冲左右两边一拱手,道:“打扰各位雅兴了。”然后又对巡逻弟子客气道:“有劳田道友。”

    “无妨,分内之事。”巡逻弟子回道,随后也离去了。

    镜映容放下了筷子。

    “结账。”

    迈出酒楼大门,镜映容没走两步就被人叫住。

    “镜师妹。”

    镜映容转过,迎面走来一陌生的男子,在其后则跟着下飞舟后那名威胁她的男弟子。

    镜映容:“你是谁?”

    男子微微一笑,道:“鄙人乔翊。”

    镜映容:“你认识我?”

    乔翊道:“之前未曾见过,不过这次外门通过单人考核的只有数人,镜师妹颜色无双,好猜得紧。”

    镜映容点点头,看向他后的那名男弟子。

    那人双手的伤已经痊愈,连疤痕也未留下。但当镜映容的目光看过来时,他却忍不住脸色微变,躯颤抖着,低下头挪了挪步子,企图借乔翊的体挡住自己。

    镜映容收回视线,看着有金丹大圆满修为的乔翊,道:“你来替他报仇吗?”

    乔翊一愣,旋即否认:“不,我是来向镜师妹道歉的。”

    镜映容:“道歉?”

    乔翊点头,转将那名男弟子抓住拽到前面来,道:“我这兄弟有眼无珠,给师妹你添了麻烦,还望师妹不要与他计较。”

    罢,他瞥向男弟子,眼神微冷。

    男弟子肩膀一抖,急忙对镜映容道:“对不住对不住,我急用贡献点才昏了头,镜师……镜姑娘请您海涵,别跟我一般见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