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五十八章
    正当骞苒舌灿莲花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骞府主,在我们的地盘儿上挖我们的人,您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厚道啊?”

    骞苒双眉一竖,扭头正要斥问对方,然而看清来人时瞬间换了表,客气道:“是余啊,别误会别误会,我这是惜才。姑娘这么好的条件,在你们太初观干这种杂活儿,你是不是浪费?”

    “可别看杂活儿,好些人想做还没机会呢。”

    余闲一条胳膊挂在镜映容脖子上,没骨头似的靠着镜映容。

    “我找我这师妹有事儿,您自个儿吃着喝着喝着吃着,啊。”

    她抓了一把骞苒桌子上的干果,不由分地搂着镜映容往后方走。

    “镜师妹,你动作也太快了,我回来还去琼琚飞地找你,想着把珍珠取了,结果住你洞府的那个师妹跟我你已经晋入内门了。”

    余闲往嘴里扔了几颗干果,手伸到镜映容面前,镜映容从她手心抓了几颗,两人一起嚼嚼嚼。

    “我在瑜海海边上看到了你养珍珠的地方,可惜我有要事在,等不及你洞府落成了。”

    镜映容拿出前段时母贝孕育成熟的珍珠,交给余闲,道:“你要去无涯海探查况吗?”

    余闲愣了下,笑而不言。

    镜映容指了指内门弟子所在的范围,道:“丹阁的人去逆涯宫尚未归来,包括沈沛。”

    余闲干咳两声,道:“我像是那种喜欢围着道侣转悠的人么?”

    镜映容:“不像。”

    余闲:“哈”

    镜映容:“你原本就是。”

    余闲:“……”

    镜映容长睫微垂,复又抬起,道:“如果在无涯海中遇到不可敌的妖兽,你可以往海底的西南方向逃。”

    “西南方向?”余闲一愣,“那儿有什么?西南方向,这个范围太大了。”

    镜映容:“西南方向最深处,那里什么都没有,很醒目,你找一找,会发现一处……像峡谷的地方,躲进去,妖兽也许不会追来。”

    “什么都没有?还很醒目?”

    余闲一头雾水地问,镜映容点点头,没有要解释的样子。

    她摸着下巴陷入思索。

    “镜映容!你在……”

    领司怒气冲冲地走过来,看到余闲后呆了一瞬:“余师姐?”

    余闲回过神,冲领司摆手道:“我跟镜师妹会儿话。”

    领司皱眉道:“可骞府主那边……”

    余闲:“他那么大人了,自己倒个茶怎么了。”

    领司:“……”

    领司言又止地走开了。

    余闲对镜映容道:“行,我记住了。虽然我不太清楚镜师妹你是怎么知道这种事的,不过我也不会问。”

    她拍拍镜映容的肩膀,“那我就先走了,不耽搁你做活儿。哦对了,别听那姓骞的瞎扯,你要是以本门弟子的份参与仙演录,他们只会给你更高的报酬,谁让咱是第一宗门呢,嘿嘿。”

    余闲冲镜映容挤挤眼睛,然后一溜烟儿地消失了。

    极煞剑:“峡谷?!”

    镜映容:“嗯?”

    极煞剑:“像峡谷?!”

    镜映容:“那……缝?”

    极煞剑:“峡谷就峡谷。”

    镜映容正要回到骞苒那里,忽然听到一阵喧哗。

    仪式现场发生了意料之外的状况。

    一衣衫褴褛的弟子冲到了长毯上,用极快的速度来到六座雕像面前,仰头痴痴地笑。

    “你们在看什么啊,让我看看,给我看看。”

    他在原地转了几圈,似是在对雕像话,伸长了脖子东张西望。

    “到底在看什么啊,告诉我啊,为什么不告诉我!”

    雕像自然是不会回答他的,他的绪渐渐激动起来,脸庞变得狰狞。

    “话啊!你,你是不是不敢话,是不是心里有愧!”

    他大声怒吼着。

    在场众人全都安静下来,无数双惊诧错愕的目光集中在这名弟子上。

    极焰珠:“是之前遇到的那个疯了的亲传弟子诶。”

    极界笔:“他的法袍换了一件怎么还是破烂样?”

    待在后方稍作歇息的几名侍者反应过来后,压低声音交流起来。

    “这下糟了,这么重要的场合,元师兄会受罚吧?”

    “他平时不是都躲着人吗,怎么跑出来了?”

    “谁知道,都疯成这样了……唉,也是可怜。”

    镜映容走过去问道:“他是谁?”

    一名侍者道:“他啊,叫元尧,你刚入内门不认识也正常。他和余师姐是同一届的。”

    另一人嘴快地道:“想当年,元师兄和余师姐是门中前辈最看好的两人,那时候大伙儿都在私下打赌他俩谁能当上首席大弟子。”

    “我记得你当时还是支持元师兄的那一拨。”

    “是啊,哪想到……唉!”

    镜映容:“他为什么会疯?”

    这句问话令几人面面相觑,一时无人作答。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犹豫着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有种法是,当初是余师姐先晋升化神,他接受不了,就……疯了。”

    “对,因为他们两人的修为本来没有差距的,余师姐刚刚突破到化神,元师兄他紧跟着宣布闭关。结果没过多久就成了这样。”

    镜映容想了想,道:“他和余闲的关系好吗?”

    对方摇头:“除了切磋比试,他俩交集很少,或许是因为格差太多了吧。诶,你不会怀疑余师姐吧?余师姐那子,不可能干那种事啊。”

    镜映容:“没有怀疑。我是指,余闲是否知道内。”

    “那你得问余师姐了。咦,刚刚她不是还在这儿么?”

    镜映容垂眸思索。

    话间,那厢元尧已经呜呜地哭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啊……呜呜呜,谁都没有错,你很开心吗,他们都在看着你啊……呜呜呜……”

    他颠三倒四地着胡话。

    领司急匆匆地朝镜映容她们几人飞来,急促道:“镜映容、徐兴、魏念薇,都跟我来,不能让他继续呆在那里搅乱仪式。”

    同是金丹修为的另外两人齐声应是,跟在领司后飞向元尧。

    镜映容却看向座上的掌门和两位道君。

    那三人并无不悦之色,通圣道君还叹了口气,拦住祭出了法宝的高戎。

    见镜映容没有动作,旁边的人安慰她道:“没事的,元师兄虽然疯了,但从来不伤害同门,你跟着去就是了。”

    镜映容点了点头,收回视线,形一闪便追上了领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