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六十章
    元尧东瞧瞧西看看,刚欲图逃离,就听镜映容道:

    “你想突破到化神境界吗?”

    元尧晃着脑袋,笑嘻嘻地:“我不告诉你。化神?化神是什么?你是骗子。”

    镜映容垂了垂眼,问道:“你害怕什么?”

    元尧表情茫然。

    镜映容又道:“你喜爱什么?”

    元尧挠挠头。

    镜映容继续道:“你憎恶什么?”

    元尧下巴一扬:“讨厌你,你好烦。”

    “你因何而悲伤?”

    元尧一愣。

    镜映容眸光微凝。

    “你因何而愤怒?”

    元尧神色怔怔,缓缓低下了头。

    极煞剑:“你问的是什么?”

    镜映容:“我听闻,人有喜怒哀惧等数类情感。他如果是受到某种刺激,从而疯癫,我想,或许是因为这种刺激将其中一类情感放大太多,他无法承受所致。”

    极焰珠:“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诶!”

    极界笔:“他好像真的有反应。”

    镜映容注视着低头不语的元尧。

    “你很痛苦。为什么?”

    元尧霍地双手抱住头,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别问了,不要问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镜映容静默一瞬,道:“那你问我。我知道很多。”

    元尧陡然定住动作,话音全无。

    他一点点放下双手,抬起头,双眼直视镜映容。

    一股深沉的悲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仿佛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

    元尧哑着嗓音,艰涩地道:“你是谁?”

    镜映容:“太初观内门弟子。”

    元尧视线垂下,落在身前的一块地面上。

    “……你可否告诉我,一个人,为了大局而牺牲少部分无辜的人,是对,是错?”

    镜映容思片刻,道:“我无法断定对错。”

    元尧低低地笑起来:“你也不知道么……”

    镜映容:“所有事情都能分出对错吗?”

    元尧:“如果不以对错来评价,你会以何种标准来评价?”

    镜映容:“与我有何种关系。”

    元尧:“何解?”

    镜映容:“如果我是大局中的人,我不会在意。如果我是被牺牲的人,我会杀死此人。如果被牺牲的人中有我重视的人,我会阻止此人。”

    元尧愣了愣,笑了:“完全从是否利己的角度出发么……哈哈哈……”

    他笑声渐高,隐隐染上疯狂之意:“可是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不到啊!哈哈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啊!”

    他歇斯底里地吼叫,而后在某个时刻,声音似断掉的琴弦般戛然而止。

    元尧晕了过去。

    镜映容在边上静静地坐着。

    极界笔道:“我都有点好奇了,这人到底是知道了什么。”

    极煞剑:“他就算没疯也不会。”

    极界笔:“是啊,他问镜子的这个问题,大概也只是冰山一角。”

    元尧过了很久才醒过来,此时仪式已差不多临近结束。

    他又变成了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镜映容起身的一瞬间,他如同受到惊吓的兔子似的哧溜一下逃走了。

    镜映容没有管他,一步迈出,下一刻出现在一处光线充足的地方。

    祖师祠堂内部。

    与庄严大气的外观不同,祠堂内里给人一种清雅安宁之感。大殿中央,一块巨大无比的玲珑素玉石散发出柔和明亮的白光,空气里飘荡着淡雅柔沁的木香。

    很难想象,一墙之隔的外面,是充斥了混沌风暴的无尽虚空。

    祖师祠堂借由大阵之力被固定在太岳神山上方的无尽虚空中,不似星游岛可在虚空中随意移动。即便如此,也是世上极安全的地方之一。

    玲珑素玉石被切割成上下大、一阶阶的塔楼状,每一阶都摆放着数块灵牌。

    虽名为祖师祠堂,但祠堂里并非只有太初观祖师的灵位。太初观历任掌门、太上长老,以及为宗门立下大功的人,死后其灵位均有进入祖师祠堂的资格。

    塔楼最高处,有六块灵牌。与下面的灵牌不同,这六块灵牌前均亮着一盏可燃万年的木魂灯。

    六块灵牌边上,还空了一个位置。

    镜映容取出那块刻着“李成空之位”的无方神木,飞到上面,将其放在空着的位置上。

    她看了看那六盏木魂灯,想了一想,旋即在戒指里翻找起来。

    最后她找出来一根银色的类似蜡烛的事物,点燃后放在灵牌前方。

    极焰珠:“这个合适吗?”

    镜映容:“是一样亮的。”顿了下,补充道:“也可以亮很久。”

    极煞剑:“我感觉有哪里不对……算了,凑合用。”

    镜映容盯着灵牌看了一会儿,正要离开,然而突然间,一股强横的威压充斥了整座殿堂,六盏木魂灯灯焰为之一暗,只有那根银色蜡烛不为所动。

    镜映容仰头望向正上方。

    “何人敢擅闯祖师祠堂!”

    强大到恐怖的灵识轰向镜映容的识海,上方绽放的刺眼白光将殿堂里每个角落都照得白花花一片。

    镜映容将识海敞开,把灵识放进来。听到灵识中的话语后,在识海中回应道:“是我。”

    “你诶?”

    那道灵识尚未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三道灵识包围了。

    极焰珠:“好久不见呀!”

    极界笔:“别来无恙?”

    极煞剑:“你抖什么抖。”

    白光消失,露出一样宛如厚厚书册的事物。它悬浮半空,微微地颤抖着。

    灵识:“你们……”

    极界笔:“不认识了?”

    灵识倏地往回缩。

    极煞剑:“再跑,揍你本体。”

    灵识:“呜呜呜道尊你看它们,它们欺负我。”

    镜映容:“他不在。”

    灵识愣了一下:“不是道尊假扮女孩子啊?可你和道尊长这么像……道尊有女儿?!什么时候?!你娘是谁!”

    书册在空中上下翻飞,差点撞到灵牌,显然极为激动。

    极煞剑:“跟你同为道器简直是我的耻辱你不会辨认识海气息?”

    “啊?识海……等等,这个气息是!”

    太初观镇派道器之一,太上生死书,灵识在镜映容识海里兴奋万分地乱窜。

    “老大!老大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老大!”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