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独逸 第一百六十二章
    通圣道君沉默片刻,道:“当务之急,是尽快提升本门实力,以防万一。”

    掌门道:“门中弟子勤加修炼,我等也不可懈怠己身。唉,奈何这许多年来,我在修为上再无寸进,只能依靠外物提升实力。”

    通圣道君叹息道:“我与师妹又何尝不是。无上之境,每一步都是孤身探索,道路虽有无数,却让人如觉无路可走。”

    云梦道君凝望大殿之外,目光幽远。

    “正因如此,我二人才越发注重于收徒。若是能培养出一二有望超越我等之人,九泉之下见到祖师们,方能不觉有愧。”

    ……

    宇命城,飞鸿楼。

    领司将整层三楼包下了,众人推杯换盏,高谈阔论,好不热闹。

    镜映容这一桌也不例外,几人一边吃喝一边把话题东拉西扯,连桌上的菜都没放过。

    陈晟道:“我敢,这盘一品玉兔,用的绝对是七霜河的二级妖兽红香兔。”

    另一人反驳道:“红香兔的肉哪有这么嫩,依我看,应该是天川洲的三级妖兽朱灵兔。”

    两人争论起来。

    李筱兰喝了口汤:“你们好无聊。”

    镜映容身旁那人正在给她讲笑话:“有两个人身陷险情,其中一人死了。死掉的人叫死人,那师姐你可知,活着的人叫什么?”

    镜映容想了想,用不确定的口吻道:“活人?”

    对方忍笑摇头:“错,活着的人叫救命啊。”

    镜映容:“……”

    极焰珠:“我觉得有点冷,是我的错觉吗?”

    极界笔:“我也觉得。”

    极煞剑:“我也。”

    镜映容:“冷。”

    见没有逗笑镜映容,那人也不气馁,再接再厉。

    连续听了几个“笑话”后,极煞剑哼道:“这种我也能讲。”

    极界笔:“那你讲一个。”

    极煞剑对镜映容道:“你刚刚不是冷吗,知不知道你这样叫什么?”

    镜映容:“什么?”

    极煞剑:“冷静。”

    镜映容:“……”

    极界笔:“我想让焰生火取暖了。”

    闹哄哄的氛围里,唯有一人,几乎没有话,只自顾自地喝闷酒。

    那厢陈晟终于跟人争论出了结果,喜滋滋地夹了一筷子兔肉,眼一转看到喝闷酒的这人,径直将兔肉放进了此人的碗里。

    “我苗睿,你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谁欠你灵石还是贡献点了?”

    苗睿重重一叹:“我烦着呢。”

    “你有什么可烦的?”

    “没找到合适的宗门任务,贡献点又快花完了,我能不烦吗。”

    陈晟惊讶道:“你不是在言心轩做事吗?”

    苗睿把杯子往桌上用力一放,酒水溅出少许。

    “不做了。”他烦闷地道。

    陈晟:“为啥?我听那儿报酬可高了,是内门重点扶持的务所之一,要不是我手头有事要忙,我都想去试试。”

    “报酬高?哈,哈哈,”苗睿带着几分醉意,冷笑道,“报酬是高,可是你以为,能让你轻轻松松就把贡献点赚了?”

    其余人被两人的对话吸引,纷纷把视线投过来。

    李筱兰:“那里的活儿很累么?”

    苗睿仰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深深吸气,下一刻竟是把杯子摔了。

    “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干的!再干下去,我自己都要心魔缠身了!”

    他情绪过于激动,音量将周围几桌的人都惊扰到了。

    陈晟诧异道:“有这么可怕?到底是做……”

    “别问了,了你们也体会不了,多半还会觉得我矫情。好奇的话,去试试就知道了,反正那儿现在缺人得紧,跟我一起进的,早都走了,我还是坚持到最后的一个。”

    苗睿重新拿了一只杯子,满上酒,继续一杯又一杯地喝。

    见此,其他人也不好再问,转而安慰起他,给他出主意。

    “给宗门灵兽制作餐食的任务挺不错的,轻松,还能趁机跟灵兽搞好关系。”

    “不如接个外务,能顺便散散心,运气好还能挣到外水。”

    “正好,枯涧峡那个收集幻叶蝶的任务还缺人,你考虑考虑?”

    众人七嘴八舌地着。

    镜映容双眼放空,思索着什么。

    极界笔:“对言心轩有兴趣?”

    镜映容:“嗯。是太初观以前没有的。”

    极界笔:“左右你也要做宗门任务,到时去试试好了。”

    “嗯。”

    ……

    新洞府建造完成。

    镜映容原本只知会了赵锦煦和舒苹徽。赵锦煦是需要过来察看阵法,舒苹徽则是当日在房建处就和她约好的,洞府建成后一定要第一时间来饱眼福。

    然后就不知这两人怎么宣扬的,连带其他熟人也知道了,尹雪泽巫曜宸来了,罗来了,就连不在宗门的霍修茂,都托人送了份礼物过来。

    此外,蓝初翠也在最后到来了。

    与往日不同的是,她脸上几乎没有了笑容,眉间隐约笼了一抹郁色。

    “上次过,我会备一份厚礼给你赔不是,此番便是来履行诺言了。”

    蓝初翠捧出一只匣子,语气平静地道。

    她眼帘半掩,似是有意避开与镜映容眼神接触。

    那只匣子外观并不华美,没有多余的装饰,看上去甚至有些普通。

    镜映容将其接到手中,想起某事,道:“要现在打开看吗?”

    蓝初翠一愣,随即也想起了同一件事,略为尴尬地道:“不,不用……不是,随便你。”

    虽然尴尬,但她却没有不悦之色。

    镜映容点点头,把匣子收进戒指。

    将镜映容的动作收进眼底,不知为何,蓝初翠不自觉地松口气的同时,眸中又有一丝怅然若失。

    她忽地抬眼对上镜映容的双眸,嘴唇微张,似乎想问什么,却又在下一刻选择了抿紧双唇。

    镜映容:“你要什么?”

    “没,没什么……”

    蓝初翠摇着头,转了话题:“我看看你的新居。”

    着,她绕过镜映容,看向新落成的洞府。

    她看到了巨大而洁白的壳片,上下各一,在骄阳下反射出晶莹透亮的光泽。壳片中间,是浅色调的、形状圆润线条柔和的怪异房屋。

    若从高处俯瞰,整座洞府,仿如蔚蓝海洋之畔,遗落的一枚白色贝壳。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