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是穷人〕〔倾城之美好时光〕〔若水向东流〕〔上门龙婿〕〔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免费〕〔八零炮灰大翻身〕〔女总裁的全能高手〕〔都市极品医神〕〔蝶谷修士〕〔摧毁玛丽苏〕〔都市最强兵魂〕〔隐婚影帝有点甜〕〔万兽朝凰〕〔穿越之厨神影后〕〔狂探〕〔盖世武神〕〔王者归来洛天〕〔至尊剑皇〕〔一念淮水过苏城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05:贪杯误事
    宁归晚回头,对上宁宏华威严的眼神,沉默了数秒,忽地笑起来,眸中竟带上了妩媚,红唇白齿,分外妖娆:“我知道了,爸爸放心。”

    再回首,宁归晚脸上的笑倏地消失。

    惹是生非?

    惹是生非的究竟是谁?

    “小晚?你也在啊。”宁归晚拉开门,门外的宁溶悦正抬手要敲门,怀里抱着蓝皮文件夹。

    宁溶悦短暂的意外之后,端起友善的笑容,“我这有份报表需要爸签字,所以就过来了。”

    她似乎是很怕宁归晚不高兴,话说得小心翼翼,带着些讨好的意味,“你现在要走了吗?”

    宁归晚静静看着宁溶悦的脸,她化了妆,但左脸那片烫伤留下的疤却一点都没有遮盖,甚至因为伤疤周围的皮肤变得白皙,而显得更加突出。

    许是意识到宁归晚的视线,宁溶悦抬手捂住左脸,眼神中隐约流露出难过。

    “医生说我是瘢痕体质,不然也不会留这么难看的疤,那些祛疤手术也不能做,不过你放心,爸从国外给我带了祛疤的药,效果挺好的,等我治好了疤,就不会再有人说你什么。”

    “小晚,今天报纸上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从来没有怪过你。”

    昨天招标会场有记者,宁归晚带的团队出乎所有人意料中标,媒体自然要报道一番,为了更有看头,顺带将宁归晚四年前的斑斑劣迹又重提一遍。

    “没怪过我?”宁归晚冷着脸“你这颠倒黑白的本事还这么厉害,分明是你自己把开水泼到脸上,却要我承受所有人的指责,你有什么资格怪我?”

    宁溶悦惊讶地张开嘴,却没说话,似乎是没想到宁归晚会这么说。

    愣了好一会儿,宁溶悦转头去看宁宏华,眼眶泛红,一副强忍委屈的模样,“爸,我没有……”

    宁宏华脸色不大好看,“我刚说过以后不要惹是生非,现在又是做什么?”

    “出了事到现在,你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溶悦也原谅你了,你不感激便罢,还说这种话,宁归晚,你这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跟以前一样不知悔改!”

    宁宏华眼神里带上些失望。

    这次宁归晚回来后,性子沉静了些,他还以为她改进了。

    都是他以前把她宠坏了!

    宁归晚对着父亲失望的眼睛,忽然扬起笑容,异常灿烂,“爸,如果有一天,您看到了真相……”

    “爸,您别生气,小晚只是太累了,她不是有意的。”宁溶悦打断宁归晚的话。

    宁宏华捏了捏眉心,挥挥手,示意宁归晚回去。

    宁归晚看了他片刻,转身欲走。

    “小晚。”宁溶悦却又叫住她,“今天是妈的生日,晚上回家一起吃个饭吧。”

    “不了。”宁归晚勾着红唇,“你们一家好好团聚吧。”

    回到办公室,宁归晚盯着电脑屏幕走了神。

    她和宁溶悦以及宁轻菡是一块长大的玩伴。

    宁溶悦和宁轻菡的生母云舒,父亲陈炳德,一个是宁家保姆,一个是宁宏华司机,从她记事起,这一家四口就住在宁家别墅的小楼里。

    云舒在宁家工作了二十多年,做事细心周到,很得她母亲喜欢,与她母亲处得像姐妹。

    可到头来,伤她母亲最深的,也正是这位做事周到细心、说话轻声细语的保姆。

    保姆和男主人在女主人的眼皮底下偷情,还把私生女堂而皇之地养在家里,对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宁归晚想起当年母亲伤心欲绝的模样,疼痛一点点在胸腔里蔓延。

    敲门声突然响起。

    宁归晚眨了眨睫毛,敛下所有情绪,说了声:“进来。”

    “宁经理,这是一会开会要用的资料。”助理任小菲将一份文件放到宁归晚桌上。

    “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开始。”

    宁归晚点头,“我知道了。”

    ……

    从会议桌上下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宁归晚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

    简单收拾了一番,便赶去和权御约定的别墅酒店。

    宁归晚到了之后,一眼看见别墅门前栈道上立着的长影。

    “抱歉,我来晚了。”

    夜幕深深,权御挺拔的身躯靠着护栏,迷离灯光将他笼罩,听见声音转头的瞬间,薄唇缓缓吐出一口浓雾,微微眯起的双眸,有着说不出的冷漠妖异。

    权御掐灭香烟,低头瞅了眼腕表,声音平淡,“不算晚。”

    栈道不长,尽头是灯火通明的别墅,宁归晚跟在他身后,奢华的欧式装潢,将那个男人衬得犹如中世纪的贵族,举手投足有着贵气的优雅和绅士。

    只是,所谓绅士,也不过是他背影给人的假象。

    当他转过头来,眼神间的疏离和凉薄,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点好菜,权御吩咐服务员开瓶酒。

    “开两瓶。”宁归晚道。

    权御看过来,目光带着探究,宁归晚扬着笑脸:“今天高兴,我也想喝两杯。”

    酒上来后,宁归晚朝权御举杯,“我敬您,项目的事,谢谢。”

    她知道,如果权御有意与她争,她没那个本事赢过他,不管他是可怜她,还是迫于权奶奶的压力,宁归晚都感激他。

    宁归晚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又倒了一杯。

    一顿饭下来,她喝了一瓶。

    这作态,可不像是有高兴的事。

    “再给我开一瓶。”宁归晚吩咐服务员。

    服务员看了看她醉意盎然的样子,把视线投向权御。

    宁归晚两肘慢慢撑在桌上,下巴懒懒地垫在交叉的双手上,歪着脑袋,许是醉酒的缘故,勾起的似火红唇,透着股风流。

    “我让你开酒,你看他作甚?”

    稍显缓慢的语调,似是在问责,却又像是撩拨。

    服务员听了,转眼看过来,瞧见宁归晚这副妖媚姿态,一下子看痴了。

    权御目光凝聚,落在宁归晚风情乍泄的脸上,片刻,缓缓道:“你下去吧。”

    服务员陡然回神,慌忙离去。

    宁归晚见她这般听权御的话,皱起眉,有些不满。

    “你醉了,不能再喝。”

    权御说话间,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夹在指间。

    宁归晚听了,笑起来,“醉了又有什么关系,那些烦心的事都会忘掉,没什么不好。”

    “贪杯误事。”权御没有点那根烟,看着宁归晚,声音低沉冷漠:“你还没吃够这亏?”

    宁归晚怔了怔,明白权御说的什么意思。

    当年,她就是因为喝醉了,才给了坏人可乘之机,将她从酒吧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