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06:你不讨厌我了吗?
    媒体不知道从哪里得来消息,在酒店门口蹲着,隔天早上,她从酒店一出来,就被记者的长枪短炮包围,摄像头将她的狼狈和惊慌尽数捕捉。

    然后,关于她作风放荡的流言像一场暴风雨,袭遍这座城市,容不得她半点狡辩。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雨,宁归晚看着车外被雨水模糊的夜景,没有说话,权御也没有说话。

    十一点左右,车子在宁家大门外停了下来。

    司机下车撑着伞过来给宁归晚开门,宁归晚下车后,发现权御跟着下了车。

    她看着权御撑着把黑伞,踩着落叶积水走过来。

    朦胧路灯下,男人的身影挺拔修长,哪怕泥水溅上他的裤脚,也不损他半分矜贵从容。

    “这把伞你拿着。”权御将手里的伞递给她,司机原本替宁归晚遮雨,见状很有眼力见地把手里的伞转移到权御头顶。

    宁归晚没做犹豫,接过来,“谢谢。”

    她喝了酒,身上火辣辣的,一阵风吹来,夹带着冰冷的雨水,格外冷,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权御脱下西装给她披上。

    披上西装的那两秒,权御双臂环绕着她,像是将她抱进怀里,宁归晚嗅到他身上清凉的沉香味。

    温暖的感觉隔绝了凉意,她抬起美眸笑说:“真暖和。”

    那笑容明明像个孩子,可她眼睛里偏偏流露出一股魅惑,勾人心魄。

    “你不讨厌我了吗?”

    权御俯视着她精致明艳的小脸,喉结微微动了动,声音低厚:“我什么时候讨厌过你?”

    “有,我出国前。”宁归晚的语气像是控诉,“你对我很凶,连句话都不愿跟我说。”

    权御似乎看了她一会儿,没接她的话,只朝院内抬了抬下巴,“快进去吧。”

    “那御叔叔再见。”宁归晚也没有抓着不放,笑了笑,转身朝别墅大门走去,门口岗亭的保安已经替她打开了大门。

    宁归晚回头时,见那人还站在那儿,长身玉立的模样,说不出的丰神俊朗。

    她朝他挥了挥手,夜幕浓稠,黑色大伞下的姑娘,衣裙飘飘,美不胜收。

    “先生,回去吗?”

    雨水打在伞顶劈啪作响,司机眼见着权御裤脚越来越湿,不由出声提醒。

    “一个人会变到什么程度?”权御单手插着裤袋,姿态闲适,视线沉晦悠远,像是在问司机,又像是在问自己。

    司机愣了愣,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什么意思。

    “您也觉得宁小姐跟以前不一样了?”司机道:“我记得宁小姐没出国的时候,热情开朗,话也多,每次坐我的车,都要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如今安静了不少。”

    “这样也好,性子稳一些,做事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冲动了。”

    权御回头看了眼司机,嗤笑一声,声音极冷:“世人眼浅,看什么都只会看表面。”

    眼浅的司机:“……”

    上了车,司机启动车子,想到什么,又开口道:“不过我觉得还是以前的宁小姐更讨喜一些,每次瞧见她的笑容,就感觉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

    就宁归晚跟权御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的工夫,保安已经把权御过来的消息递进了屋里。

    宁宏华已经歇下,听到消息,马上穿戴整齐下楼,权御没瞧见,只瞧见湿了裙摆的宁归晚。

    “权总送你回来的?”宁宏华视线投向宁归晚身上的那件西装。

    宁宏华比权御年长两轮,在商界的资历也更丰厚,但权御如今的身家和地位,不是多出来的这把年纪和资历就能赶得上,人前人后的,他也要叫一声权总。

    宁归晚没否认,收起雨伞放在墙边,站在门廊下拧裙摆上的水,一面道:“跟御叔叔吃了晚饭,他顺道送我回来的。”

    她抬头看了眼宁宏华,又低头:“爸怎么还不睡?”

    宁宏华瞅着她酡红的双颊,“你喝酒了?”

    “嗯。”宁归晚没抬头,“御叔叔喜欢喝酒,跟他一起吃饭,不喝两杯,不是扫他的兴么。”

    “以后尽量别喝酒。”宁宏华这话听起来像关心。

    宁归晚整理好裙摆,才抬头望着父亲,轻轻眨了眨眼睛,眼神看起来真诚极了,“您是怕我喝多了酒,惹是生非给您添麻烦吗?”

    宁宏华皱起眉。

    宁归晚又道:“您放心,有些跟头,栽一次就够了。”

    宁宏华眉头更深了些,张嘴正想说什么,身后传来宁溶悦的声音,“爸,外面那么凉,小晚穿得少,怎么不让她进来说话?”

    宁溶悦越过宁宏华去看宁归晚,视线触及宁归晚肩上那件西装时,她嘴边的笑容微顿。

    那件西装,她曾见过权御穿。

    “刚听佣人说权先生来了。”宁溶悦朝大门口看了看,“走了吗?”

    宁归晚没有理会她,只看了眼宁宏华,“我回房了。”

    这一晚,宁归晚做了很长的梦,以至于隔天醒来,不但头疼,还乏得很。

    收拾好准备出门时,佣人进来打扫卧室,宁归晚特意交代一句:“西装好好护理,我还要拿去还给别人。”

    佣人拿起那件黑色西装,忍不住叹了口气。

    多好的一个姑娘,为什么不要点脸呢?

    宁归晚不知道一件西装让她在佣人心里留下什么印象,她下楼时,正好遇到云舒从外面进来。

    宁宏华坐在餐桌主位看报,宁溶悦跟佣人一起往桌上端早餐,宁轻菡飞快朝云舒跑过去,一把抱住她的脖子,嘴里撒着娇:“妈,你以后就别去医院了,不是请了专业护理人员照顾他吗?你回家住好不好?”

    宁轻菡嘴里的‘他’,是陈炳德。

    宁归晚站在楼梯上,手指紧紧抓着扶手。

    楼下这画面,怎么看都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小晚。”云舒拿开宁轻菡的手臂,朝宁归晚走过来,“我昨天才听说你回来了,本来昨晚想等你回来的,但你一直没回,我不放心老陈,就先回去了,你……你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云舒是个温柔的女人,说话轻声细语,总能让人如沐春风,以前,宁归晚很喜欢这位云姨。

    但现在,看着她慈和的面容,宁归晚眼神一点点冷下去。

    “爹不疼娘不在,你说过得好不好?”

    云舒脸色一僵,眼眶泛红,“对不起……”

    “你该道歉的人不是我。”宁归晚压抑着内心翻江倒海的情绪,“该道歉的人你也不必去了,她听不见,就算听见了,也不会原谅!”

    “对不起……”云舒落泪哽咽。

    宁溶悦看了眼宁宏华难看的脸色,想要打圆场,但话没说出来,宁轻菡就愤怒地指着宁归晚道:“你什么态度?你自己不检点,还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爸不疼你是你活该!”

    啪!

    重重一声响,吓了几人一跳。

    宁宏华把报纸拍在桌上,面有愠怒,“坐下吃饭,谁都不许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