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命运之魔途〕〔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崛起黎南〕〔超级小神医〕〔重生王者归来〕〔重生五零巧媳妇〕〔千里江山不如君〕〔逆袭〕〔黎南〕〔寻宝全世界〕〔全球诸天时代〕〔秦立楚清音〕〔快穿之女配使我骄〕〔重生过去当传奇〕〔万古神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09:那人将她往深渊推了一把(1更)
    宁归晚双臂抱胸,两手随意地搭在臂弯,手指根根修长剔透,再看她的脸,粉黛不施,依然娇艳精致。

    宁溶悦忽然觉得左脸那片疤有点疼。

    当年她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凹凸又泛红的烫疤,彻底毁了她的脸。

    宁溶悦眼底浮现一抹恶毒,很快又藏起来,神情透着被误解的委屈,“我是看你去英国这么多年,跟朋友都生疏了,想让你跟他们联络联络,以前你不是很喜欢跟朋友们一起聚会么?”

    说着,她像是意识到什么,又道:“你还没释怀相濡和轻菡的事,是不是?”

    “其实相濡也觉得对不起你,今晚他还向我打听你的消息,想当面跟你道歉。”

    宁归晚维持着微笑听着,耐心很好的样子。

    宁溶悦看着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态度,眉头拧起来,四年前她和宁轻菡是宁宏华私生女的身份曝光出来后,宁归晚为此跟宁宏华闹得很凶,每每看见她和宁轻菡,都要闹脾气。

    所以宁轻菡和宁溶悦相继出事,所有证据都指向宁归晚时,没有人怀疑。

    因为宁归晚有多讨厌宁溶悦和宁轻菡,所有人看在眼里,一时气愤冲动做出出格的事,不是没可能。

    但现在,宁溶悦有些捉摸不透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女孩子。

    沉默一下,她再次开口:“那件事不能完全怪轻菡,你和相濡交往那么久,他始终不肯公开和你的关系,也许……他对你的感情根本不是你以为的那样。”

    “小晚,我们是亲姐妹,我真心希望我们能像正常姐妹那样相处,没必要因为一个从来没爱过你的男人,伤了姐妹的和气。”

    宁归晚垂着长睫,神态懒懒的。

    宁溶悦说完,迟迟不见宁归晚给个回应,眉毛拧得更深。

    “小晚……”

    宁归晚有气无力,透着股疲惫,“嗯?”

    像是没听清宁溶悦说了什么。

    宁溶悦:“……”咬牙,合着她说了半天,都成了别人的耳旁风。

    “小晚……”

    “姐!”宁轻菡上楼,瞧见姐姐跟宁归晚站在一处说话,顿时心里不是滋味,尤其是瞧见宁归晚妖精一样靠在那儿,更不爽。

    大晚上的还搔首弄姿,给谁看呢!

    “姐,离她远点,她敢泼你开水毁你的脸,指不定还能干出什么恶毒事呢!”宁轻菡气冲冲走过来拽走宁溶悦。

    “慢点……”宁溶悦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妹妹,“相濡呢?送完你就走了?”

    “嗯,他说明天带我参加酒会,姐,明早陪我去选条礼服吧。”宁轻菡语气十分喜悦,大约是说起心爱的男人,两眼都放着光。

    宁溶悦回头,想看一看宁归晚的脸色。

    结果,只看见宁归晚卧房门被合上的瞬间。

    宁溶悦脚步微顿,旋即,嘴角露出一抹极具深意的笑。

    ……

    宁归晚背靠着门板,抬头望向黑沉沉的窗户,清晰地感受到胸腔里有一股疼,慢慢往四肢蔓延。

    有些东西,时间也无力抹平。

    在她爱得最深最浓烈的时候,那个人背叛了她,又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狠狠将她往深渊推了一把。

    那个人一句‘不要脸’,胜过旁人千万句辱骂。

    这晚,宁归晚失眠了。

    隔天开会的时候,她显得有些精神不济,好不容易熬到散会,她直接去请了半天假。

    哪怕名声不好听,董事长三小姐的身份请个假还是很容易。

    “我开车送你吧,正好午休了,也没什么事。”任小菲看出宁归晚不在状态,不放心她亲自开车。

    宁归晚不想麻烦她,正要找个理由拒绝,搁在办公桌上手机响了。

    是权御的号。

    这才想起来中午要跟权老夫人吃午饭,接完电话,她实话实说有人来接,拿上手包下楼去公司门口。

    还是那辆熟悉的库里南。

    在申城这遍地富豪的城市,近千万的库里南不是什么惹眼的豪车,惹人注目的是杵在车旁等人的权御。

    权御是谁?

    对申城富豪榜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他已经连续五年位居榜首,并且是富豪榜上最年轻的一位。

    库里南后方不远处,还停着另一辆黑色轿车,轿车四扇车门都站了个穿黑t恤的男人,四人看似随意,但目光如鹰。

    宁归晚径直走向那辆库里南,“御叔叔怎么亲自来了?”

    “顺路。”权御注意到宁归晚眼下有淡淡的青黑,开腔问:“没休息好?”

    宁归晚笑了笑,“有点失眠。”

    车子缓缓启动,后面那辆低调的黑车跟着。

    路上有些堵。

    权御看了看前方车况,侧头跟宁归晚道:“还要一会儿才能到,累了先休息。”

    宁归晚确实有些困,也没客气,说了句“那到了叫我”,便靠着椅背闭上了眸子。

    车座雪白,宁归晚那头卷发微微铺散开,海藻一般浓密,权御似是无聊,挑一缕绕在食指上,微微松开拇指,那缕头发马上从他手指上散开。

    司机任勇无意从后视镜瞧见这一幕,简直要惊掉下巴,比中了五百万还惊讶。

    不知道怎么地,总觉得他家先生在调戏小姑娘。

    因为这一走神,和前车距离没把控好,前车停了,眼看要撞上,任勇赶紧急刹车。

    惯性带着宁归晚重重往前一栽,她一下子惊醒了。

    醒来时在权御怀里。

    男人的手臂及时捞住了她,她的脸贴在男人胸口,听见那里有力的心跳声,抬起双眸,权御正低头看她,一时间,四目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