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丹武至尊〕〔七等分的未来〕〔魔妃无霜〕〔神级偷取系统〕〔权门贵嫁〕〔电影世界大拯救〕〔打造火影世界〕〔超级特战兵王〕〔圣墟〕〔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陆先生养狐成妻〕〔法爷的英雄联盟〕〔不朽道魂〕〔全球巨导〕〔隋少,你老婆又复〕〔缘来妻到,掌心第〕〔重生小娇妻:总裁〕〔都市无敌战狂〕〔黑莲太后传〕〔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11:很想去见他?
    今年申城的秋天有些反常,一直阴雨连绵,下午三点多,天空已经昏暗得像夜幕将临。

    宁归晚安静了许久,缓缓转头看向窗外,忽觉这天气糟糕透了。

    每天下午,权老夫人午睡结束,都要在祠堂陪一会儿故去的老伴。

    宁归晚给老爷子磕了头,侧坐在蒲团上看权老夫人捻佛珠,敲木鱼,外面雨声淅淅沥沥,木鱼声轻缓,有着净化人心的魔力。

    宁归晚满心的思绪,缓缓沉淀,从旁侧的架子上拿了本佛经翻看。

    不知过去多久,门外传来稳健沉重的脚步声,宁归晚轻抬双眸——

    只见权御穿着黑衬衫和黑西裤走进来,这会儿外面倒是亮了起来,那人背着天光,身材显得格外颀长挺拔,等他走近,宁归晚瞧见他左肩衬衫布料微微潮湿。

    宁归晚朝他扬起一抹笑,算是打了招呼。

    权御眼神微顿。

    女孩侧坐在蒲团上,脸上妆容尽除,眉眼干净带着虔诚,微微笑起来的模样,仿佛还是曾经的那个少女,清纯美好,不染尘埃。

    “你今天没事忙?”权老夫人听出儿子的脚步声,眼皮子都没掀。

    平日里权御可谓惜秒如金,有时来陪她吃个饭,也是来去匆匆,像今天这样在家一待大半日,着实少见。

    “在家陪您不好?”

    权御说着,将视线从宁归晚身上淡淡转开,走到一旁的仿古红木椅前坐下,身躯微微后仰,手肘撑着两边扶手,随意垂下的手指白皙修长,骨节分明。

    祠堂里供奉着所有权家的长辈,权御目光温凉平淡,却在掠过一块刻着‘先祖母’的牌位时,眼神陡然幽深。

    权老夫人停下敲击,睁开眼转头看了看儿子,觉得他今儿个有些反常,正要说话,佣人撑着伞过来,“老夫人,孙少爷来了,说是看您的。”

    佛经的内容宁归晚看得似懂非懂,看完一页,正要翻下一页,骤然听见‘孙少爷’三个字,动作连同呼吸一起定了格。

    即便她很快压下一瞬间的情绪,但这细微的异常,没能逃脱权御的眼。

    哪怕不是亲生孙子,权相濡也叫了权老夫人这么多年奶奶,孩子特意来探望她,她也不好将人晾着,立马放下木质锤起身去客厅。

    窗外的雨还在下,似乎与先前没俩样,又似乎变得更糟糕,沉闷得叫人难受。

    “很想去见他?”

    冷不丁响起的低沉男音,让宁归晚惊了一下。

    抬眸,对上权御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那双眼深褐色琉璃目异常沉晦冷漠。

    宁归晚顿了片刻,笑了起来,美眸中风情流转,又变成那个艳光四射的女郎。

    “见谁?”

    权御没回答,目光深邃地看了她一会儿,起身径直走出祠堂,背影凉薄。

    宁归晚缓缓敛下嘴边的笑,低头,才发现,佛经被她抓皱了纸张。

    她以为自己短时间内是不会见到不想见的人。

    没想到会在当天晚上跟权御去的酒会上碰到。

    当时,她穿着一件黑色交领礼服,妆容艳丽,雪白的皮肤和高雅的气质,又使她美艳得高级,一出场,就成了全场的焦点。

    跟着权御走了一圈,她便收获一沓名片,其中不乏商界各行业的大佬,她知道那些人不过是冲着权御的面子,投过来的无数目光中,多的是不屑和轻蔑。

    宁归晚自动忽略那些不好的视线,如鱼得水地穿梭在这些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之间,谈笑风生的样子,在灯光的照射下越发风情万种。

    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宁归晚话别身边的人,从侧门出去。

    那里面每个人都戴着假面具,应付多了,也会累。

    她走去休息区打算坐一会儿,看见有服务生经过,她将人叫住,要了杯白开水。

    服务生看向她的眼神透着惊艳,走出一段距离后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宁归晚见状,递给他一抹流光溢彩的微笑,那服务生明显愣了一下,下一瞬就撞墙上了。

    宁归晚忍不住被这一幕逗笑。

    “真不要脸!”

    突兀的声音,让宁归晚笑容一收。

    她认得这个声音,转头望去,果然看见宁轻菡满脸的愤恨。

    “到处勾引男人,你就这么缺男人吗?”宁轻菡情绪有些激动,似乎是刚哭过,妆有些花,眼眶通红,显得有些狼狈,她恶狠狠地瞪着宁归晚,“你妈死了,爸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还回来?”

    “宁归晚,你就是个杀人凶手,杀了我的孩子,所以你遭报应了,你妈死了!是因为你,你妈才死的!”

    “不对,生了你,才是你妈的报应,你妈上辈子肯定罪大恶极,才生下你这么个恶毒的女人!”

    啪!

    宁轻菡脸被打得歪向一边。

    宁归晚冷着脸,眼里布满凶冷的光,“你再说一遍试试!”

    “宁归晚你打我!”宁轻菡脸颊立刻红起来,火辣辣的疼,让她怒气值瞬间达到顶峰,想也没想,直接朝宁归晚冲过来。

    但下一秒,她的胳膊被一只手扯住。

    “放开我!”宁轻菡像是失去理智,疯狂挣扎。

    “闹够了没有。”扯住宁轻菡的人说话有些温吞,但每个字,都有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宁轻菡听了,立刻安静下来,她抬头看着男人的脸,委屈地哭出来,“宁归晚打我,你居然护着她!”

    权相濡看了看她红肿起来的脸颊,然后去看站在对面的宁归晚。

    宁归晚也正看着他,只是那目光,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你先回去。”权相濡对宁轻菡道。

    “相濡哥哥……”宁轻菡警惕又怨恨地看了眼宁归晚,抓紧了权相濡的手臂,“我不要,你想跟你一起……”

    权相濡低头看她,语气变得强硬,“听话,我很快去找你。”

    宁轻菡跟权相濡在一起四年多了,她知道,每次权相濡用这种语气说话,就说明他耐心快要耗尽。

    她没走远,在不远处紧紧盯着这边。

    休息区,那双男女面对面站着,经相熟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却变得如此陌生,过了一会儿,权相濡才说话:“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宁归晚嘴边带着微笑,“很好。”

    权相濡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那就好。”

    这时,先前离去的服务员送来白开水,快要走到跟前,脚下不知怎么地滑了一下,托盘里的那杯水直接朝宁归晚洒过来。

    权相濡反应很迅速,一把将宁归晚扯进怀里,用自己的背替她挡了那杯水。

    有点热,但不烫。

    服务员吓坏了,一个劲儿道歉,权相濡置之不理,只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孩,目光复杂又紧张,抱住宁归晚的手臂忍不住紧了又紧,喉结也是滚了又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没事吧?”

    “你……”

    宁归晚想说‘你可以松开了’,刚说一个字,另一只手臂忽地被人握住,紧接着一道蛮横得有些粗鲁的力道将她从权相濡怀里拽出来。

    她来不及反应,脚下踉跄几步,跌进另一个怀抱。

    抬头,只见权御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权御目光沉晦地瞅着权相濡,气场全开,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片刻,薄唇缓缓勾出一抹冷笑,“你是不是忘了你未婚妻在那儿看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