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去打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都市神级强者〕〔全职武师〕〔生活系合成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嫡女休夫记〕〔我的家仆是帝尊〕〔刀御三界〕〔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我能看见本章说〕〔姜家赘婿〕〔我真没想穿汉服啊〕〔三界改命群〕〔西游大妖王〕〔第一宠婚:墨少的〕〔逍遥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12:我以为你早把那晚忘了
    要说权相濡抱得紧,权御抱得更紧,宁归晚清晰地感受到左肩膀的疼痛,不动声色地小小挣扎,换来的却是男人收得更紧的力道。

    宁归晚皱起眉头,她的礼服无袖,男人掌心温热,纹理粗粝,肌肤相贴的亲密,让她很不舒服。

    但是权御表情实在有些吓人,宁归晚不想惹怒他,没再反抗。

    随即,她感觉到肩上那只手的力道松了一些。

    权御低头看了眼宁归晚温顺的样子,然后抬眸瞅向权相濡,眼神仍旧带着寒凉,“你的未婚妻看起来很伤心,不过去安慰一下?”

    看似漫不经意的一句话,落在权相濡耳中,分明是敲打。

    权相濡看向宁归晚,宁归晚微低着头,拨在一侧的长发纷纷扬扬落下,遮住了她半边脸,叫人看不清她是什么表情,只是她依偎在权御怀里的样子,格外刺目。

    权相濡两手紧紧握成拳,隐忍许久,笑了笑开口,语调温吞:“那我不耽误二叔时间,先行一步。”

    权御语气淡淡,“不送。”

    权相濡又望向宁归晚,女孩仍垂着脑袋,不肯看他一眼。

    一直到离去的脚步声听不到了,宁归晚才抬起头,拨了拨颊侧的长发,没有去看权相濡离开的方向,只仰视着权御笑问:“御叔叔怎么出来了?”

    仿佛方才的一幕,从未发生。

    权御静静地看着她风情又有些讨好的样子,脸色更沉冷了些。

    在男人的注视下,宁归晚脸上的笑有些维持不住,她看得出来权御心情不佳,但又捉摸不透他为何生气。

    气氛有些诡异。

    宁归晚脊背忍不住绷起来,垂眸避开男人过于幽深的眼神,余光不经意瞥见握住自己肩膀的那只大手,女性优美柔和的身体线条,将男人的手衬得越发骨骼清晰。

    “御叔叔……”宁归晚深觉两人此刻的姿态不妥,不安地动了下肩。

    权御这次倒是放开了她。

    往旁边走了两步,掏出烟来点上,吐了两口薄烟,又把视线落在宁归晚身上。

    那视线仿佛化成了实质,压得宁归晚心跳都乱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宁归晚视线落在权御下巴以下,修身的黑色衬衫,将男人修长健硕的身材完美勾勒。

    说完,等了一下,没得到任何回应。

    宁归晚顿了顿,又说:“我回去拿下包,您等我片刻。”

    权御仍没有回应。

    宁归晚微笑了一下,转身回宴会厅。

    走出没几步,手腕忽地被人握住,下一刻,再次跌进权御怀里。

    这次,两人面对着面,宁归晚清楚地感受到男人的气息,夹带着新鲜燃烧的烟草味。

    宁归晚心跳忽然加快速度,离得太近,她从权御深褐色的眼瞳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她的脸上有惊讶,也有惊吓。

    权御单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夹着烟,慢条斯理对着旁边的坐地烟灰缸点烟灰,一面似随意地开腔,声音格外沉:“这么多年,你还想着他?”

    这情形,像现任计较前任。

    宁归晚双手撑着权御胸口,有些抗拒这样的亲近。

    嘴边却是淡然的笑,“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权御低头瞅着她,以前没发现这丫头装模作样的本事这么炉火纯青。

    脑海中浮现方才她在权相濡怀里的画面,权御蓦地收拢手臂,两具身体顿时严丝合缝,他忽地低头吻向宁归晚的红唇。

    宁归晚吃了一惊,飞快侧过头躲避,同时出声:“御叔叔想要亲我吗?像四年前那样?”

    权御的嘴唇在距离她脸颊不过毫米的位置停下来。

    他的鼻尖已经触碰到宁归晚的脸,烫人的呼吸一下一下洒在她肌肤上,空气似乎都凝结了,宁归晚呼吸都变得困难,心里一片慌乱。

    过了会儿,她才缓缓放松身体,抬起右手捏住权御的衬衫领,纯黑的料子,越显她手指剔透如玉。

    红唇跟着弯起娇媚动人的弧度,“这里随时会有人来,御叔叔这是要让我再次背上放荡的骂名,受千夫所指么?”

    权御听了,慢慢松开对宁归晚的禁锢。

    沉默地抽了两口烟,他抬眸瞅着宁归晚娇艳欲滴的脸,不知道心里想什么,他竟轻笑出声,“我以为你早把那晚忘了。”

    宁归晚手指忽地狠狠蜷缩。

    怎么可能忘了。

    那天她心情极差,跟好友去一家会所的地下酒吧买醉,她那时虽小,酒量却还可以,但那晚喝得实在太多,终于还是醉了。

    被人从会所酒吧带走,她有意识,却无力反抗。

    幸运的是那天权御也在那家会所。

    许是她那晚将他当成了另一个人,有些失态,有些缠人,也许还因为权御本身也喝了些酒,两人像一堆干柴遇到了火星子,虽然没有完全烧起来,却也被点着了。

    她记得每个细节,甚至是感受。

    所以第二天她被媒体堵在那家会所的酒店门口,她惊慌失措,且无力反驳。

    面对权相濡的质疑,她也无法解释。

    仔细说起来,那些人说的不错,她确实不够自尊自爱。

    不然怎么能跟自小敬重长辈纠缠在一起。

    “我知道……”宁归晚目光看向一旁的窗户,声音轻得连她自己都快要听不见,“那晚我们都醉了,您非故意,我也有错。”

    所以时隔四年再次见到权御,她闭口不提那晚的事。

    如果不是他今夜行为反常,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提及。

    “您一直是我尊敬的长辈,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会一直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