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龙王〕〔农家小福妃〕〔第一战神〕〔我从仙界来〕〔瑾瑟遥遥〕〔长生女仙医〕〔宠妃撩人:摄政王〕〔傲娇老公,今晚见〕〔人生不再见〕〔武帝归来〕〔寒门狂婿〕〔重生九零神医福妻〕〔爆笑甜妻:冷少,〕〔妙手药王〕〔凤谋天下:小姐不〕〔首席的猎妻计划〕〔重生八零:美食旺〕〔离天大圣〕〔噬天狂尊〕〔闭上眼睛玩个游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15:御叔叔,好巧。
    宁归晚在家休息的时候,正逢七天长假,宁轻菡和宁溶悦都休息,不过那俩姐妹每天忙着看婚纱看礼服,在家的时间很少。

    偶尔听家里佣人闲聊,宁归晚知道她不在申城的那些天,权相濡的母亲已经到家里来过,婚期都定了,就在来年春天。

    “订婚四年都不提结婚的事,怎么偏偏赶那个扫把星回来的时候筹备婚礼,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那可说不准,她那么善妒,还那么恶毒,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看着吧,她不会消停的,她可是一直惦记着二姑爷呢!上个月在什么酒会上,还勾引二姑爷,都抱在一块了,真不要脸。”

    “你说怎么能有这么坏的女人呢?大小姐温柔善良,二小姐率真单纯,她怎么狠心对她们下那么重的毒手?大小姐脸毁成那样,以后这婆家不知道怎么找呢!”

    当时,宁归晚正站在酒柜边打算给自己倒杯果酒,就听见不远处两个佣人头靠头小声嘀咕。

    家里的佣人里里外外换过一遍,没有一个是曾经的熟面孔,更没有一个了解宁归晚,对她的所有印象,都来自周刊报纸,以及那俩姐妹有意无意的描述。

    宁归晚听了,却是笑出了声。

    佣人听见动静,过来一瞧,看见她站在那儿,顿时尴尬不已:“三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宁归晚看着两个女佣笑,慢悠悠道:“这是我家,我不能在这?”

    “我不是这个意思……”佣人心虚。

    宁归晚转开目光,端着酒杯上楼,没再看那两人。

    回到房间,她靠着阳台护栏,小口小口喝酒,甜丝丝的果酒滑过喉咙,凉凉的。

    一杯酒快喝完,她接到任小菲的电话:“打听到了,金董今晚在翡翠山庄参加富通集团董事长千金的订婚宴。”

    任小菲说完,又问宁归晚:“宁经理,你叫我打听金董的行踪做什么?”

    宁归晚笑了一下,说起别的事:“在三亚玩得开心吗?”

    “别提了,全都是人,数人头来了……”任小菲立刻吐槽。

    刚收线,李安南的电话适时插进来。

    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会给宁归晚打电话,也没有刻意地嘘寒问暖,只像朋友那样闲聊,他是个学识渊博的人,总能找出话题,又不会让人反感。

    “今晚我一个表妹订婚,在翡翠山庄,你在家闷了好几天了,出来散散心吧。”

    宁归晚顿了一会儿,问道:“富通集团董事长千金?”

    李安南:“你知道?”

    宁归晚嘴角扬起来,“听人说过。”

    再次挂了电话,宁归晚简单洗漱,画了个淡妆,没有涂口红,选了件低调的浅灰色连体长裙。

    翡翠山庄。

    其中一幢独栋别墅,李安南看见宁归晚的瞬间,表情是吃惊的。

    上次见面,她美艳妖娆得像个妖精,而此时,穿着连衣裙微微笑起来的模样,像个还没毕业的学生,清纯又干净。

    “你总能给人惊喜。”李安南毫不掩饰对她外貌的欣赏。

    宁归晚听了,只是淡淡一笑,抬头看了看快要落下去的夕阳,缓缓道:“订婚宴快开始了吧?”

    李安南这才想起来将人往厅内领,在登记处出示了请柬,直接带领宁归晚去了已经安排好的座位。

    哪怕宁归晚将自己打扮得很低调,可是她的出现,依然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她对周遭投来的或探究或鄙夷的视线视若无睹,安静地跟在李安南身边,双眸不动声色扫视全场,在第三排偏左侧的一张桌上,瞧见了她想见的人。

    耳边,听见桌上其他人跟李安南开玩笑说他带了女朋友,李安南笑笑并不解释,宁归晚看了他一眼,小口喝水,也没有说话。

    订婚宴的流程很套路,没多大新意,宁归晚心不在焉地观看,订婚礼结束后宴席开始,整个宴会厅一片喜气。

    酒过三巡,宁归晚余光瞥见一道人影走出了宴会厅,她起身,与李安南说了一声,然后跟着出去。

    金吉祥从卫生间出来,看见站在墙边等人的宁归晚时,表情愣了一下。

    不等他开口,宁归晚微笑起来,“金叔,好久不见。”

    金吉祥看着她,目光探究,似乎想看清楚她找自己要干什么。

    “金叔别紧张,我回国这么久,一直没有机会跟金叔好好说说话,金叔可否借一步说话?”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通往外面的玻璃门,两人走下台阶,金吉祥点了根烟,表情已经换上了随意,他看向宁归晚,“有什么话,直说吧。”

    宁归晚笑了笑,“我记得我妈说过,金叔年轻时就跟着外公打拼,天池集团有今日,您是功不可没。”

    没有人不喜欢听好话。

    金吉祥笑了一声,“有功的可不止我一个。”说完,神色出现一丝缅怀,“可惜老董事长走得早……”

    提起逝去的外公,宁归晚有些伤感,沉默了一下,她又笑起来,“公司里的元老,以金叔最为德高望重,外公走得早,我妈也走得早,我相信金叔也不愿意天池集团将来落入他人之手吧?”

    这个‘他人’指的是谁,显而易见。

    公司里一直有传闻,宁溶悦会是下一任继承人。

    金吉祥看向宁归晚,没说话,不知道想些什么,过了有一分钟,他开口说:“你想要拿回公司,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还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宁归晚缓缓笑起来,“我不会让金叔失望的。”

    金吉祥离开后,宁归晚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走向不远处的栈道,栈道下方是大片荷塘,十月上旬,荷花已经开败,借着灯光依稀能看见三两朵残荷。

    她靠着护栏,侧头观望。

    忽地,似乎是一种感应,她抬头朝栈道上方的观景台看过去,那儿光线不足,但隐约能看见一道黑色长影,嘴边咬着香烟,燃烧的烟头一闪一闪地散发猩红的光。

    宁归晚几乎是立刻,认出那人的身份。

    那人与黑夜融成了一体,不知怎地,竟有股寂寥的味道。

    上次酒会过后,两人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正经见面,宁归晚站直身体,正想该做点什么来回应,却见权御已经抬腿朝她走过来。

    她看着他走到跟前,脸部轮廓一点点显露,男人的五官可以用精致来形容,那是属于男性的精致,她笑了笑:“御叔叔,好巧。”

    权御看着她,佳人如月,即便是花期正当时,这满塘荷花恐怕也不及眼前姑娘淡妆轻扫。

    “一个人来的?”权御掐灭了烟头,不过没有随手丢掉。

    “跟朋友一起。”宁归晚实话实说。

    “那个朋友?”许是夜色太浓,权御那双深褐色的眸子显得格外深邃晦暗,说话时,他朝宁归晚身后看了看。

    宁归晚顺着他的视线,看见匆匆朝这边走来的李安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为龙之道〕〔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从诡秘中走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