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扑街写手的挽歌〕〔我在万界抽红包〕〔大佬一直爽〕〔混沌星墟〕〔江湖之非常系统〕〔天庭快递员〕〔诸天道祖〕〔漫画幻想系统〕〔无限坑人系统〕〔萌宝成双:霍少的〕〔我不当鬼帝〕〔我有一只忍义手〕〔近身妖孽兵王〕〔重生之俗人修真〕〔神医如倾〕〔驭兽狂妃:魔帝宠〕〔余远恒陈惜雯小说〕〔念兰溪〕〔李逵的逆袭之路〕〔我不当鬼帝(我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16:喜欢那个姓李的?
    李安南见宁归晚出去许久都不回来,有些不放心,从宴厅出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还是在服务员的指点下得知她从偏门走出了别墅。

    远远的,瞧见她跟一位男士站在栈道上,不由得就加快了脚步。

    到了跟前,才发现站在她对面的那人居然是权御。

    脚下微微顿了顿,但还是走上前,有意无意地站在宁归晚身侧,然后与权御打招呼,“原来是权总,幸会。”

    说完低头,看着宁归晚:“怎么出来这么久?还以为你迷路了。”

    他的到来,打破了宁归晚和权御之间那点似是而非的微妙气氛,宁归晚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有点闷,出来透透气。”

    “外面凉,早些进去吧。”李安南言语之间,不难听出体贴和关心。

    宁归晚没有反对,转眸看向权御,嘴角笑容恭敬且疏淡,“那我们先回去了,不打扰御叔叔赏景的雅致。”

    闻言,李安南似松了口气。

    权御手指慢慢捻动那根已经熄灭的烟头,眼神平静深邃。

    宁归晚见他不说话,微笑了下,转头跟李安南说:“我们走吧。”

    李安南看着她也是一笑。

    这画面,竟有股甜蜜的味道。

    回到宴厅,订婚宴已经是尾声,该做的都做了,宁归晚生了离开的心思,李安南大约是看出来了,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不用,我开车来的。”宁归晚婉拒了他。

    李安南没有强求,把人送到停车场,夜风习习,身侧女孩安静淡雅,怎么看都不像媒体上描述的那样。

    “那我先走了。”宁归晚解了车锁,站在车旁微笑。

    李安南看着她笑容浅淡的模样,衬着夜色,彷如遗落人间的仙子,世人常用美若天仙来形容女子的美貌,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没见过,而此时看着眼前的姑娘,李安南脑子里只有这四个字。

    许是情之所至,李安南忽然握住宁归晚的手。

    突来的举动,宁归晚下意识抽回自己的手,李安南这才如梦初醒,意识到自己唐突,他有些尴尬,也有些遗憾。

    “对不起,我……”一向能说会道的人,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没关系。”宁归晚一笑。

    气氛多少有些不对。

    李安南酝酿了一下,道:“明天有时间吗,我朋友新开了家日料馆,带你去尝尝吧?”

    “不了,明天我约了人。”

    宁归晚顿了一下,又道:“李先生是个好人,我很高兴能认识李先生这样的朋友,等将来李先生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我一定给你们包个大大的红包,送上最真心的祝福。”

    说完,宁归晚没再停留,很快驾车离去。

    白色小轿车飞速行驶在申城郊区寂静的道路上,宁归晚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脑海里浮现的是母亲得知父亲背叛时的伤心难过,以及宁轻菡摸着小腹在她面前得意的样子。

    爱情,婚姻,哪一样不是毒药和坟墓。

    正胡思乱想,一辆黑色库里南以极快的速度超车,超出了大约四五米,忽然方向一转,横在了路中间。

    宁归晚一惊,连忙踩了刹车。

    两辆车只隔了半臂距离,如果宁归晚反应迟钝一点,这会儿肯定撞上了。

    宁归晚额头撞向了方向盘,过了会儿,才缓缓抬头,脸上仍惊魂未定。

    库里南的司机已经下车,宁归晚的车开着大灯,司机迎着光,她看不清他的面容,等他走近了,她才发现是权御的私人司机任勇。

    “宁小姐,你没事吧?”

    任勇语气关切,也有内疚。

    宁归晚摇了摇头,压下砰砰乱跳的心脏,缓缓笑道:“没事。”顿了顿,“任叔是刻意拦下我的?”

    任勇听了,一下子语结,他回头看了眼库里南后车门的方向。

    宁归晚立马明白他的意思了,笑了笑推门下车,朝库里南后座走去,车窗随着她的走近徐徐降落。

    宁归晚的车灯将那里照得雪亮,权御随意地靠着椅背,侧头正静静地看着她。

    她笑着:“御叔叔找我有事?”

    权御沉沉地看了她一会儿,开腔:“老太太病了。”

    宁归晚心下一紧,忙问道:“严重吗?”

    权御看着她脸上明显的担心,沉默了一会儿,说:“上车。”

    不容拒绝的口吻。

    “我开自己的车吧。”宁归晚这话刚说完,眼前忽地一暗。

    回头,才发现自己车的大灯被关了,车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低调的黑车,三个黑衣男人围着那辆黑车,而她的车里,驾驶座依稀坐着人。

    那些人是权御的保镖。

    宁归晚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权御,后者却没再看她,低头给自己点了根烟。

    她默了默,而后笑起来,“又要麻烦御叔叔了。”

    上了车,宁归晚闻到浓浓的酒精味,混着烟草燃烧的味道,有些呛鼻,她伸手降下自己这一侧的车窗。

    一路无话。

    车子驶进市区,经过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时,权御忽然出声,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听在宁归晚耳朵里,竟有些迷人。

    “去给我买瓶水。”

    任勇想起来后备箱就有,回头正要提醒,对上权御黑沉到有些可怕的眼神,已经到了舌尖的话又被咽下去,麻溜地把车靠路边停下。

    司机走了,车上的气氛莫名变得压抑又沉闷,宁归晚觉得气不够喘,伸手去推车门,打算下去透透气。

    手刚碰到门把,身后忽然伸出一条胳膊圈住她的腰,她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被那条胳膊带进熟悉的怀抱。

    带着烟草味的男性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宁归晚被迫抬头,下巴处粗粝的感觉,让她浑身发麻。

    权御的视线紧紧压下来,嘴角似带着一丝冷笑,“喜欢那个姓李的?”

    男人手臂坚牢,宁归晚挣扎不动,脸上没有了笑,只有冷淡和疏离,“御叔叔用什么身份来问我这个问题?”

    权御沉沉地看着她,下一瞬,忽地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