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间苍凉爱不淡忘〕〔贺景辰温晴〕〔最难不过说爱你〕〔顾卿卿傅天行〕〔麻辣女同事〕〔我要的是你爱我〕〔都市之最强仙帝〕〔她来运转〕〔总裁的天价穷妻〕〔海贼之吞噬果实〕〔我的收入可以翻倍〕〔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兵雄风云〕〔一颗柔心两目温情〕〔重生地球仙尊〕〔神针侠医〕〔武心潜龙〕〔帝少追缉令,天才〕〔最佳娱乐时代〕〔韩三千苏迎夏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19:果然红颜祸水
    宁归晚说完,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同时伴着单调悠扬的铃声。

    任小菲目光下意识投过去,那上面显示着李安南的名字,她眼睛立刻瞪圆了。

    “先去忙吧。”宁归晚神色坦然,已经伸手拿起了手机。

    任小菲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说,宁归晚看着她,她最后又没说,抱着文件夹出去了。

    宁归晚看了眼合上的门板,这才接起电话。

    “李先生。”语气客套。

    “……”那边沉默了一下,传来李安南温柔的声音,“昨晚你说的话,我回去仔细想了。”

    李安南稍微停顿,宁归晚‘嗯’了一声,等着他说下去。

    “我不打算这么放弃。”

    李安南深情地说完,忽地换上开玩笑的口吻:“你就当我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好了,不过,还请你给我个撞南墙的机会。”

    宁归晚听了,失笑:“明知道是南墙,还要去撞,那不是很傻?”

    “人活一世,没必要事事精明,有机会犯次傻,也是难得的经历。”似是听出了希望,李安南声调里明显带了几分松快。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不等宁归晚拒绝,他又说:“只当普通朋友吃个便饭。”

    宁归晚视线落向窗外,繁华的都市,高楼建筑鳞次栉比。

    脑海中又想起昨晚在权御车上发生的事。

    最终,她答应了李安南的邀请。

    ……

    瑞银集团总经办。

    权御坐在黑沉沉的大班桌后,桌前的沙发区坐着几名领带整齐的下属,他们汇报完工作,见老板面无情绪地盯着桌上的一份报纸看,几人不由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伸长脖子看向那份报纸,原来是一则豪门八卦新闻。

    本着投其所好的心思,那人顺势聊起了这则新闻,“现在的媒体就喜欢捕风捉影,那李家大公子我见过,为人十分正派,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有牵扯。”

    那种女人?

    权御回味这四个字,转头看向说话的下属,眼神沉晦,透着凉意:“哪种女人?”

    “不清不白,心思歹毒,我倒觉得李大公子是被她给纠缠上的,李氏集团财力雄厚,她想要借李大公子的肩上位也不是没可能。”

    “四年前就容不下那两个私生女,现在外面有传言天池集团下一任继承人是那俩私生女中的一个,她能甘心?”

    权御手里拿着香烟盒,打开,又合上,又打开,像是百无聊赖的小动作,闻言,他垂着眼皮,让人看不清他眸中的情绪。

    过了会儿,笑了一声,语调随意,却不容置疑:“陈总监思维缜密,放在现在的位子上太屈才,恒佳日化的总监一职,就由你担任吧。”

    恒佳日化是瑞银集团和池正郡的公司合伙收购的民企,昨天下午刚在翡翠山庄举行签约仪式,按合约,他这边和池正郡那边都得派人过去接管。

    瑞银这边人选还没定,但陈总监知道,恒佳日化内部问题很严重,名副其实的烂摊子。

    他若接手了,未来一年,甚至三年五年,他都甭想有清静日子过。

    “权总……”

    陈总监有些不解,自己不过说了两句八卦之言,怎么就让自家老板做出这等决定。

    权御并不打算解释,只淡淡朝他看了一眼,就让他咽下了后面的话。

    权御在工作上,向来说一不二,有时候甚至有些独裁。

    从总经办出来,陈总监眉头拧成一根绳,回到办公室愁眉不展地想了许久,忽地眼睛一亮,像明白了什么,从一旁的报刊架上取下当天的报纸。

    盯着宁归晚一身连衣裙、浅笑盈盈的模样看了许久,暗叹,果然红颜祸水。

    ……

    下属离开后,权御慢慢给自己点了根烟,抽了几口,有些烦躁地松开领带,又解开衬衫上两粒纽扣。

    起身走到落地长窗边,空闲的手撑着护栏,一边慢条斯理地吐雾,一边眺望繁华的金融街景。

    其中有半壁江山属于瑞银。

    不远处的金城大厦,申城最高建筑,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地标,日进斗金,是权御接手瑞银集团后一力开发的项目之一。

    如今,他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都是很容易的事,但又似乎不是。

    “权总今晚是怎么了?给我们送钱来了?”白玉宫,顶楼的豪华包厢,亨通地产的老总看向坐在对面的权御。

    今晚是权御组的局,来的都是老商友。

    牌桌上,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个妆容艳丽、身材火辣的服务员,端茶递水,服务周到。

    权御抬起左手,就有人将高档酒杯放到他手上。

    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随手将面前的筹码推到牌桌中间,一下子输掉十几万,脸上没有一点心疼。

    池正郡看着他一口喝掉那杯威士忌,笑得意味深长,一边往自己面前划拉筹码,一边道:“咱们权总啊,是情场失意了,连带着赌场受牵连。”

    “哦?”亨通地产的老总来了兴致,“是哪位美女,这么有福气能让权总高看?”

    “福气?人家姑娘未必瞧得上。”池正郡笑眯眯地落井下石。

    “你这么说我还真好奇了,什么样的美女这么拽?”亨通地产的老总笑道:“权总这身家,申城哪个姑娘会不愿意?就比如……你!”

    他指了指站自己身后的服务员,“你愿不愿意?”

    被指到的服务员脸一下子红了,偷偷看了眼权御俊朗的脸庞,声音婉转:“何总说笑了,我哪有那个福气?”

    权御听了,抬头看了服务员一眼。

    服务员嘴唇涂得亮汪汪地红,娇艳欲滴,像极了另一个人。

    权御不由得多看了两眼,惹得那服务员心跳加速。

    两人微妙的互动被何总看在眼里,深夜散场,何总直接将那服务员推到权御面前,“权总喝多了,你送权总回去。”

    混夜场的,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服务员红着脸,权御这样的男人,哪怕是短暂的,她也想把握。

    伸手挽住权御的手臂,语调越发娇滴滴,“权总,我送您吧。”

    权御沉眸看了眼被挽住的胳膊,没说话。

    ……

    宁归晚本来答应了李安南的邀约,但肖总监为基建项目的事宴请了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叫她一同过去,于是李南安把吃饭的地点改在宁归晚应酬的白玉宫。

    两人先吃了饭,然后宁归晚陪肖总监应酬,李安南则在大堂里等她。

    等到将那几个负责人送走,已是深夜时分,宁归晚喝了些酒,脸颊红扑扑的,在会所门口迷醉灯光的照射下,越发眉目清晰。

    夜风微凉,李安南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

    宁归晚嘴里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大堂电梯的方向传出一道讨好的男声:“哈哈,权总真是说笑了,我哪能跟您比?”

    宁归晚转头看过去一眼,正瞅见一位打扮成熟美艳的女孩挽着权御走出来。

    ------题外话------

    某叔:追女孩子得常刷脸,得欲擒故纵,得让她吃醋,得吊她胃口。

    某晚:呵呵。

    某瑶:叔,您这是作死。

    ……

    看完记得冒泡留言啊,某瑶需要你们。

    书城的小可爱们,看完了别忘了推荐票来两张哈,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