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嫁胭脂碎〕〔绝品校花保镖〕〔重生80医世学霸女〕〔鲜妻撩人:寒少放〕〔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爱的纠结方程〕〔世蹉跎兮自逍遥〕〔丁毅〕〔位面仙踪〕〔1627崛起南海〕〔快穿之替你如愿〕〔三国未来道路〕〔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巫女的契约魔法师〕〔灵气时代的刺客〕〔赘婿震武林〕〔书生成圣〕〔雪狼出击〕〔胜天传奇〕〔天地战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26:你可真会为难我
    随着那女人越走越近,李安南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难以形容。

    她穿着有些旧的风衣和牛仔裤,头发随意地扎在脑后,不到三十的年纪,脸上却已经刻了很深的岁月痕迹。

    “安南……你……”女人五官端正,能看出年轻时也是个漂亮的姑娘,她双眼含着泪,像是不知道说什么。

    好一会儿,哽咽着问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宁归晚看了看李安南的神情,有些事已经显而易见。

    下意识地,她扭头去看权御。

    电梯在a区,权御和乔屹深并肩走向区。

    许是有所察觉,权御转头看过来,男人嘴角咬着烟蒂,视线平静从容地从宁归晚脸上一掠而过,没有半点停留,似乎对身后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兴趣。

    “安安!”

    耳边忽地响起女人惊恐的尖叫。

    宁归晚回眸看去,脸色陡然一变。

    原本还好好的小男孩,忽然流鼻血,又急又凶,他有些不知所措,出于本能捏住鼻子,但血又从他嘴里汩汩冒出来,女人吓得半死,“安南,送他去医院!快送他去医院!”

    人命关天,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儿子,李安南都没办法见死不救。

    一把抱起安安,但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看向宁归晚,想说点什么,却见宁归晚苍白着脸,眼神直直的很不对劲。

    “晚晚……”李安南以为她是被吓到了,有些担忧,也有些歉疚,“你先回公司,我把孩子送到医院就过去找你,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他抱着安安跑向自己停车的地方。

    那个女人小跑着跟在后面,只是上车前,回头朝着宁归晚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

    李安南的车拐个弯之后消失在地下车场。

    宁归晚并没听清他走前说了什么,此时,她脑海中不停地重现四年前的那个场景——

    闪烁的车灯,慌乱的人群,躺在血泊中的母亲,鲜血不停地从她口鼻中涌出来……

    宁归晚觉得有股寒气,缓缓将她整个包围,身体克制不住颤抖,视线落在地面残留的那滩血迹上,深红的颜色一点点扩大,最后占据了她全部视野。

    “宁归晚!”

    “宁归晚!”

    朦胧中,隐约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宁归晚视线缓缓聚焦,权御棱角分明的脸庞一点点变得清晰。

    “就这么难过?”男人语调平缓,目光平静,似乎与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样子没什么不同。

    宁归晚怔了一会儿,才回味过来他什么意思,缓缓笑起来,只是那笑容里,没有往常的千娇百媚,精致的眉眼也少了艳色,白得几近透明的小脸,显出几分脆弱和无助。

    这番模样,瞧着确实像是为情所伤。

    “是御叔叔啊,您还没走么?”

    宁归晚看了看四周,“乔总走了?”

    权御目光晦涩地看着她,不语。

    宁归晚一时也无话。

    沉默的空当,男人给自己点了根烟,弥漫的丝丝薄雾模糊了他脸上的表情。

    不知过去多久,宁归晚的脸色慢慢恢复到原先,再次扬起的笑容,又是顾盼生辉的样子。

    “有件事想请御叔叔帮忙。”

    权御将烟从唇边拿开,目光凝聚,仍没说话。

    “今天的事,别让权奶奶知道。”

    宁归晚说:“她身体不好,为这点小事操心,不值得。”

    权御垂手在腿侧弹了两下烟身,烟灰扑簌簌落在男人一尘不染的黑色手工皮鞋边,漫不经心的声音从他唇边溢出,“你认为我会告诉她?”

    宁归晚笑:“御叔叔当然不是会背后说人的人,只是人多口杂,御叔叔一定也不想权奶奶为这点事伤神吧?”

    权御听了,顿了一顿,漫不经心开腔:“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言,你可真会为难我。”

    “……”

    ……

    李安南忽然冒出个儿子的消息,比宁归晚想象中传播得还快。

    回到公司,她正想着怎么才能合情合理又不惹权老夫人怀疑,从老人家那儿弄到卫超莲的号码,目前知道李安南是她的相亲对象,又有可能把他有儿子的事告诉权老夫人的,只有卫超莲。

    但没等她想出对策,权家大宅的座机号已经显示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接通,那边果然传来权老夫人担忧的声音:“小晚,你还好吧?”

    宁归晚嘴边挽着笑,“我挺好的,您怎么这么问?”

    “你就别瞒我了,超莲都告诉我了。”权老夫人叹口气,缓了缓,又道:“真没想到安南已经有孩子了,你别难过,我已经让超莲给你重新物色合适的人,今年奶奶一定给你风风光光嫁出去!”

    “……”

    挂了电话,宁归晚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手撑着额头,揉了揉眉心。

    手机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她沉默了小片刻,才抬起头拿手机。

    这次是李安南打来的。

    十五分钟后,宁归晚出现在天池集团斜对面的一家咖啡厅。

    李安南满面愁容,看见她,又努力做出轻松的样子。

    “那孩子怎么样了?”宁归晚坐下,然后问他。

    “他……病得很严重,要骨髓移植……”李安南注视着对面的女孩,她正低头看茶水单,窗外的明光映着她流畅的侧脸线条,画一样地美着。

    人都是视觉动物,李安南也不例外。

    他承认喜欢宁归晚,始于她难得一见的美貌,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又渐渐迷恋上她看似火热艳丽,却又娴静淡雅的性子。

    宁归晚也在慢慢接受他,未来的幸福可以展望,可是忽然出现的母子,把这一切都打破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宁归晚,那个女人叫张胜蓝,是他出国前交过的一个女朋友,张胜蓝不愿等他,便分手了。

    他不知道张胜蓝那时候已经有孕,这些年,也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个儿子。

    “晚晚……我知道你一定对我很失望,我现在的身份说什么都没用,给我点时间,这件事我定会妥善处理。”

    宁归晚听了这话,缓缓一笑,“怎么会失望,你有了孩子,身为朋友,应该为你感到高兴才对。”

    李安南心里一沉。

    “好好照顾他们母子吧,如果有我能帮忙的,尽管说。”

    李安南喝了口咖啡,明明之前加了糖块,这会儿却一点甜味都尝不出来,只有满嘴的苦涩。

    ------题外话------

    谢谢小可爱们送的评价票、推荐票和道具。

    来个剧透小剧场吧。

    某莲:我介绍的可都是靠得住的好青年,怎么接二连三出事?

    某老人家:我不管,今年我就要把我家小晚风光嫁出去,你赶紧的,接着找。

    某莲:我想到一个人,肯定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某老人家:谁呀?

    某莲: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某老人家:……你疯了吧!

    n天后。

    某晚:权奶奶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