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望云山传说〕〔下海潮〕〔回到大唐当皇帝〕〔我家老婆可能是圣〕〔BOSS来袭:甜妻一〕〔废柴夫人又王炸了〕〔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打造功夫巨星〕〔日常系大侠〕〔重生之都市狂仙〕〔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林间谷雨〕〔灿唐〕〔诡秘世界之旅〕〔中国石油人〕〔漫威世界的光之巨〕〔狱城祭〕〔重生之书香可人〕〔旅行时代〕〔李朝万古一逆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27:是我,权御。
    李安南走后,宁归晚在咖啡厅又坐了一会儿,才回公司。

    经理室外,任小菲一脸着急,看见她,立刻迎上来:“宁经理,你没事吧?”

    宁归晚走进办公室,一面笑问:“我能有什么事?”

    任小菲仔仔细细盯着她看了一阵,似乎确实从她脸上找不到伤心难过的情绪,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走去饮水机给宁归晚倒了杯水。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继续跟李大公子交往,还是分手?”

    宁归晚喝了口水,看着任小菲,“你好像很关心我这方面的事?”

    她问得随意,任小菲却被问得脸色一僵,表情明显不自然,不过很快又掩饰过去,“我就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回答,当我没问。”

    “四点半要开会,我去帮你把资料整理一下。”

    目送任小菲落荒而逃的背影,宁归晚眸光微微凝聚,人往高处走,任小菲偏偏往低处,放着总监助理不当,主动请求来给她当助理。

    ……

    开完会还不到六点钟,这个季节的申城天黑得不算早,这会儿太阳还挂在西边,宁归晚路过花店时停车挑了一束百合,两束白菊,一路开车往北,去了北山墓园。

    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透。

    夜间的墓园,比白天的阴冷更多了份凄凉。

    宁归晚先将两束白菊放在外公外婆碑前,然后走向母亲的墓。

    路灯昏昏,视线触及母亲碑前一束新鲜的百合,宁归晚有些意外。

    人死如灯灭,母亲离世四年,还能有人记得来看她,想必是很想念她的人,会是谁呢?

    父亲吗?

    这个念头一起,宁归晚嗤笑一声,否定了。

    他现在大约在忙着安慰他和云舒的宝贝女儿,哪里有空到这里来缅怀母亲呢?

    开车回城时,宁归晚想着这件事,微微走神,只两三秒的工夫,就跟前面一辆出租车追尾了。

    宁归晚额头撞上方向盘,没等她缓过神,出租车司机已经气势汹汹敲车窗。

    她压了压噗通乱跳的心脏,降下车窗,司机一脸不高兴,“你怎么开车的?”

    “抱歉。”宁归晚推门下车,看了看两辆车接触的地方,并不严重。

    “这件事我会负责。”

    见她态度诚恳,出租车司机脸色稍缓,张嘴正要说话,出租车左侧后车门打开,下来的女孩一脸惊喜地望着宁归晚。

    “小晚?”

    宁归晚抬眸,看清女孩的面容,嘴角笑容缓缓一深,“黎漾。”

    黎漾是宁归晚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路从小学到高中都在一个班级,那时候好得简直不分彼此,高三上半学期末跟随父母移民新加坡,一开始两人还有联系,后来宁归晚出了事,又出国,联系就断了。

    “真的是你!”

    黎漾一脸喜悦,捏着限量版手包小步跑到宁归晚身边,亲昵地圈住她的手臂,“我们都四五年没见了,想死你了!”

    半个小时后,一家中餐厅。

    两人各自点了菜,黎漾一边喝果汁一边认真端详宁归晚,“你跟以前变化好大,刚才在路上差点没认出来。”

    “你也变了不少。”

    “是不是比以前更靓了?”黎漾摸了摸脸颊,笑容里透着些不谙世事的天真。

    宁归晚看着她这单纯的模样,也想起了曾经年少无忧的时光,内心的阴霾似乎消散了些,笑容里多了几分真心,“我们黎大美人什么时候不靓了?”

    黎漾的外公是法国人,她从母亲那儿遗传了外公的高鼻梁大眼睛,从小就是有着浓厚异域风情的美女。

    听了宁归晚的话,她捧腮嘿嘿一笑,忽然想起什么,冲宁归晚暧昧地眨了眨眼,“跟你的相濡哥哥是不是快结婚了?”

    宁归晚的神情有片刻的凝滞,随即淡然地笑了一笑,“嗯,他是要结婚了。”

    “但新娘不是我。”

    “怎么可能!”黎漾拔高音量,“你们感情那么好……”

    去新加坡之前她和宁归晚整天黏在一起,对于宁归晚和权相濡的恋情,没有人比她更了解。

    可是宁归晚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姓权的劈腿了?”

    宁归晚垂眸,微笑:“我们分手了。”

    曾经的背叛是真,可是曾经的感情也是真,宁归晚不愿去诋毁谁,算是对过去那段感情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

    “为什么呀?”黎漾不解,“以前,你在我耳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等大学毕业了嫁给权相濡,为什么分手?”

    宁归晚不想再纠结这件事,漫不经心地换了个话题:“你这次回来是不走了,还是玩几天再回去?”

    说起这个,黎漾脸一垮,苦大仇深的样子:“别提了,我偷跑回来,我爸居然让我嫁给一个离过婚的老男人,谁不跑谁是傻子!”

    “对了,我住的地方还没定,能不能跟你回家呀?”

    黎漾捧着下巴,龇着一排白牙,大眼睛一眨一眨。

    宁归晚:“……”

    ……

    宁轻菡还在住院,宁宏华和宁溶悦今晚没回来,别墅空荡荡的。

    两人收拾完睡下,已经很晚了,黎漾不认床,又奔波了一天,沾枕头就睡着了,倒是宁归晚,迟迟不能入睡。

    给黎漾盖了几次被子,她起身下楼倒了杯威士忌,一口喝完,再躺回床上,才有了点睡意。

    隔天一早,她被电话铃吵醒。

    黎漾大约也被惊扰了,嘴里不耐烦地咕哝了两句,翻个身继续睡,宁归晚迷迷糊糊接起电话。

    “喂?哪位?”

    声音睡意正浓。

    那边顿了一下,传来一道低厚的男性嗓音:“是我,权御。”

    简单的四个字,让宁归晚顿时睡意全无。

    她睁开眼,下意识转身去看了看黎漾,才问:“御叔叔有事么?”

    “告诉黎漾,我半个小时过后去接她。”

    宁归晚:“……”

    黎漾的外婆跟权老爷子是亲兄妹,权御是黎漾的亲表舅。

    很显然,黎漾的行踪已经被那边知道了。

    宁归晚不觉得奇怪,以权家在申城的地位和盘根错节的关系,想找个人太容易了。

    ------题外话------

    叮——一位神助攻上线。

    ……

    这里又埋了两根线:一根小线,任小菲。

    一根大线:那束新鲜的百合。

    小可爱能猜出这两根线有什么作用不?

    ……

    积极留言好不好,潇湘的小可爱们太沉默了,感觉在写给自己看,实在没话说,发个标点也中啊。

    潇湘的评价票,书城的推荐票,砸我,别怜惜我,使劲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