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不知娇妻情〕〔窃天之人〕〔对你何止钟意〕〔神仙妙手林凡〕〔极品赘婿苏允〕〔万界之剧透群〕〔飞升之前〕〔狂猛战神〕〔师座的三世情人(〕〔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唐诗薄夜〕〔最佳女胥林羽〕〔张玄林清菡〕〔重生之长姐持家〕〔秦魔〕〔爹地,妈咪生气要〕〔超级弃少〕〔大刁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傲世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29:又像是循循善诱
    宁溶悦提着保温盒出去,权御的车已经开走,黎漾正抱着宁归晚的胳膊撒娇,央求她跟自己一块住到权家大宅去。

    院子里盛开大片芙蓉花,宁归晚眉眼含笑立于花前,肌肤在阳光下白得通透,唯有红唇似火,比那娇艳的花色还要热烈三分。

    宁溶悦双眼被刺得生痛,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指腹传来凹凸不平的触感,宁溶悦脸色沉了又沉,黑了又黑。

    哪怕用了最好的化妆品,那又怎么样,遮盖住了,并不代表不存在。

    这些年,宁溶悦不止一次后悔,不该听了那个人的话,用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去搏那一把。

    宁归晚不过是出国四年,回来之后仍旧是宁宏华的亲生女儿,她呢?她的脸还怎么恢复成原来那样?

    没有了这张脸,她又拿什么让那个男人多看她一眼?

    “小晚,好不好?只当陪陪我,不然我多无聊啊……”黎漾睁着那双大眼睛,无助又可怜地瞅着宁归晚。

    宁归晚将余光从宁溶悦那收回,勾了勾嘴角,“你想让我陪你,随时来找我。”

    “小晚……”

    “好了,我还得去公司,你跟我一块过去,还是在家里等着你二表舅晚上来接?”

    “……”好伤心啊,小晚都不爱她了。

    一整天,黎漾不停地游说宁归晚跟她一块住权家去,怎奈宁归晚是铁了心的,任由她使出十八般磨人技能,都没能成功。

    傍晚,宁归晚下班,黎漾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跟她回家,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一番,然后跟来接她的权御回去。

    上车前,她不死心地再次确认:“真舍得我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啊?”

    库里南后车窗降着,权御左手搭着窗沿,袖子卷起,骨骼清晰的手腕圈着块表,是商务人士比较喜欢的款式和颜色。

    宁归晚笑了笑,缓缓道:“有事随时找我。”

    话落,权御扫了她一眼,淡而凉薄。

    “……”黎漾噘着嘴上了车,一路上把‘我不高兴’四个字写了一脸。

    尤其感受到旁边二表舅的强大气场,心里更苦了。

    “怎么闷闷不乐?”权御看着她问。

    黎漾立马收起满脸的郁闷,讨好地笑:“没有啊……”

    权御看着她,目光沉晦。

    黎漾快哭了,“我真不是因为去你家住就不高兴的,我只是难过小晚不跟我一块,我离开四五年,以前认识的人都不联系了,就小晚一个朋友……”

    “明明以前我们很好,整天黏在一起都不会腻,现在她好像不怎么喜欢我了。”

    不然怎么她求了一整天,小晚还是不愿跟她一块住到权家去呢?

    换成以前,只要她开口,小晚一定会答应。

    权御手里捏着黑磨砂打火机,食指一上一下地拨弄盖子,百无聊赖一般。

    过了会儿,沉沉的声调从他嘴里溢出来,像是漫不经心,又像是循循善诱。

    “你四肢健全,没病没痛,不需要人特殊照顾,她确实没必要时刻陪着你。”

    “我也不是要她照顾我,我只是……”黎漾小声嘀咕,但说到一半,忽然停顿住,瞠大一双眸子看向二表舅,目光亮亮的,“对哦!”

    权御轻飘飘扫了她一眼,“对什么?”

    黎漾却不说,一脸喜滋滋,抬着下巴得意极了,觉得自己真聪明。

    ……

    晚上,宁家吃了顿不愉快的晚餐。

    宁轻菡刚出院,云舒和权相濡都过来了,本来一家可以和和睦睦,可是有了宁归晚在,那气氛是怎么样都尴尬。

    饭桌上,权相濡对宁轻菡颇为照顾,看起来不像是要退婚的样子。

    宁归晚垂着眼皮,安静地吃自己的,动作格外优雅,不紧不慢,仿佛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给旁人带来的困扰。

    宁宏华板着脸不说话,云舒知道宁归晚不喜欢她,努力当个透明人,宁溶悦像个和事佬,一会儿让宁轻菡别再生宁归晚的气,一会儿让宁归晚放下过去。

    宁归晚拿汤匙小口喝了些汤,抬眸时,眼神里布满冷冷的嘲讽,“食不言寝不语,这点教养都没有?”

    宁溶悦满脸的笑一滞。

    “哦,抱歉,我忘了,你前二十多年不是宁家的小姐,不用学这些名媛淑女的餐桌礼仪。”

    宁溶悦眼神受伤,张了张嘴似乎想反驳,却又怕应了那句‘没教养’,眼眶渐渐蒙上水雾,瞧着委屈又可怜。

    宁宏华冷冷开口:“好好吃饭!”

    倒是宁轻菡,一晚上都没说什么话,哪怕看宁归晚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剥皮拆骨。

    上次宁归晚打扮得花枝招展到医院里随便一撩拨,就让权相濡说出取消婚礼的话,要不是权夫人支持宁轻菡,这婚事只怕真要作废。

    宁轻菡自然不敢再当着权相濡的面跟宁归晚过不去。

    餐厅气氛越来越压抑,宁归晚吃完,起身就走,谁的脸色都没看。

    洗了个澡,她打开手提,登录邮箱,果然有温斯顿丘吉尔的回件。

    照片居多,都是那个叫艾拉的小女孩穿着公主裙在庄园内玩耍嬉戏的画面,宁归晚微微笑着,神情十分温柔。

    回了邮件,她处理了些工作,看了看时间,快九点钟,伸个懒腰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颈,关了手提打算休息。

    手机却忽然响了。

    视线看过去,是黎漾的号。

    “小晚,我肚子好痛,呜呜……”

    四十分钟后,宁归晚出现在权家大宅。

    黎漾看见她,一头扎进她怀里,哭得惨兮兮:“好痛啊,好难受……”

    房间里,家庭医生和几个专门伺候黎漾的佣人都在,宁归晚蹙起眉,“傍晚走的时候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痛这么严重?”

    “许是凉的吃多了。”医生回答道:“我已经给她打了一针,再吃点药,很快会好的。”

    “谢谢医生。”宁归晚抱着黎漾。

    “应该的。”

    等医生走了,宁归晚喂黎漾吃药,语气里有责备,也有心疼:“你总这样贪吃,吃完了还不是自己受罪?”

    黎漾吃完药,又窝在宁归晚怀里,在她看不见的角度,笑得跟偷吃了蜜似的,“下次不会了。”

    “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你这样,我也不放心。”

    权老夫人身体不好,照顾不了人,权御又不常在家,就算在家,男女有别,也不方便。

    “那你以后都陪我住在这里好不好?你看,没有你在,我都照顾不好自己。”

    黎漾小小声地说着,像只可怜的小动物。

    宁归晚过了会儿,轻轻一叹,“行吧。”

    她来得匆忙,什么都没带,扶黎漾躺下,又帮黎漾盖好被子,“我回去收拾点东西,你先睡。”

    黎漾乖乖点头。

    宁归晚交代了守夜的佣人几句,走出房间,权家大宅很大,住的人却很少,一入夜,格外空旷寂静。

    宁归晚下楼时,遇上上楼的权御。

    男人单手插兜,另一手夹着烟,看见宁归晚,深邃的眼神不着痕迹凝聚。

    宁归晚微笑着打了声招呼,站到旁边等着他先过。

    垂下的视线,看着那双黑色定制皮鞋一步步过去,正要松口气,那双皮鞋又停下,然后慢慢退回来。

    下一瞬,下巴被男人夹烟的那只手捏住。

    权御抬起她的脸,微微俯身,视线落在她右边眉骨的位置,片刻,抬起另一只手按住那里。

    “嘶——”宁归晚忍不住抽了口气。

    疼。

    权御微微拧眉,“怎么回事?”

    男人距离太近,宁归晚闻到他呼吸间的烟酒气,倒不是多难闻,只是那股气味里还夹杂着男人的体味,这让她很不自在。

    “不小心碰的。”随口敷衍。

    那是她去医院看宁轻菡那天,回家时被宁宏华砸的。

    青紫了一大块。

    白天她用遮瑕膏盖着,看不出来,但是来前她卸了妆,看起来挺明显。

    “擦了药?”权御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指,直起身躯。

    宁归晚淡淡微笑,没涂口红的嘴唇,褪去了火一样的娇艳和风流,但多了水润的光泽。

    “很快就会好,用不着擦药。”

    “我要回去拿东西,就先走了……”

    话没说完,手腕被权御的大掌握住。

    男人拉着她往楼上走,宁归晚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手腕肌肤传来烫人的温度,她挣扎:“你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