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42:你身边的男人是魔鬼
    “年纪是有些不合适,不过找对象还是要看人品,别的不说,单说乔家老五的性格,最是温和,逢人三分笑,这申城就没有不说他一句好的……”

    权老夫人终究还是同意让宁归晚跟乔屹深见一见。

    乔老五她也见过几面,确实是个面善青年。

    宁归晚想着卫超莲能早些离开,也没再多说什么。

    终于把人送进电梯,宁归晚轻轻呼出一口气,转身往回走时,跟身边的黎漾说:“一会儿权奶奶该午休了,你带方管家去商场买些东西吧,昨晚她跟来医院照顾权奶奶也很辛苦。”

    “那你呢?”黎漾看着她。

    “我要去趟公司,下午有个会挺重要,你们先去逛,我在这等权奶奶睡着了再走,顺便在叫个阿姨过来,总不能让方管家一人照顾。”

    回到病房,宁归晚把这话跟权老夫人一说,权老夫人倒没什么反对意见,几十年优渥的生活,金钱对她来说早已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方德容先是不好意思,不过最后也还是同意了。

    给家里打了电话,安排个佣人过来,她跟黎漾一块走了。

    宁归晚心头压着的石头明显轻了些,从一旁的架子上拿了本书,声音轻柔地读给权老夫人听,许久,老人家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

    “权奶奶?”宁归晚轻声唤。

    “……”

    宁归晚合上书放在床头柜上,沉默地看了老人家安稳的睡颜,好一会儿,才起身走去休息间。

    敲了下门,打开。

    权御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本不知道哪来的杂志,宁归晚没有进去,远远的扫了一眼,看见杂志翻开的那页是复杂的线形图。

    页眉映着黑体加粗的‘瑞银集团’字样。

    瑞银集团成立于建国前,由权老爷子的父亲权善一手创办,最初开办瑞银洋行,从事纺织品生意,建国后,权善敏锐地嗅到地产行业的生机,于是又成立地产和建筑公司,后来陆陆续续成立博彩、航务、旅游及娱乐休闲公司。

    到了权老爷子这一代,生意逐渐走向国际,收购加拿大西岸石油公司,投资葡国阿加维博彩公司,斥巨资在越南开设赌场。

    而权御接手公司不足五年,将瑞银集团带上了又一个高峰,通过集团控制的航务公司拿下葡国越岛航务公司的主要股权,控制信得集团拿下京城二环一块黄金地段的开发权,建设了京城新一块地标。

    申城企业遍地,富豪多如过江之卿,但瑞银集团,始终屹立于金字塔最尖端,报纸、杂志、网络财经新闻,瑞银集团和权御,是每天都会出现的字眼。

    也正是清楚这个男人究竟站在怎样的高度,宁归晚对他,除了对长辈的尊敬,还有着一种近乎仰止的情绪。

    高山仰止。

    高山只能用来仰望。

    权御抬眸,深邃的视线看过来的刹那,宁归晚收起满腹思绪,缓缓扬起嘴角,“您可以走了。”

    男人神色淡定,一如他分寸不乱的衣着。

    随手搁下杂志,他起身,原本敞亮的房间,不知道为何,在他站起来的瞬间,竟有了逼仄和压抑的感觉。

    看着权御走过来,宁归晚微微侧身让开。

    权御看了看老母亲熟睡的模样,然后侧头看向身边的小丫头,压低的嗓音,透着迷人的沙哑:“用完就丢?”

    “……”这话说的,她用什么了?

    宁归晚笑,也小声:“那不然呢?”

    权御两手插着兜,不慌不忙地勾了勾薄唇,“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

    宁归晚默。

    这人,就连趁火打劫,也要让她主动。

    过了一阵,她笑了笑道:“请你吃饭吧。”

    权御不置可否,不过也没反对。

    正在这时,门口响起浅浅的敲门声,然后,门被推开,是方德容叫过来的阿姨。

    看见病房里的权御和宁归晚,阿姨明显怔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笑着开口问候。

    这两人,一个是权老夫人的亲儿子,一个被权老夫人当亲孙女,同时出现在老人家病床前,也不是什么怪事。

    这么想着,可是看着那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她总觉哪里不对劲。

    ……

    宁归晚跟在权御后面上了电梯,站在他后方,电梯里只有两个人,耳边静得只剩电梯运行的摩擦声。

    注意力不自觉被权御垂在腿侧的手指吸引。

    一下一下轻点西裤,拍子不紧不慢。

    宁归晚记起她在休息间刚醒来时,这个男人也打着同样的拍子,不知道此时,他是不是也如那时一样心情不错。

    而他心情不错的根由在哪儿,宁归晚不愿去想。

    跟在权御后面从住院部出来,意外地迎面遇到苏粱。

    宁归晚本不在意苏粱,也就不在意他母亲曾说了什么,出于礼貌,她想打招呼,可话刚要说出口,苏粱忽然大叫了一声:“权御!”

    声音里难掩悲愤。

    他气势汹汹朝着权御而来,但连权御的边都没沾到。

    藏在暗处的保镖已经一左一右将他拦了下来。

    苏粱挣脱不开,眼睛死死地盯着权御,情绪激动到失控:“你真狠,用了一个亿,拿走三棱重工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你用手段,逼我父亲辞去董事局主席的职位,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家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权御站在原地,听着对方的指责,并不生气计较,不是他大度,只不过没必要罢了。

    “看来生意场的尔虞我诈,不太适合苏先生。”

    他淡淡开腔,像死神宣判一个人的死亡,语气透着漠然和不在意。

    说完,他抬脚迈开步子。

    宁归晚赶紧跟上。

    苏粱忽然笑起来,那笑里充满绝望,“是是,是我智谋不如人,轻信了你……”

    转眸看见跟在权御后边的宁归晚,他笑容里忽然多了几分诡异,“宁小姐,你身边这个男人是魔鬼,可怕得很,你可要小心一点,别哪天被人一口吞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权御脚步未停,表情都没有一丝波动,与苏粱擦肩而过。

    宁归晚回头看了眼苏粱。

    几天前还意气风发的贵公子,如今,竟宛如丧家之犬。

    ------题外话------

    某叔:不怕不怕,我对别人魔鬼,但对你是禽兽。

    某晚:……

    某瑶:大白天开车,真的好么?

    ……

    看完来点推荐票,头一次公众期周推荐票进了前一千名,让我多开心几天吧各位……

    什么时候能进前五百……(都别叫醒我,让我多做会儿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