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针妙医秦立〕〔从观众席走向娱乐〕〔安盛夏权耀〕〔重生之先声夺人〕〔首富悍妻有空间〕〔七等分的未来〕〔重生学神:封少娇〕〔我的姐姐——有毒〕〔青枝的佛系种田系〕〔命运之魔途〕〔王者〕〔绝世盘龙〕〔张龙周晴〕〔5188张龙周晴〕〔5188小龙〕〔崛起黎南〕〔超级小神医〕〔重生王者归来〕〔重生五零巧媳妇〕〔千里江山不如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50:我昨天是不是闯祸了?
    黎漾脸气得通红,手恶狠狠指着宁轻菡:“她就欠打!”

    “抢人家爸爸不算,还偷偷爬人家男朋友的床,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不让说,你以为谁不知道你那点丑事!”

    “黎漾!”宁轻菡头发乱糟糟,听了这些话,只觉周围人落在她身上的视线仿佛一把把小刀子,一层层剥开她的衣服,羞耻感几乎要将她淹没。

    “你有病吧!”

    她怒叫,不知道是衣服湿了冷的,还是气的,牙齿打着颤。

    “你才有病!”黎漾反唇相讥,“你全家都有病!”

    说着,她忽地想起了什么,嘲讽地又道:“你确实有病,陈轻菡,你抢人爸爸抢人男朋友,遭报应了!你知道你以后不能生孩子了吗?这是你的报应!”

    这话一出,剑拔弩张的气氛忽然变得安静。

    安静到死寂。

    宁轻菡脸色先是惨白,而后又变得涨红,“你胡说!”

    “黎漾!”宁归晚一怔之后,也迅速反应过来,握住黎漾胳膊,“别乱说!”

    她倒不是怕宁轻菡听了受不了。

    而是那天在医院,宁溶悦和医生谈这些私密话的地点总让她觉得不妥当。

    “我没乱说!”黎漾不懂宁归晚心里想的,只想着怎么气死宁轻菡,“我亲耳听见陈溶悦和给你看病的医生的谈话,陈溶悦怕你受不住打击,不让医生跟你说实话,还让医生告诉你,你只是没恢复好,让你好好休息。”

    听到这,宁轻菡脸色再一次变得惨白。

    瞠大的一双眸子里盛满震惊和不敢相信。

    给她看病的那名医生,确实这样跟她说的。

    其实她不是没有过这方面的担心,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生,知道流产对女性的伤害到底有多严重,甚至有的人只流产一次,就可能造成终生不孕。

    “你骗我……”她唇色都变得苍白,脆弱的样子瞧着倒挺可怜。

    黎漾嗤笑,“骗没骗你,你回去问问陈溶悦不就知道了?”

    说完,她懒得再跟宁轻菡纠缠,拉着宁归晚离开,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权相濡,“这也是你的报应,你娶了她,就等着断子绝孙吧!”

    顿了顿,目光中浮上讥诮:“或者你也可以像你那个亲生父亲一样,找个三流艳星,生个私生子!”

    权相濡看着她,眼神黑沉得有些阴郁。

    黎漾毫不退缩,又道:“这么说来你们俩还挺般配,都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这次说完,黎漾拉着宁归晚就走。

    ……

    那两人走了,卫生间陷入长久的沉默。

    半响,权老夫人皱眉问了一句:“小漾说轻菡抢人男朋友,抢了谁的男朋友?”

    黎漾那话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宁轻菡抢了宁归晚的男朋友。

    但是老人家又不愿相信。

    这若是真的,她家小晚当初受了多少委屈?

    难怪对这俩姐妹做出那样狠辣的事。

    这份委屈,她年轻时候经历过。

    在第一段失败的婚姻里。

    至今回想,仍忍不住心疼那时候的自己。

    何芸箐挪开落在宁轻菡身上的视线,看向权老夫人,笑了一笑:“都是孩子间的小情小爱,而且都过去了……”

    这话一说,相当于是承认了。

    权老夫人看着何芸箐,面色不悦:“你也知道?”

    何芸箐:“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你知道还把这两人叫过来吃饭干什么?”

    见权老夫人发怒,方管家赶紧上前扶着她,正要说两句顺气的话,权老夫人却推开方德容。

    老人家看了看宁轻菡,最后把视线落在权相濡脸上。

    “以后你不用到我这来,我也不需要你尽什么孝心。”

    “德容,送客!”

    言罢,权老夫人撑着拐杖,头也不回地走了。

    方管家笑得客气,对何芸箐道:“老夫人在气头上,大太太和孙少爷要不先回去吧?”

    何芸箐看了看狼狈又浑噩的宁轻菡,没说什么,转身率先离开。

    宁轻菡沉浸在从黎漾那听来的消息,黎漾说的每个字都犹如惊雷一般。

    这不可能是真的……

    回神时,她已经坐上了离开权家大宅的车。

    何芸箐坐在副驾驶,权相濡在她身边。

    “伯母……”她第一反应是何芸箐会不会不再支持她了?

    如果真那样,她该怎么办?

    “黎漾说的不是真的,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没有那么严重,你相信我……”

    车内有光亮一闪而过,映亮宁轻菡仓皇无措的脸孔。

    何芸箐没有理会她,身上散发着浓重的冷漠,宁轻菡一直觉得何芸箐并没表现出来的那么好相处,但这样冷淡的何芸箐,她还是头一次见。

    跟往常完全不同。

    宁轻菡隐约觉得,这才是真权家长媳该有的样子。

    “相濡哥哥……”她又去看权相濡。

    权相濡的脸隐藏在阴影里,宁轻菡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从他不理不睬的姿态,已经明白了他的态度。

    她隐约意识到,这份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婚姻,终究是要像沙一样散了。

    ……

    权御今晚有场政局,主角是申城新到任的领导,手机响起来时,他正偏头与身边的人说话。

    瞥见手机屏上显示的座机号,男人目光微凝。

    与身边人打了声招呼,起身拿上手机去外面接电话。

    听筒里传出方管家的声音。

    听完那边的叙述,权御眸光渐渐沉下去,深褐色的眼瞳流转着一抹冷光。

    “知道了。”

    收了线,男人没有立刻回包厢,而是点了根烟站在走廊窗前抽着,夜景迷离,映在男人眼中,衬得那双眸子流光溢彩。

    一根烟燃烧到一半,他将余烟揉熄在窗台上,又静默一瞬,抬起手机拨了个号。

    “派几个人,盯着那边。”

    他没说清楚盯着谁,电话里的人却干脆利落地回了句:“明白。”

    ……

    隔天,宁归晚是被黎漾推醒的。

    “小晚,我昨天是不是闯祸了?”

    宁归晚眼皮发酸,困得不行,抬手搭在额头上,缓了会儿,才睁眼看向黎漾,饶有兴致的模样:“说说看,觉得自己闯什么祸了?”

    黎漾一张俏脸皱着,“你不是不让我把陈轻菡的事告诉别人吗?我昨晚气蒙圈了……”

    宁归晚笑笑,“都已经说出去了,你也别有负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