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邻家闺蜜爱上我〕〔都市弃少〕〔道家祖师〕〔史上最狂赘婿〕〔大国航空〕〔天降横财〕〔快穿反派boss作死〕〔都市无敌神医〕〔桃运神医〕〔我能看穿万物〕〔我是个假的圣人〕〔异世箭主〕〔我的绝色女老板〕〔上指三十六天〕〔末世飞蝗〕〔异能新人类〕〔小人物的非凡之路〕〔斗罗之元气驾驭〕〔逆天魂记〕〔九叔世界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52:听你的。
    这边的动静,终究是引起了花园里那几个园丁的注意。

    瞧见门廊下的一幕,一个个像窥探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赶紧低下头屏气凝神,大气儿也不敢出,甚至连手下的动作都放轻了许多。

    宁归晚看了看被权御握住的手腕,男人的大手看似没用什么力气,却让她怎么都挣脱不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抬眸,看向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阳光侧面斜洒在他脸上,半明半暗中,男人的鼻骨显得异常挺拔。

    权御忽地慢慢俯下身,宁归晚本能地侧脸躲避,温热的气息拂过耳畔时,她忍不住往后退,拿包的手推在权御手臂上,一面听见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许再去相亲。”

    语气透出几分霸道。

    宁归晚后背撞到坚硬的廊柱,上面凸起的浮雕,硌得脊骨生疼。

    唇间溢出一声嘤咛。

    声儿有些……撩人。

    权御眸光一动,将她的手带到自己腰后,撑柱子的那只手改去扶住她的后背,下一秒,宁归晚被他搂进怀里。

    “听话,嗯?”

    男人的声音越发低沉,一字一字像山谷的钟声,通过耳膜重重敲在宁归晚心上。

    宁归晚的手腕还被他握在大掌间,落在他后背的手,紧紧将她禁锢,她的小腹垫在金属皮带扣上。

    “小晚!是不是等急了?”

    黎漾人没到,声音先来。

    宁归晚一怔,脸上闪过一抹惊慌,只是没等她有所反应,权御先一步做出反应,松了手。

    她正要松口气,男人忽然低下头,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等她她回过味来,那人已经单手插兜泰然自若地走了,另一只手还抬起来朝她挥了挥,手背对着她。

    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宁归晚捏紧了手里的包。

    黎漾跑得气喘吁吁,左手捂着肚子,一脸难受样:“好像昨晚受凉了。”

    宁归晚收回视线,落在黎漾身上,“还好吧?”

    “好点了。”黎漾道:“就是……”

    话没说完,宁归晚手机忽然响。

    “我先接个电话。”宁归晚说着,掏出手机,看见宁家座机的号码,目光缓缓变冷。

    “什么事?”声音也透着冷漠。

    “三小姐,二小姐自杀了!”

    ……

    周末堵车太严重,快两个小时,宁归晚和黎漾才赶到医院。

    这会儿,宁轻菡已经被抢救过来,转到了病房里。

    除了她们俩,宁宏华、宁溶悦、云舒,以及何芸箐和权相濡都到齐了。

    宁轻菡插着氧气管躺在病床上,脸色比白色床单还苍白上几分,云舒坐在病床边,捂着嘴压抑地抽泣,看见黎漾和宁归晚,她顿了顿,没说什么,只是抽泣的声音更加压抑了。

    宁溶悦看着黎漾,温柔的眸子里布满了愤怒,“这下你满意了?”

    黎漾唇色也有些苍白,双手紧紧抓着宁归晚手臂,她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差点闹出人命……

    宁轻菡是跳了花园里的泳池。

    幸好佣人及时发现,把她救了上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哪知道她会这么想不开……”

    黎漾小声辩解,可此时此景,怎么听都是狡辩。

    “你是千金小姐,养尊处优,高高在上,怎么能理解我们这种人的处境有多难?”宁溶悦双目含泪,不知道是为宁轻菡,还是为自己,泪水滑过左脸的疤痕,有种雨打梨花的脆弱。

    “我们身份低微,配不上出身高贵的大少爷,没人知道轻菡维系这段婚约有多辛苦,弄成现在这种局面,你叫她怎么受得了?”

    说着,她看向何芸箐和权相濡:“我明白轻菡现在的情况,对你们来说很难接受,可是她变成现在这样,不是她的错啊,她流掉的是权家的孩子,你们不能就这么弃她于不顾啊……”

    何芸箐沉默。

    权相濡也沉默。

    宁溶悦又看向宁宏华,声音悲戚:“爸,轻菡真的不能离开相濡,她会死的,你……想想办法吧……”

    宁宏华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又看了看伤心欲绝的云舒。

    良久,他对何芸箐说:“出去谈谈吧。”

    看着两人的背影,宁归晚心头那抹不对劲的感觉越发强烈。

    想了想,她转头跟黎漾说:“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你干什么去?”黎漾问。

    “有点事。”宁归晚安抚地拍了拍黎漾的手,“乖乖等我。”

    顿了下,又附到黎漾耳边:“你在这帮我看着点,别让他们出去。”

    黎漾似懂非懂,但见宁归晚脸色凝重,只能点点头,小声在她耳边保证:“我知道了,放心吧。”

    ……

    从病房里出来,宁归晚站在门口左右看了数秒,最后选择了左边。

    顺着灯光明亮的走廊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转过唯一的弯口,又走了五米左右,再次转个弯,眼前是豁然开朗的回廊。

    而宁宏华和何芸箐,就站在连接门诊楼和住院大楼的回廊上。

    两人选择的地方看似人来人往不够私密,可是来看病的哪个不是心事重重,根本不会有人有闲心偷听两个陌生人交谈什么,而且回廊没有一点遮挡物,就算有人想偷听,也会很快被发现。

    隔得有点远,宁归晚听不清那边说了什么。

    但是直觉告诉她,那两人说的,一定会与她有些关系。

    她没有偷听别人谈话的癖好,但现在,她莫名有种迫切感,正当她想着该如何不动声色靠近那两人,身后忽然有人出声:“偷偷摸摸做什么?”

    声音低沉,异常熟悉。

    回头,果然看见权御冷峻又俊美的脸孔。

    男人单手插兜,垂落腿侧的手指间夹了根香烟,领带整齐的模样,透着股禁欲的气息,缥缈薄雾从他身侧袅袅升起,又给他挺拔健硕的身躯蒙了层说不上来的感觉。

    想到先前在大宅门廊下发生的事,她有些不悦,语气不自觉带上疏离与冷淡,“您……”

    话没说全,权御夹烟的手忽然攥住她手臂,拉着她躲到墙后。

    宁归晚反应过来时,又一次被他抱进怀里。

    脸贴着他胸口,肌肉的结实感传来,权御低着头,呼吸时气息都洒在了她的发心。

    宁归晚慌忙挣脱开,权御倒也顺势放开了手。

    “你究竟想怎样?”

    权御点着烟灰,温凉的视线落在她宜娇宜嗔的脸上,“你打算被他们发现你在偷听?”

    宁归晚:“……”

    对上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她脸上莫名有些热。

    “我什么都没听到……”下意识去辩解。

    权御吸了口烟。

    宁归晚看着空气中幽幽弥漫开的薄雾,皱眉:“医院不让抽烟。”

    权御闻言,直接把烟按进旁边的落地烟灰缸里,末了,说了句:“听你的。”

    宁归晚:“……”

    什么叫听她的?

    ------题外话------

    我叔跟我晚快领证了。

    嗯,加油,御叔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