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60:捷足先登
    “弃车保帅?”宁溶悦怔忪片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迟疑道:“这是犯法,陈东怎么可能愿意抗下所有事?”

    手机里沉默。

    对方什么都没说,却似乎有一股冷气从那头传来,宁溶悦越发没底。

    过了许久,手机里才再度传来冷漠无情的女声:“愚蠢。”

    宁溶悦脸色不好看。

    “这点小事都要我教你怎么做。”女人说,声调又缓又慢:“你跟你那个妹妹,还真是半斤八两。”

    宁溶悦扶在沙发上的手,缓缓收紧,指甲在沙发的真皮表面留下四道抓痕,但是她说出口的话,却是谨慎的,透着几分讨好:“是是,我有今日,都仰仗您的指点。”

    那女人冷冷一哼,道:“别说这些好听话,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在心里骂我,你唯一比你妹妹强的地方,就是戏演得真,心也够狠。”

    “……”

    “陈东的儿子明年要参加高考,不过他那儿子不省心,成绩一塌糊涂,我想他肯定愿意用自己几年自由,换他儿子一个光明的前途。”

    ……

    事态愈演愈烈。

    天池集团被纽交所强制摘牌后,美国那边的律师团就开始起诉天池集团,一旦那边起诉成功,天池集团将面临一笔巨额赔偿。

    天池集团管理层焦头烂额的同时,股东们也安耐不住了,纷纷聚集到公司来,要求公司给个明确的解决方案。

    只是没等这边商讨出有效的方案,祸不单行,天池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建设的一座大桥发生坍塌,所幸事故发生在后半夜,未造成人员伤亡。

    这件事一出,让天池集团彻底戴实了豆腐渣工程的帽子。

    也因此,一个多月前刚拿到手的基建项目,也泡汤了。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两天之内。

    曾经辉煌一时的天池集团,运数似乎用尽了。

    第三天,天池集团发了封道歉信,接着又发公告,回应了集团对这件事的处理态度,但是美国媒体和律师团并不买账,天池集团的处境岌岌可危。

    在这危机时刻,最恐慌的莫过于那些股东。

    一旦天池集团宣布破产,他们手里的股份就都会变成一张废纸。

    白玉宫,包厢里,宁归晚嘴角挂着淡笑,将一份股份转让合同推到金吉祥面前。

    金吉祥没有仔细去看协议内容,而是将视线落在宁归晚脸上。

    他觉得有意思。

    记得宁归晚回国后第一次进公司,眼神里带着几分初出茅庐的天真和单纯,答应接受基建项目的招标,更是毫无经验和心计,但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预料。

    可以用一鸣惊人来形容,自己在她找上门的时候没有拒绝她,也因为她在那场招标中的出色表现。

    此时,这个女孩的脸上退去那份似是而非的,尽是看透尔虞我诈的成熟和通透。

    两个来月的时间,能让一个人这么快成长?

    答案是否定的。

    越想,金吉祥越觉宁归晚不简单,小小年纪,就藏得这样深,岂会是寻常之辈。

    他笑了笑:“你是觉得我急着脱手股份,还是有把握带公司闯过这一关?”

    天池若是闯不过这一关,股份就是废纸,没人会话巨款买一堆废纸回去。

    宁归晚笑着,不卑不亢,没有正面回答:“即便天池集团没有经历这么一遭,我出的价,也远超它的价值,不管将来结局怎么样,您都不吃亏。”

    金吉祥这才把目光转移到协议上。

    看到那串数字,他笑了,“公司运转正常的时候,也没人出这么高的价来收购股份,这会儿出事了,一个两个争着来出高价。”

    “……”宁归晚笑容一顿,蹙眉:“金叔这话什么意思?”

    金吉祥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才说:“另外几个大股东你不必约他们出来了,我想他们手里的股份,应该都已经不在了。”

    宁归晚心底一沉,“有人捷足先登?”

    眼神转冷:“谁?”

    ……

    从白玉宫出来,宁归晚接到权老夫人的电话。

    “小晚,忙完了吗?中午盛宇和他妈妈来家里吃饭,你别忘了早点回来哈!”

    宁归晚心里情绪翻滚着,应付得心不在焉:“我正准备回去。”

    路上有点堵,她驾着车,龟速行驶。

    脑中想着金吉祥嘴里说出的那个答案。

    瑞银老总。

    权御。

    她以为自己的行动已经够快了,没想到有人比她更快。

    权御大肆收购天池集团的股份做什么?想借机吞了这块肉?

    正走神,后面一辆车没刹住,追尾了。

    宁归晚脑袋撞在方向盘上,不重,等她回过神来,后面那辆车的司机已经过来道歉。

    对方态度诚恳,宁归晚下车看了看情况,并不严重,也就没计较,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走保险——

    “小晚?”号码没拨出去,先听见一道熟悉的、带着性感音质的女声。

    宁归晚手指顿了片刻,抬头,意料之中瞅见一张熟悉的容颜。

    张紫妍,她中学时代的密友,现在是娱乐圈小有名气的女星,四年过去,很多人,很多事,都变了,曾经受气包一样的小女孩,如今满脸都写着性感和世故。

    “小晚,你不认识我了吗?”

    张紫妍脸上带着久别从逢的喜悦,伸手想握宁归晚的手,“知道你回国后,我一直想找你,可你一直不回我的信息,我又不敢……”

    宁归晚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碰触。

    莞尔一笑,静静回视:“我也挺忙的。”

    张紫妍脸上滑过一抹受伤,“你还在怪我,对不对?怪我胆小怕事,那晚没有及时站出来救你……”

    “我后悔了,小晚,我真的很后悔……”

    “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给我补偿的机会好不好,我以后……我……”

    “过去的没必要再提。”宁归晚开口打断张紫妍,“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她转身上了车。

    “妍姐,你怎么会认识她啊,她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不是娱乐圈的人,那绯闻比娱乐圈的明星还多……”

    张紫妍身边的小助理见她被冷落,本意想说两句话讨她欢心。

    谁知,张紫妍转头冷冷地看过来,“闭嘴!再让我听见这种话,撕了你的嘴!”

    ……

    路上碰到张紫妍,只是一个小插曲,宁归晚很快就抛到了脑后。

    回到权家大宅,黎漾正蹲在院子里逗弄不知道哪来的一只法牛,看见宁归晚过来,黎漾抱起那只丑萌的小东西跑过来,“小晚你看三胖,好丑啊……哈哈……”

    宁归晚停车的时候看到了权御的车,抬手摸了摸法牛的狗脑袋,似不经意问:“御叔叔在家?”

    “啊?不在啊。”黎漾回得心不在焉,“九点多的时候他回来过一趟,不过没待多久被人接走了,说有人约他骑马。”

    “骑马?”

    “嗯,去了东方马术俱乐部,他走的时候还给了我一张会员卡,说我要是想去玩,拿着卡可以随便玩。”黎漾抬头看向宁归晚,“要不下午我们也去骑马?”

    ------题外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推荐票不能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道魔洪荒之铁马冰〕〔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玄灵霸主〕〔一世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