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情相爱共此生〕〔进化之超越星辰〕〔我真的是捡漏王〕〔盛世嫡女:医品特〕〔特工医妃:傻女当〕〔别叫我歌神〕〔我真不想躺赢啊〕〔贴身狂医混都市〕〔王牌大高手〕〔遥遥相思甜甜独宠〕〔现在我很好〕〔郁色桔梗〕〔魔法之苏醒之界〕〔某非科学的火星移〕〔我用游戏世界种田〕〔迁坟人〕〔封洪断山传〕〔为了媳妇去修仙〕〔凌霄原祖〕〔穿越之我被男神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090:这样的麻烦,再多一些也无妨
    宁归晚醒来,已是隔日。

    阳光透过玻璃落在她脸上,意识回笼的那一刻,昨晚的记忆也跟着一块回来。</p>

    她说完那句“早晚要给你欺负,不如就现在”,然后开始解眼前的纽扣。</p>

    却在第一步就被难住了。</p>

    那枚嵌了黑珍珠的领针,她不会取。</p>

    不能说不会,她是脑子会,但手不配合。</p>

    可能是她双手在他脖子底下折腾久了,男人不耐烦地握住她的手,声音几乎被海风吹散“回房间慢慢弄,好不好?”</p>

    宁归晚被诱哄着点了头,脚下实在软得走不了路,权御抱起她。</p>

    记忆的最后一刻,停留在男人抱着她回到舱内……</p>

    手在被子里触摸到完好穿在身上的衣服,既庆幸,也失望,若能在无知觉的情况下……倒也好。</p>

    “醒了?”</p>

    低冷的声音打断她的想入非非。</p>

    宁归晚怔了怔,坐起身,入目的是和她房间差不多的格局布置,同样老派的深灰为主的色调,但也有不同。</p>

    这个房间,比她和黎漾的大很多,窗子的方位也不一样。</p>

    权御就坐在窗前那片阳光里,灰色木质矮几,灰色的沙发,被窗棱切割成一块块的阳光落在男人脸上,落在他的黑色衬衫上,以及领口的那枚小小领针上。</p>

    男人手里展开一份报纸,看过来的那双眼浮着光,睫毛尖都成了金黄色。35xs</p>

    她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在权御的大衣旁边,一个红,一个黑,轻挨着。</p>

    “不舒服?”宁归晚看见他合上报纸,随手搁在矮几上,起身朝这边走来。</p>

    他脚上套着双与环境相得益彰的淡灰色棉拖,很闲适随意的姿态。</p>

    “头疼吗?”权御弯着腰,一手撑着床,是迁就她的姿势,另一手贴在她额前。</p>

    宁归晚看见他说话时,领针上方的喉结微动。</p>

    领针上的黑珍珠晕着光。</p>

    “喝傻了?”额头被男人的指骨敲了一下。</p>

    微微的疼,宁归晚抬眸,对上他的眼。</p>

    那双深褐色桃花眼中,带着几分笑。</p>

    权御直起身,往旁边走了几步,拿起房内的座机听筒吩咐房间管家送早餐和醒酒茶进来。</p>

    他说的是美式英语,标准流利的发音,音色低沉,听起来别有味道。</p>

    挂了电话,他走回窗前坐下,“去洗漱,待会儿吃点东西。”</p>

    说完,重新拾起报纸,没再看宁归晚。</p>

    宁归晚在地上找到自己的鞋,穿上。</p>

    她有心想走,一晚没回,黎漾肯定急了。</p>

    但也不能就这么出去,此刻她的样子一定糟糕透了。</p>

    卫生间在男人左手边的位置,宁归晚拢了拢头发,走过去,一面开口“昨晚……我没给御叔叔添麻烦吧?”</p>

    权御从报纸里抬头,看了她一瞬,说着和她问题无关的话,“你叫我什么?”</p>

    宁归晚微愣。</a>

    想起来一个多月前刚应允那天,他说不能再叫叔叔。</p>

    “抱歉。”宁归晚笑了笑,“哥哥。”</p>

    叫得很大方。</p>

    比第一次放得开。</p>

    权御听了,表情没什么变动,只是将身躯往沙发里靠了靠,手指像是无意识地轻打拍子,“这样的麻烦,再多一些也无妨。”</p>

    ……</p>

    话里分明有撩拨的意思,可他脸上又是正经的神气,宁归晚除了笑,说不出别的。</p>

    卫生间极大,有浴缸,旁边的架子上挂着用过的毛巾和浴巾,黑色大理石盥洗台上放着把剃须刀,一把电动牙刷,以及几瓶私人的洗漱用品,不是游轮提供的那种。</p>

    盥洗台下的脏衣篓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不用细看,也能猜出是权御换下的衣物。</p>

    处处都是那个男人的痕迹。</p>

    宁归晚站在镜前,和里面的自己对视。</p>

    宿醉过后,脸色稍显憔悴,昨日的妆容没来得及卸,晕开了一些,反倒添了几分病态的美感。</p>

    这样一张脸……</p>

    有时候也是负累。</p>

    刷牙时,她听见外面有敲门声,很急促。</p>

    然后是权御走向门口的脚步声,接着是门开门关的声音,他应该是出去了,房间归于寂静。</p>

    宁归晚收拾好自己,出来只瞧见空荡荡的房间。</p>

    忽然又有敲门声。</p>

    宁归晚神经一下子紧绷,看向门口不知该应还是不该应,犹豫间,外面传来一句英文“夫人,早餐到了,方便进来吗?”</p>

    头等舱的每个房间都有管家,宁归晚提着的心落回胸腔。</p>

    “进来吧。”</p>

    管家推开门后往一侧让了让,后面是推着餐车进来的服务员。</p>

    权御让人给她准备的是中式早餐,好几种粥和点心,还有一壶解酒的茶。</p>

    “夫人请慢用。”管家帮她把茶倒好,右手小臂横在腹部,左手背在身后,微微鞠躬,训练有素的西方管家模样。</p>

    “我不是……”宁归晚想解释自己的身份,说到一半又觉没必要,于是改了口“权先生人呢?”</p>

    “在走廊跟一位话。”管家礼貌回答。</p>

    宁归晚点点头,没再追问,权御的外套还在架子上,找他的应该是熟人。</p>

    不禁想到黎漾。</p>

    游轮很大,可是头等舱的空间到底有限,权御身后又总跟着保镖,被黎漾发现很容易。</p>

    昨晚她是被权御抱着走回来的。</p>

    或许黎漾已经知道了……</p>

    正心乱如麻,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日光太盛,房门处显出些暗淡,权御的身影就出现在那片暗昧的光影里,挺拔又修长。</p>

    他身后跟着黎漾。</p>

    黎漾头发乱糟糟的,腿上和脚下是睡裤和拖鞋,妆也没有,像是急匆匆套了个外套出门。</p>

    脸色也不好,眼圈肿着,鼻头也红红的。</p>

    黎漾一向爱美,出门见人必然要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这副形容,还是头一回。</p>

    “黎漾……”宁归晚放下茶杯站起来,有些急,褐色的茶汁溅出杯口,她想解释,又无从说起。</p>

    一夜未归,却在权御的房间里吃早餐,这情形,如何都圆不过去。</p>

    “你担心死我了……”黎漾嘴唇抖动几下,像是想忍,终究没忍住,哭起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吓死我了……”</p>

    迎面而来的不是想象中的质问,反而是关心,宁归晚心窝一暖,替黎漾擦去眼泪,“对不起……”</p>

    权御拿了外套,换上皮鞋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个女孩。</p>

    ------题外话------</p>

    今日就一更,明日见。</p>

    某瑶很忐忑,不知明日上架成绩会怎么样……</p>

    不管如何,这本书我会好好写完,把心里勾画好的都呈现出来,然后重振旗鼓,重头再来……</p>

    么么哒。</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