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宁帝军〕〔三国骑砍〕〔凤鸣在天〕〔祖宗在上〕〔美剧世界有点乱〕〔自走棋入侵异世〕〔星际争霸之渐变世〕〔从选择灵兽圈开始〕〔海贼之黑暗操纵〕〔燧灵记〕〔我的正义在射程之〕〔漫威之我家英雄很〕〔桑泊行〕〔农家科举之路〕〔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斗破之魂风〕〔咱家有颗仙灵果〕〔我在NBA当大佬〕〔别叫我歌神〕〔全职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05:我只想帮你系安全带,你却想别的(2更)
    各自生活,互不打扰。

    她这样平静地说出来。</p>

    他该高兴,他带给她的伤害,终究被时间抹去。</p>

    仿佛有根绳拴在他心上,另一端系在宁归晚那儿,她走得越远,绳子拉得越紧,他的心被扯得越疼。</p>

    ……</p>

    宁归晚不知走了多久,脚掌渐渐被高跟鞋磨疼。</p>

    终于想起来要打个出租。</p>

    不过这条路以及这个点,似乎并不怎么好打车,公交站就在旁边,宁归晚等了一会儿,渐渐又些出神,眼神空空的,像个做工精美的娃娃,路过的行人无不回头多看两眼。</p>

    手机忽然响。</p>

    宁归晚顿了会儿,才接起来,娇丽的眉眼染着几分落寞:“黎漾。”</p>

    “你怎么还没回来?”黎漾傍晚的时候离开医院,人精神了不少。</p>

    “我在等车,应该很快到家。”</p>

    “等车啊,你在哪儿?”黎漾道:“发个定位过来,我让王叔去接你。”</p>

    ……</p>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辆宝马7系在站台台阶下缓缓停下。</p>

    车窗缓缓降下,但开车的不是黎漾说的司机王叔,而是权御本人。</p>

    宁归晚一怔之后,笑着站起来,“是你啊。”</p>

    权御深邃的眸子看着她。</p>

    女孩穿着白衬衫黑色职业套裙,外面罩着一件红色大衣,长直膝盖,敞着怀,一点不觉冷地光腿站在冬夜的街边,美艳又气场十足,宛如时尚封面精修过的女郎,把旁边的人和景都比了下去。35xs</p>

    宁归晚想去拉后座的车门,听见权御说:“坐前面。”</p>

    语气是不容商量的。</p>

    宁归晚指尖微顿,沉默不过半秒,脚下一旋,去拉副驾驶的车门。</p>

    暖气顿时将她包裹,她不由轻轻一叹。</p>

    余光注意到权御在脱外套,没反应过来,带着温度的大衣盖在了她的腿上。</p>

    “冬天穿成这样出门,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男人语气很淡,听不出情绪。</p>

    宁归晚怔了一怔,缓缓笑,黑暗中,那双眸子浸了水一样迷人,“可是这样好看。”</p>

    权御启动车子,闻言拿眼尾看了她一眼,“好看重要,还是身体重要?”</p>

    “你觉得身体重要吗?”男人的大衣对她来说很长,拖到了脚下,宁归晚将黑色大衣往上提了提,两边压在褪下固定住,低头间,嘴里的话也没停:“可我觉得好看更重要。”</p>

    找了个舒适的坐姿,她撑着腮,手肘抵在车窗下沿,望着权御,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侧脸轮廓,清晰可见,刚毅英挺。</p>

    “人与人相处,三观契合很重要,就像合伙做生意,目标一致才能走得长远,你说是不是?”</p>

    别有深意的一番话。网</a>

    车内安静数秒,男人忽地右打方向盘,把车缓缓靠边停了。</p>

    宁归晚不明所以地看着他。</p>

    权御没说话,解开安全带,朝着宁归晚就压下来。</p>

    宁归晚一惊,下意识往后躲,可是地方就这么点大,能躲到哪里去?</p>

    男人的气息拂过她的脸,距离近得她甚至在黑夜里看清了他的睫毛,她屏住了呼吸,本能地抬手挡在两人之间,只不过手还没碰到权御的肩,他已经离开了。</p>

    左手……抓着她这边的安全带。</p>

    咔擦一声,安全带系上。</p>

    权御抽出驾驶室的安全带,一面平静道:“确实不够默契,我只想帮你系安全带,你却想别的。”</p>

    宁归晚:“……”</p>

    忽然发现这人心眼小,还腹黑。</p>

    耳边,又响起男人一本正经的声音:“以后出门穿裤子,我不希望六七十岁的时候,我的另一半已经需要依靠轮椅度日。”</p>

    说得好像她出门光着一样。</p>

    “穿什么是我的自由,你……”说到一半,惊觉上套。</p>

    再看权御,正好一束光照进来,宁归晚看见他扬起的嘴角,心情颇佳的样子。</p>

    扭头去看车外,不再说话。</p>

    ……</p>

    推开卧室门,捕捉到黎漾缩回脑袋的一瞬间。</p>

    黎漾装模作样地低头看书,那本书是宁归晚放在床头的,宁归晚走过去,指背敲了下书,“拿反了。”</p>

    黎漾仔细一看,还真是,尴尬。</p>

    “我不是要故意骗你的。”黎漾心虚地嘿嘿笑,抬头看她,“你跟二表舅怎么吵架啦?他打你电话你也不接,他担心你,才让我套出你的位置。”</p>

    宁归晚看着她,这个小傻子。</p>

    “没什么,有些事意见不合。”话音落,宁归晚已经进了卫生间。</p>

    ……</p>

    元旦节那天,宁归晚接到宁宏华的电话。</p>

    彼时,宁归晚正坐在窗边看天池集团文档。</p>

    她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串号码看了许久,铃声响了停,停了再响,她才接听。</p>

    “我有话问你,回来一趟。”</p>

    宁宏华语气冷冰冰。</p>

    宁归晚并不想跟他纠结什么,可嘴巴说出的话,有些不受大脑控制:“回?这个字已经不适合我了,有什么话您在电话里说吧。”</p>

    “宁归晚!你要闹到什么时候?”宁宏华语气十分不善,“是我把你宠坏了,是不是?”</p>

    “赶紧给我滚回来。”</p>

    又要为私生女打抱不平吗?</p>

    “您在用什么身份命令我?天池集团董事长的身份?抱歉,您已经不是了,父亲的身份?抱歉,您也不是了。”</p>

    “宁归晚!咳咳……”宁宏华剧烈咳了一阵,平复下来仍喘着粗气,“你这个不孝女!”</p>

    好像有人拿了把刀,在她心口搅动,搅得她轻轻吸口气都疼。</p>

    “您就当我死了吧。”四年前,孤身一人狼狈出国,以前的宁归晚就已经死了,“也别再打电话来妄图替您的宝贝女儿讨公道,我讨厌她们,人尽皆知,讨厌到恨不得她们去死。”</p>

    “宁溶悦这两天在公司所受的委屈,才刚刚开始,她若觉得承受不了,就递辞呈,董事会保证痛快批准。”</p>

    “孽……”</p>

    宁宏华后面的‘障’没说出来,电话已经被挂断。</p>

    “咳咳……”一口气上涌,又在心肺处梗住,他咳得更加强烈。</p>

    “爸,你还好吧?”宁溶悦替宁宏华顺气,说话的语气和过去一样温柔孝顺,只是那双眼睛深处,藏着难以察觉的厌烦。</p>

    ------题外话------</p>

    某叔:什么时候主动kss我?</p>

    某晚:下辈子吧。</p>

    ……</p>

    谢谢小可爱这两日的票票和送的道具,爱你们。</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