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继承人〕〔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不是兵王〕〔一眼定情:冷少甜〕〔愿无来生〕〔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战神无双〕〔吾家娇女〕〔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萌狐悍妻〕〔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盛宠小淘妻:总裁〕〔我真没想有天后姐〕〔真五行大陆〕〔心魔狩猎者〕〔抢救大明朝〕〔征服新大陆〕〔我要死七次才能回〕〔打穿西游的唐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11:(3更)
    他在加拿大最冷的时候被送过去。

    因为犯了大错,家里人有意让他去吃点苦头,受点惩罚,送他去加拿大的人,将他送进多伦多唐人街附近一座房子的地下室,丢下几张零碎的加元和一份推荐信就匆匆离开。</p>

    那是个狭小的房间,靠近墙角的边上摆放着一张小床,至今他都记得那间房子里弥漫的令人作呕的苦涩霉味。</p>

    昔日‘王孙走马长楸陌’的少年,在这一刻成了家族的弃子。</p>

    就因为他那位落水失去孩子的长嫂指着他说了一句“阿御还小,你们别怪他。”</p>

    他不肯承认。</p>

    他的亲祖母用要把他吃掉的眼神跟他父亲说“你不把这个不知悔改的不孝子送走,我就撞死在祖先牌位上。”</p>

    躺在冰冷的小床上,他成夜成夜地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昔日的亲人个个要掐死他。</p>

    他很快病倒,孤立无援。</p>

    少年心有傲气,不肯屈服,倔强地没给家里打一个电话。</p>

    加拿大的冬天,极为寒冷,他在呵气成雾的房间里一点点失去意识,他以为自己活不成了。35xs</p>

    后来被一声声“哥哥”叫醒。</p>

    他的母亲不放心他,暗中托池听霜过来看看,池听霜怕被权家那边发现,借着带女儿出国游玩的借口,辗转欧美好几个国家之后,找到他在多伦多的住处。</p>

    意外救了他的命。</p>

    池听霜带着女儿照顾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段时间每天都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很模糊,唯有那一声声“哥哥”和女孩欢乐的笑声留在记忆深处。</p>

    那是他那段灰白记忆里唯一的亮色。</p>

    ……</p>

    宁归晚已经陷入深度睡眠,窗外却在此时泛起了微微的白。</p>

    权御俯身,轻轻在她嘴角落下一吻。</p>

    她或许已经忘了,那是她还小。</p>

    可他还记得。</p>

    ……</p>

    南昌集团的年会,有记者在场,乔幼凝袭击了宁归晚,权御和乔屹深都派人去打点那帮记者,免得他们手里那支笔不规矩。网</a>

    牛总也让保安检查过记者的摄像机,确定连乔幼凝和宁归晚的一张照片都没有,才放人。</p>

    但次日一早,申城销售量不错的天天娱乐报的头条,赫然印着乔幼凝举着瓷瓶砸宁归晚的照片,乔幼凝被打了马赛克,宁归晚却没有,镜头捕捉到她走进大厅的一幕,眼睛凝视某个方向,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有些出神,对身后的危险毫无察觉。</p>

    标题很直白。</p>

    正文更直白,直接将她描述成仗着美色嚣张跋扈抢人男朋友的祸水,最后还配了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做人还是善良点。</p>

    报纸一经发布,普通群众看个热闹,上层圈子却是看戏。</p>

    乔屹深看到报纸,直觉不妙,立马打电话找关系把尚未送出的报纸撤回去,不过有人比他速度更快。</p>

    开车到医院,进了宁归晚病房,椅子上正摆着一份天天娱乐报。</p>

    宁归晚靠在床头,脸色苍白,看起来很虚弱,权御在削苹果,乔幼凝不知道哪儿弄了个凳子,坐在病房门口打瞌睡。</p>

    乔屹深看了眼报纸,又去看权御“我刚跟牛总联系过,他邀请的记者都打点好了,而且他邀请的记者中并没有天天娱乐报的人,可见当时有其他人混进年会。”</p>

    这点权御早就想到了,正在查,还没出结果。</p>

    他低着头,专注地削苹果,一根皮,没断过,皮的薄厚、宽度基本一致,可见他的耐心。</p>

    止痛针药效过去后,脑袋仍旧疼得厉害,宁归晚靠在床头,腰后被塞了两个枕头,懒懒的眼皮子都不想抬,视线正好落在权御手上。</p>

    他的手骨节清晰,手指均匀修长,指甲宽大饱满,很好看。</p>

    削苹果的姿势也好看。</p>

    果皮落在他的西装裤上,随着他的动作,一旋,又一旋……</p>

    耳边,乔屹深还在说话,“昨晚年会上的事已经有了眉目,今晚应该能有结果。”</p>

    宁归晚听了,微怔。</p>

    她自然知道年会上的事就是乔幼凝伤她的事。</p>

    今早醒来后,袭击她的女孩子就站在门口,一脸憔悴的样子,后来女孩自我介绍,宁归晚才知道女孩竟是乔氏集团的小公主,乔屹深的亲妹妹。</p>

    至于乔幼凝为什么砸自己,宁归晚自然认定她是为了陆子启。</p>

    乔幼凝自己也这么认为。</p>

    但现在听乔屹深的口气,似乎另有隐情?</p>

    宁归晚想到了同样出现在年会的宁溶悦,会跟她有关系?</p>

    这个疑惑,当晚八点的时候,有了答案。</p>

    乔屹深的手下……确切地说,是展沿和乔屹深的手下一块带回一个人。</p>

    宁归晚见到那个人,也是一愣。</p>

    那个认错人的寒酸醉汉。</p>

    但此刻,他穿得很潮,头发梳得油光发亮,哪有一点昨晚见时的可怜样。</p>

    ------题外话------</p>

    月票……</p>

    推荐票……</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