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丹武至尊〕〔七等分的未来〕〔魔妃无霜〕〔神级偷取系统〕〔权门贵嫁〕〔电影世界大拯救〕〔打造火影世界〕〔超级特战兵王〕〔圣墟〕〔重生西游之天篷妖〕〔陆先生养狐成妻〕〔法爷的英雄联盟〕〔不朽道魂〕〔全球巨导〕〔隋少,你老婆又复〕〔缘来妻到,掌心第〕〔重生小娇妻:总裁〕〔都市无敌战狂〕〔黑莲太后传〕〔我写网络小说的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14:感受到宁归晚四年前的痛苦(1更)
    陈丽娟从山村出来,自小干农活,手上力气极大,宁溶悦被她那巴掌扇得耳边嗡嗡响,趔趄两步撞到墙上。

    “别以为你当了有钱人家的小姐,就真高贵了,我呸!”

    宁溶悦捂着脸,耳边是陈丽娟高亢的叫骂:“云舒那个下贱货,背着我哥跟人私通生了两个贱杂种,我哥还当心肝宝地宠,想想都叫人恶心!”

    “呵,什么妈生什么货色,你以前还叫我儿一声表哥呢,怎么?现在没了血缘关系,想给我当儿媳妇?呸!我家虽然穷,但不是什么脏货都收!”

    陈丽娟布满皱纹的黢黑脸上满是厌恶和嫌弃,自从知道兄长陈炳德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居然是有钱人家的私生女,她就没给过宁溶悦好脸色,在村子里到处说这母女三人的坏话。

    但即便这样,她也没少从云舒和宁溶悦这边捞好处。

    看不起归看不起,该沾的好处一样不落。

    用四个字形容,就是软饭硬吃。

    走廊上很快聚集看热闹的人,宁溶悦想到房间里的情形,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她被算计了。

    房间里还躺着死活不知的钱律成……

    她该怎么办?

    该怎么破解这看起来无解的死局?

    宁溶悦从没哪个时刻这样恐惧过,布这场局的人太可怕了?是谁?会是……他吗?

    为了宁归晚,所以置她于死地?

    不、不该是这样的……

    陈丽娟见有人围观,骂得更起劲,扯着宁溶悦胳膊将她拽到走廊当中,指着她的脸:

    “大家过来看看,就是这个女人,她妈不要脸跟人私通生了她,她又不要脸来勾引我儿子,你们看看她这张脸,丑成这样,也好意思!”

    正在这时,房间里忽然传出钱忠的惨叫:“律成!你怎么了律成?来人!快来人!”

    陈丽娟骂到兴头上,听见丈夫的话,声音戛然而止,顿了一顿,冲进房间。

    没一会儿又冲出来,恶狠狠揪住宁溶悦头发往墙上撞,眼神恨不得杀了她:“你这个恶毒的小贱人,心肠怎么这么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他要有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救护车来之前,警察先来了。

    “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故意伤人,怎么回事?”

    “警察同志,是她!”陈丽娟指着宁溶悦,“她要杀我儿子!”

    ……

    宁溶悦从陈丽娟的三言两语中听出端倪。

    原来钱律成只是受伤了。

    只要不出人命,一切都好办。

    她很快镇定下来,脑中快速想对策,等警察进去查看完现场,过来盘问她时,她已经很从容了.

    “他受伤的事跟我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伤的,我一个小时前接到他的电话,他说受了点伤,又不能去医院,叫我过来照顾他……”

    一番话,撇清了自己,还把自己放在救人的位置上。

    警察显然不愿听她狡辩:“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宁溶悦脸色一变,进了那里面,就被当成了嫌疑人,就算最后证明她清白,嫌疑人的身份也会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

    何况她现在还是天池集团的副总裁,身上有一定的关注度。

    ……

    一直到下午,钱律成醒了,自己说与宁溶悦无关,宁溶悦才被释放。

    看见她,云舒吓了一跳,才几个小时啊,宁溶悦好似瘦了一圈。

    “姐,三姑说你跟表哥……”

    “她的话你也信!”

    宁轻菡想问,被宁溶悦粗暴地打断,宁轻菡吓了一跳。

    “姐,我肯定是相信你的,可是表哥怎么受那么严重的伤啊?我去医院看了,左手都被打断了,好惨……”

    “我说了不知道!”宁溶悦被审讯了好几个小时,情绪很差,“到底要我说几遍?”

    那家小旅馆,连监控都没有,嫌疑人除了宁溶悦,似乎真没别人了,除非她能提供有效的证据证明事情与她无关,可偏偏……她不能说。

    所以一直被审到钱律成醒来。

    这口黄连,她只能吞了。

    哪怕再苦。

    “好了轻菡,悦悦刚出来,需要休息。”云舒声音温柔,虽然也很想知道真相,但她更心疼女儿受了苦。

    “你别太担心,律成身上的伤虽多,看起来吓人,其实除了左腕骨折,其余都是外伤,不会有什么事。”

    “还有一件事……”云舒想说什么,又开不了口似的。

    “妈,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宁溶悦问着,脑子却在思索另一件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吗?

    大张声势搞这么一场,就为了让她被审几个小时?

    她隐隐觉得没这么简单。

    说话间,一家四口走出了派出所大厅。

    云舒想了想,觉得还是别在女儿心情不好的时候说出那件事刺激她,笑了笑说:“你累了,先回家休息,明日再说吧。”

    这话没来得及落地,旁边冷不丁窜出一群记者。

    呜啦啦一群人,瞬间将一家四口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宁小姐,网上视频里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因为勾引不成,恼羞成怒,雇凶伤人?”

    “视频里说你母亲在已婚的情况下与天池集团前董事长私通才生了你和宁二小姐,是不是真的?”

    当年爆出宁溶悦和宁轻菡是宁宏华私生女,但云舒已婚的事实却被隐瞒下来,外人只以为云舒是第三者。

    虽然都是不道德的事,但已婚私通和未婚私通,显然前者更为人所不齿。

    “这位就是你母亲吧?”焦点转移到云舒身上,“有消息称你丈夫四年前失足摔下楼梯,至今昏迷不醒,请问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替别人养二十几年女儿,受了打击,才失足的?”

    云舒脸色惨白。

    宁溶悦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什么视频?

    宁宏华把妻女护在怀中,怒斥记者,到底当了这么多年董事长,身上的威严不可小觑,离得最近的记者胆怯地后退了几步,但很快,记者们又将焦点转到他身上。

    问出的问题更刁钻。

    最后是警察出面才把记者都挡开。

    宁溶悦回去的路上看到记者嘴里的视频。

    是她在旅馆被陈丽娟又大又骂的一段,她头发都有点散了,看起来狼狈又难堪。

    视频发在当前很出名的短视频平台,幕后有人操作,点击已经接近百万,点赞超五十万,评论十几万,又被各种转发,骂她什么话的都有。

    “啊!”宁溶悦眼眶通红。

    她最在意颜面,却在此时,被全世界人嘲笑。

    隔天,报纸的头条赫然印着宁溶悦的照片。

    标题:毁容女勾引失败,恼羞成怒雇凶伤人。

    正文里用在她身上的难听词汇,比之媒体曾经形容宁归晚有过之而无不及。

    宁溶悦砸了满屋的东西。

    她一直是乖巧温顺的形象,这一举动倒把家里人吓得不轻。

    不过平白被这么冤枉,她有气也是正常。

    云舒和宁轻菡守在门口,怕她想不开,佣人都很同情。

    宁宏华四处找关系想压下这件事,可那些人明面上答应他,却不落实于行动,谣言不但没被压下去,反而愈演愈烈。

    骂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难听。

    宁溶悦终于体会到宁归晚四年前的感受,那些恶言恶语,堆成山压下来,压得她窒息,压得她绝望。

    ……

    “你会帮我的,是不是?”满屋的狼藉中,宁溶悦颓丧地坐在地板上,对着手机彼端的人,说着近乎哀求的话。

    “你自己愚蠢,我怎么帮你?”手机里的声音,冷漠得没有一丝感情,透着高不可攀的疏离。

    语气轻缓:“因为你的愚蠢,我还失去了颗棋子。”

    “哦,不,加上你,是两颗。”

    漫不经心又直白的话,那样无情。

    “你要放弃我?不可以!”宁溶悦浑身发抖,深深的恐惧袭击了她:“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为了你……毁了自己的脸,害得轻菡不能再生孩子,还有我爸……你不能就这样放弃我!”

    她失去了这么多,不能是这个结局!

    “你想怎么办?天天报社是我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以后要用在关键的地方,因为你,被权御连根拔了。”

    “我也是为了你,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让宁归晚过得生不如死,想让池听霜死了也不得安宁吗?你看宁归晚这段时间多得意,我是为了你……”

    “别放弃我,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真的,任何事……”

    ------题外话------

    还有一更,共两更。

    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