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缺氧〕〔独宠一人,谋定天〕〔诸天尽头〕〔霍少宠妻超高调〕〔穆玄景顾青辞〕〔陆开传〕〔超级兵王俏总裁〕〔灵武封神〕〔窥明〕〔超能五侠〕〔日常系男神〕〔我的东京怪谈〕〔仙帝姐夫不能惹〕〔炮灰农女的逆袭之〕〔侯门娇女狠角色〕〔姜天赵雪晴〕〔宋星辰慕厉琛〕〔懒癌郡主进京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偷世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权门追婚之首富的娇太 120:你还真是不省心1(2更)
    白玉宫的最顶层,是客房,几乎申城所有大企业的负责人在这里都常年包有房间,防止哪次应酬喝醉了,也好有个临时歇脚的去处。

    权御这晚和池正郡及乔屹深商量完正事,没有回老宅,就在白玉宫楼上的客房歇下了。

    昨晚喝得有些多,他虽然酒量好,隔天也还是起得晚了。

    他极少起这么晚。

    手机一直在震动,权御揉着发疼的眉心,拿过来看了眼,是一通越洋电话,来自加拿大。

    丢到一旁,没接。

    洗完澡出来,手机竟然还在震动。

    男人好看的剑眉拧了一下,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是黎漾的号,这才接起来,“喂?”

    一晚没开嗓子,嗓子有点哑。

    另一边。

    黎漾听见二表舅这声‘喂’,手机差点从手里滑落。

    为什么这么性感?

    妈呀!

    “二、二表舅……”黎漾咽了口口水,妈呀,二表舅现在在做什么?脑子里克制不住冒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是怎么回事?

    “那个……你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啊?”黎漾说:“海爷爷和他孙子来做客了,你知道吧?”

    权御大拇指揉着太阳穴,昨晚是有接到消息。

    “我马上回去。”海老先生是老父亲生前好友,难得来一趟申城,他于情于理都该做作陪。

    “那你快点啊!”黎漾催他,“舅姥姥要撮合海爷爷孙子和小晚呢,两人已经聊上了……”

    权御没说话。

    黎漾以为他生气了,赶紧表立场:“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这件事是小晚做得过分,跟你吵架归吵架,非要说分手了……”

    她说了好一会儿,手机里一点回应都没有。

    “二表舅?你还在听吗?”

    “嗯。”权御的声音传来,很淡,听不出情绪,“还有别的话说?”

    “没、没了……”对方明明语气平淡,黎漾不知怎地,有些磕巴起来。

    “那挂了。”

    “哦。”黎漾回答完,电话才被挂断。

    她拿着手机,一时有些走神,她是高三刚开学的时候跟着父母移民到新加坡去的,到了那边,她最初那段时间很不适应,晚上总失眠,有一晚睡不着,下楼去找母亲,却意外在门口听见父母在谈论一些她不知道的事。

    关于权家,关于权家那位刚回国不久的二公子。

    听他如何小小年纪心思深沉狠辣,又如何有城府,总之是个很可怕的男人。

    权御出国的时候黎漾很小,根本不记得,他回来之后黎漾倒是远远见过他几回,确实冷漠寡言,不好亲近,跟父母口中深沉狠辣的人物形象十分吻合,所以她很怕他。

    但这段时间的相处,又发现不是那样的。

    他会在她受欺负的时候护着她。

    他会一口答应她的请求。

    他会在不耐烦的情况下,依然耐心听完她的每句话,就像刚才。

    ……

    后院,有一处阳光房,茶几沙发,因为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暖气,开了几支不合季节的名贵兰花。

    宁归晚坐在沙发里,茶几上白瓷茶壶茶杯。

    海承宗坐在她对面,二十六七的青年人,一表人才。

    宁归晚明白权老夫人的心意,不想从老人眼里看到失望,所以没拒绝。

    换成以往,她可能会试着和海承宗接触,就像面对李安南和苏粱,但现在,她做不到虚情假意。

    连敷衍都不愿意。

    说不上为什么。

    “宁小姐似乎对长辈的安排有意见。”海承宗看着她,似乎能看穿她的心思。

    宁归晚缓缓一笑,不打算掩饰自己,“不想让长辈失望,海先生想必也是。”

    二十六七的青年人,哪个会心甘情愿被家里人安排人生?

    海承宗听了,哈哈一笑,“我要是不答应,爷爷能把我耳朵唠叨出茧子,不过宁小姐还小,就被这么逼婚,倒是有点委屈。”

    宁归晚唇边挽着笑,明艳得动人,“委屈谈不上,长辈也是出于好意。”

    海承宗看着她,女孩背朝院子,冬日景物萧条,她身着红衣,红唇娇艳,妩媚得清冷高贵,不可方物。

    “红色很适合宁小姐。”他眼神里露出些别样的情绪,“看来被长辈压制的生活,也不全是坏事。”

    “小晚……”海承宗手指捏着白瓷茶盏,“可以这样叫你?”

    宁归晚笑笑,“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

    海承宗顿了顿,笑:“小晚有了心上人?”

    宁归晚喝茶的动作一滞,旋即若无其事:“海先生何出此言?”

    “一般来说,相亲对象如果不是太差,自身又不是心有所属,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接触试试,毕竟感情可以后天培养,急于拒绝的,想必心里装了人。”

    宁归晚垂着长睫,唇畔笑容浅淡:“海先生想多了。”

    海承宗拎起白瓷茶壶,给宁归晚添满茶水,“那接触看看?按你说的,先当朋友,不过要带着继续发展的目的交往。”

    哗啦啦的水声中,宁归晚却看向他身后的位置。

    权御穿着白衬衫黑西裤,两手插着裤兜,闲庭信步般走过来,单那份从容不迫的尊贵气度,已经足够吸引人。

    海承宗注意到宁归晚的视线,回头,看见权御的一瞬间,他放下茶壶,站起身,“权二叔。”

    语气不自觉流露出尊敬。

    权御颔首,在空沙发上坐下,摆着长辈的普,海承宗身为客人,给他倒茶,他也安之若素,“什么时候过来的?”

    “已经一周了。”海承宗将茶递到权御面前,才坐下,他比权御只小了六七岁,但在权御面前,总也做不到泰然处之。

    “打算什么时候走?”权御问。

    “本打算今晚,不过临时改了行程,准备多逗留几日。”海承宗说着,看了眼宁归晚。

    意思不言而喻。

    宁归晚低头喝茶。

    权御掩下眼帘,喝了口茶,声音极淡:“正巧,我有几个在建的项目要视察,你跟我一道去。”

    “嗯?”海承宗一时没反应过来。

    “海叔近两年想开辟大陆地产市场,若知道你如此勤勉,一定欣慰。”

    海家在澳门主要靠博彩业,但近些年博彩业竞争压力太大,海家的几大赌场隐隐有走下坡路的趋势,海老先生就把目光放到了大陆的房地产行业。

    这也是海承宗这次和海老先生来申城的目的,准备收购一家中型房地产公司,作为海家打进大陆地产业的突破口。

    ------题外话------

    今天更结束,各位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